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Mata ti Ama ‧ 爸爸的眼睛

上個週末,在高雄小林日光社區的某個幼幼園有個精采的畢業晚會
附近的大武壟族人都攜家帶眷地來參加,來為自己的小孩加油打氣,陪他們的寶貝度過最得意的一天

一位帥氣的大武壟把拔,專心地拿著 DV,很認真地為女兒留下攝影
大武壟把拔的眼睛很專注,很專注,專注到被偷拍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多少人還記得,我們的爸爸是怎麼陪我們度過小學以前的生活?

小編的把拔常吹噓,他在我們小時候是如何地為我們把屎把尿 = =…… 可是我爸爸在我小學以前,到底是怎麼樣跟我們互動,我是一點也想不起來 orz……

一直到上了小學以後,才開始對爸爸比較有印象

有些人的爸爸很辛苦,假日還要工作;有的爸爸平常被工作壓得喘不過氣來,放假還是很累,想要休息,但還是偶爾會陪家人出去走走:一起開車到百貨公司吹冷氣,一起騎車到運動公園走走,一起搭車去海邊玩。

這時候的爸爸,怎麼那麼好!

等到我們上了國中、上了高中,爸爸卻好像變一個人似的:不准我們亂跑、不准去唱歌、不准我們 10 點後才回到家、不准我們交男朋友(妳是女孩子的話)、不准頂嘴。一不小心犯個錯,眼神就狠狠地射過來……

這時候的爸爸,是有必要那麼兇嗎?

上了大學,離了家,想念我們的媽媽,電話是照三餐打給我們,有沒有吃飽,有沒有錢,可是爸爸怎麼連跟我們說話都很懶,老是要媽媽帶話給我們:「妳問他有沒 有吃飽」、「妳問他有沒有錢」、「xxx 家要請客,妳叫他要記得回來」、「Ilisin 要到了,妳叫他要記得早點回來」……

這時候的爸爸,不愛說話了。

女生可能比較沒感覺,但有些男生可能從國高中之後就發現,爸爸好像越來越遙遠。直到我們退伍,開始上班,偶爾大老遠回家,也都是媽媽在碎碎唸,爸爸就在旁邊抽煙,靜靜地看著我們說話。

直到有一天,我們結婚,生小孩了,爸爸也升格當阿公了,樂歪了啊簡直,得意地把孫子舉高,嘴巴笑得合不矓嘴:

然後我們會有點擔心爸爸,怕他不小心把孫子摔著;因為他的雙手不再像以前粗壯,變得細瘦了

笑得合不起來的嘴唇顏色有點淺,有點龜裂;短短的鬍渣和稀疏的頭髮,變得斑白了

以前的虎臂熊腰不見;穿著白背心的背影,變得孤單了

唯一不變的是那雙眼睛,雖然戴了老花眼鏡,還是銳利地跟老鷹一樣,炯炯有神

然後我們才發現,爸爸的眼睛,一直都靜靜地放在我們身上,沒有離開過我們。

17 世紀的荷蘭人曾經說,高雄、台南的西拉雅族和大武壟族的男人都很高,都很粗壯,簡直就是巨人,跟這位高大的大武壟把拔一樣。

我說,不只大武壟的爸爸,全天下的爸爸都是巨人。

Mata ti ama(西拉雅語,「爸爸的眼睛」),專注地看了我們一輩子。

明天就是父親節,也別忘了回家看看爸爸的眼睛。

在父親節前夕,祝全天下的爸爸、阿爸、mama、ama、tama、wama、aba、yaba、kama、kjama、tmama、amó、cuma、ama’a、代替爸爸的媽媽、代替爸爸的阿公阿嬤……

父親節快樂!

 

圖片來源:~Autumn-Dahlin(CC Licensed)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