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Headlines

screen-shot-2017-01-08-at-17-51-53

我不是阿拉伯人也不是熟族,我是活在當代的台灣原住民⎪沒有名字的人

初見到俊偉,他有著讓人無法逼視的面貌。俊偉自己也說,常常被認為是阿拉伯地區的外國人。

臉是人類最容易辨識的器官,雖然人臉與膚色、種族一樣,其實是連續的、光譜的,我們無法確切的界定一條界線用來劃分人群。用臉孔來分辨族群,是最簡單,但不那麼絕對的一種方式。

1451518_660525673967849_747265153_n

平埔族群是不是原住民族?──從一位人類學者的觀點

沿著 9 號省道,我迎著飄零的雨滴南下,傍晚的秋風為街景穿上蕭瑟大衣,所幸,富里的天空還看的見那若隱若現的銀色月輪。

今晚,農曆 9 月 15 日,東里村的「夜祭」即將吟唱著祖先的歌謠,在那棟侍奉著阿立祖的公廨前,子孫們披著那純白的傳統服一起舞動,在尪姨和長輩的指導下,手指交扣跳著的牽曲。

051205open_s2

提升教育 原住民族學生資源中心成立

  整合各項教育資源,政大「原住民族學生資源中心」(2016 年 12 月)5 日正式揭牌。中心主任、學務長高莉芬期望中心不但能協助原住民族學生生活、課業、生涯輔導,更能帶入原鄉文化,營造族群多元融合校園。校長周行一更發出豪語,政大不但要繼續深耕臺灣原住民學術和實務,還要能影響其他國家。

img_7155

若平安夜前的逮捕,是上天給一位布農「獵王」的使命

他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是教會裡的長老,也是非常厲害的獵人,族人們甚至給他「獵王」的稱號。
被稱呼為獵王,不只是因為數量,也不是因為他毫無節制地打獵,而是因為他總能準確地找到獵物出沒的地點、時間,就像是 Diqanin(天、天神)直接在他耳朵旁邊告訴他的一樣。

%e5%b1%b1%e5%b7%9d%e7%90%89%e7%92%83%e5%90%8a%e6%a9%8b%e9%82%80%e8%ab%8b%e5%8d%a10105-%e5%8d%b0

新聞稿/大眾觀光與小眾旅遊各自瓶頸如何解?屏縣琉璃吊橋接駁盼支持在地部落旅遊

  屏東縣政府培訓山川琉璃吊橋解說人員,與林務局長期陪伴的台 24 線生態旅遊部落將攜手,於 106 年 1 月 5 日在三地門鄉文化館舉行解說服務人員授證典禮。 本次縣政府將進行授證的第二期解說人員共有 24 名,林務局授證台 24 線生態旅遊解說人員 11 名。除了解說接駁人員授證,為整體服務團隊注入新血,也將推出山川琉璃吊橋團隊串聯台 24 線、屏 185 線、屏 37 線、禮納里等原鄉部落合作的遊程。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licensed

土地還給原住民是要讓漢人去跳海嗎?七張圖回答原民土地的五大哉問!

原民會今(2016)年所公佈《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之最新草案排除「私有土地」,決策過程也缺乏部落參與,引起原民團體不滿,認為此舉曲解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內涵,更擔憂將使原民土地破碎化。

為此,原住民族青年陣線製作此懶人包,釐清一般民眾對原民土地議題的五大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