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部落就是你家 Part I: 港口部落用「雞尾酒模式」,走出屬於自己的路!(下)


本文上接〈部落就是你家 Part I: 港口部落用「雞尾酒模式」,走出屬於自己的路!(上)

 

生態導覽中,我們不斷看到阿美族朋友對於山林的了解,看到他們百年來在這裡建立的家與生活。我們看到一位戴著花邊帽的 ina(媽媽),有空就來海邊墾地種菜;卜頓說,他們的祖先當初來到海邊時,所見都是這樣貧瘠的土地,都是他們慢慢地用珊瑚石圍起來,然後從遠方帶來肥 料,才漸漸地整理出一塊塊耕地。一開始只有一小塊,但很多一小塊,慢慢地就會變成一大塊。只是國有財產局從 80 年代,就開始擅自將族人的土地撥給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

 

原住民朋友被奪走土地,從來就不是只有幾世紀前的事。

 

20 多年來,許多歸鄉的族人,發現自己家鄉的土地就這樣靜悄悄,在不識字耆老懵懂無知的情形下,被政府默默地奪走。這樣的衝擊與憤怒,外人如何能懂?

IMG_2386

Sapud Kacaw 在跟著拉黑子老師學習漂流木創作的過程中,找回阿美族的傳統智慧,找到對阿美族文化的喜愛與熱誠,卻也更憤怒於族人土地的不斷流失。

 

部落客廳裡的創作,都是對土地的愛

在 Sapud Kacaw(撒部.噶照)與 Iyo Kacaw(伊祐.噶照)兩兄弟共同成立的項鍊工作室裡,憨厚寡言的 Sapud 與我們分享他如何從都市回到部落,並且在跟著拉黑子老師學習漂流木創作的過程中,找回阿美族的傳統智慧,找到對阿美族文化的喜愛與熱誠,卻也更憤怒於族人土地的不斷流失。

於是木訥且壓抑的他,將心中的憤怒轉為一具具作品,就好像一件作品中,漫長延伸的漂流木末端,浮出一尊半身人像 ── Sapud是否也能在人像掙扎出木頭的過程中,找到憤怒的出口?

即使是平常輕聲細語,說話溫柔的 Lafay,在面對部落的土地危機,也有非常強悍的一面。她說,她曾在北上抗議部落的土地被政府「偷竊」時,憤怒地一把抓起地上的泥土,塗抹在臉上;因為幾十年來,部落族人的權益與尊嚴,就像他們的臉一樣,是被當權者一把踩在腳下,踩在泥土裡!

但 Lafay 也察覺到,來自西部山區的泰雅族和賽德克族人,對於土地流失的情形,似乎更為輕描淡寫。

一位賽德克族的朋友說,很多事情,往往就差在轉念。他們同樣面對祖居地被迫蓋基地台、土石流等天災人禍,但在面對強權的壓力下,是否也有些折衷的作法可執行?就好像 Sapud 可以在轉念間,就將憤怒化為令人感動的作品,除了美,也可讓部落的聲音給更多人知道。

IMG_2381

升火工作室的創辦人 Sumi Dongi(舒米.如妮)多年前回到部落後,想念兒時所見的田園情景,不忍部落只有民宿,因此四處奔走、說服地方政府與部落族人,最後終於取得水路修繕經費,開始復耕海稻米。

 

面對部落未來的挑戰,仍是剛柔並濟的雞尾酒模式?

我不確定這位朋友所謂的折衷作法,在現在東海岸面臨海嘯般襲來的地方政府及業者的不當開發壓力下,是否仍然適用。但外柔內剛的阿美族人的智慧,是一直有前鑑的。

 

一位英俊的青年身著日本神社祭司的服裝,臉上深邃的輪廓,說明他是一位貨真價實的 Pangcah(阿美族人)

一位英俊的青年身著日本神社祭司的服裝,臉上深邃的輪廓,說明他是一位貨真價實的 Pangcah(阿美族人)

在活動中心,在我們的餐廳莎娃綠岸文化空間,都擺了一張古老的照片,是一位英俊的青年身著日本神社祭司的服裝,臉上深邃的輪廓,說明他是一位貨真價實的 Pangcah(阿美族人):

為了加強對各部落的統治,日本人曾有意禁止港口部落 ilisin(豐年祭)的舉行。然而就是這位聰明的年輕阿美族人挺身而出,建議日本人,其實可以把神社大樹上那些象徵淨化神社場域的白紙,融合入阿美族人的祭典!

於是從此以後,每到了港口部落的 ilisin,青年階級的羽冠末端必綁上象徵淨化的白布條,不但得以保全 ilisin 的舉行,更讓港口部落的 ilisin 青年服飾成為絕無僅有的特色,流傳至今。

就像稻米並非阿美族人的傳統作物,然而傍海的族人卻在習得稻米種植方法後,硬是在太平洋臨海處,開闢一處世界罕見的海梯田,種植富海洋民族特色的「海稻米」!

升火工作室的創辦人 Sumi Dongi(舒米.如妮)多年前回到部落後,想念兒時所見的田園情景,不忍部落只有民宿,因此四處奔走、說服地方政府與部落族人,最後終於取得水路修繕經費,開始復耕海稻米。

搭配設計師的包裝設計及誠懇的故事行銷,如今升火工作室與其海梯田的成功,每每吸引觀光客慕名前來,不但工作室得以維生,工作室的空間也成為其他部落藝術家的作品擺設,更帶動人潮拜訪一旁的依娜飛魚攤及假日野菜市集。

 

傳說中,港口部落臨海的上空,是三座平行宇宙的交會處。於是當我在夜裡仰望星空時,會不禁思考,是否真是因為這麼神奇的力量,引領這部落的族人沉穩且堅定地走自己的路?

港口部落一直有重重的土地開發問題需要面對,但若他們能持續以部落的力量一起成長,用心帶每位遊人探索部落這個 Pangcah 的大家庭,以豐富的文化內涵感動每位來訪的客人,以剛柔並濟的方式持續對外發聲,相信他們必定能和百年前的那位前輩一樣,在保護部落的土地與文化之餘,更能走出一條屬於港口部落的特色與道路。

 

想隨時看更多原住民的新聞和故事嗎?
現在就加入我們的粉絲團吧!

 

(圖片來源:《Mata‧Taiwan》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