Clicky

Headlines

Credit: Lralralraonga Ciamalre

蔡政府原民政策髮夾彎?520 前夕小英幕僚親自回應!

  蔡英文總統在 2016 年大選的原住民族政策主張,是最早公佈,也是最完整的論述,九大具體主張包含保障原住民族土地權(回復傳統領域權、核廢料遷出原住民族土地)、實現原住民族健康權,以及肯認平埔族群之歷史地位等;並在三個月後,以總統身份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也提出八項具體承諾。 只是截至目前各項最初所承諾的各項原民政策,不是執行進度緩慢,就是違背先前公開承諾,也遭輿論質疑是「髮夾彎」!

泰國清萊的山民孩童。(Credit: Richard Yu / CC BY-NC 2.0)

世界看不見的一群「泰國人」

泰國的邊境由高山森林組成,在那邊居住著被泰國官方稱為高山民族的人民,創造了「山民」這樣的觀念體系,且政府常常以解決「山民問題」作為治理的用語,形成對他們的負面身分標籤,這樣的想法被植入泰國人民的心中,形成刻板印象。

shaman-performance-qa-20170511-4

跨越中央山脈就像來到另一個世界——當神秘的部落女巫遇上人類學家

在排灣族的巫文化中,有一個成為女巫師(puringau 或 marada)必需有的「物」,引起我很大的研究興趣,那就是稱為 zaqu 的「巫珠」,有的排灣地區發音為 za’u。

巫珠是神靈的代表,也具有與神靈溝通的功能。巫珠的外形很像無患子樹果實的果核,但對於女巫師而言,這不是無患子果實的果核,而是神靈界的創造者或巫祖賜予自己具備成巫資格的認證,絕非巫師自己在樹叢撿來的。

Credit: YELLOW Mao | 黃毛 / CC BY-NC-ND 2.0

聽青年的聲音:當土地都被柏油路覆蓋了,怎能怪台灣大眾對原住民土地議題冷感?

  5 月 2 日早上 9 點,警察突襲凱道進行清場行動,把現場擺放的石頭創作,從距離人行道三步路的展示空間,清理退縮到人行道上,並用「禁止停車」的鐵架將整個抗爭區塊包圍起來。除了擺在地上的石頭,還有竹編圍牆、被掛起來藝術品等等,一併要被警察帶走。 「我大概 10 點多和其他原民青年趕到,就跟他(警察)說憑什麼這些你們說要拿,就要拿走了。」達魯馬克青年會成員葉王靖(Lralralraonga Ciamalre)回想起,當時場面很緊張,幾近失控,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把從達魯瑪克部落帶來的石頭拿回來,接下來繼續搶救其他石頭。

Credit: 及良 及影 / CC BY-NC-ND 2.0

就算在城市掙扎,也不讓孩子忘記部落的長相——那些剛來到都市的原住民媽媽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壓力。 1970 年代以後,許多原住民父母來到都會區尋找工作機會,由於教育程度較低,往往從事的是低職位與低收入的耗體力的工作,也不時會受到產業結構變遷、工廠外移的影響,被外籍移工取代。而這些父母因為工作忙碌,回到家中更需要休息與睡眠,就算想關心孩子的課業與生活,也心有餘而力不足。

大尾2正式海報_群星賀歲版

矛盾的社會:我們嘲弄原住民說話「呼嘎蝦嘎」,卻又同時期待他們學好族語?

社會對於族語的態度,很大程度也反映在透過綜藝文化作品加以嘲弄、戲謔的方式處理,這背後是一種針對族群負面而不自覺的偏見;也就是社會學家高夫曼(Erving Goffman)所指的第三種污名 —— 對種族、國族與宗教的族類污名(tribal stigma),經由血統或體質傳遞到家庭的成員,而讓社會上的人們察覺到這種突兀的特質,並產生厭惡或排斥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