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從底部召喚而出的原民身體刻畫《Pu’ing‧找路》

演出:原舞者
時間:2013/11/01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創立於 1991 年的原舞者,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均是在原住民部落裡對該族群的樂、舞進行田野調查後,將調查研習所得的成果在舞台上呈現;這個由田調、保存到展演、傳承的模式,其實很有人類學對文化資產保存的思維。團名之所以稱為「原舞者」,當然其使命在於原住民樂舞的呈現,自不在話下,但團名中 「原」字的選用,亦強調了對傳統保存及維護的特殊目的。

一向強調原汁原味的原舞者,自 2007 年起依序在陸森寶、高一生及七腳川事件等原住民當代歷史人物或歷史事件的史詩式舞劇的製作中,加入了劇場手法以利敘事;而特別是在 2011 年有關鄒族高一生的的製作《迴夢‧Lalakus》中,編舞家布拉瑞揚‧帕格勒法第一次與原舞者的合作,則更是將西方的現代 舞帶進原舞者演出的形式與概念裡,做第一次實驗性的嘗試。

布拉瑞揚(Bulareyaung Pagarlava)在參與《迴夢》時,曾自述希望將「原住民原來的文化,與西方的概念融合起來,產生一個新的東西」,而他在 2013 年的歌舞劇 《Pu’ing‧找路》的創作思維裡,可以看出他已經走得更深更遠,而有了全新的體悟。《Pu’ing‧找路》的第一段「墨青」,可以看做是這部作品中最 經典的一個章節,是整篇舞劇往下所有篇章中肢體與聲音意象的起點與依據。在這個片段中,先民為了延續族群生命而進行的所有勞動的內容,包括負重、跋涉於山 林之間,以及戰鬥的需求等,轉化成為舞蹈與歌聲的來源,這段描寫深刻入裡又深富美感。觀者彷彿在這一幕中透過舞台燈光映照在舞者身體上的椰影,回到泰雅族 所有美感歷史的開端,理解了為什麼泰雅的肢體這麼重視腿部肌肉的發達與矯健,又為什麼原住民的傳統文化中,群體無私的投入以及眾人的氣息與節奏的合一是這 麼的重要。

單就肢體的演繹來看,「墨青」中的泰雅男女身體沈重大量的勞動,已經汗流浹背加上粗濁的喘息,仍對投入群體的舞踊與合唱奮不顧身雀躍不已,但次章 「赤日」與第三章的「紫河」,則分別對比呈現泰雅男、女身體面對的挫折與痛苦。「赤日」中,泰雅男人的身體淪為軍國體制中被宰制的戰爭機器,讓原住民感到 窒息與悲憤,原先強壯自豪的身體卻因充滿痛苦而被國家機器斥為無用並加以羞辱;而「紫河」中莎韻滅頂時的痛苦掙扎(雖本劇中未明說,但亦令人不禁聯想到原 住民女性身體在現代化過程中曾受到的宰制與創傷),也與前段泰雅女性在部落勞動時的愉悅身體產生強烈對比。在《Pu’ing‧找路》中,布拉瑞揚同時呈現 原住民為了生存綻放出的「生之舞躍」的肢體能量之美,與抗拒國家機器或女性深陷苦難處境時的「死之苦役」的身體受苦形象,即使放諸現代社會中,仍能貼切地 從底部呼應台灣原住民族最深刻的情感。

本齣製作中,原舞者的「非專業舞者」的肢體表現其實可圈可點,而瑕不掩瑜的小缺點則是在泰雅古調的吟唱時,獨唱的年輕歌者的唱腔與共鳴部位與古調唱 法略有出入,容易讓觀眾出戲。創始老團員懷邵‧法努司扮演的部落老者,身段與聲音均功力不減,孤身站在崗頭時的身影與面容,有極強的歷史感的演繹能力,是 觀看的重點之一。

就如同故事的緣起是來自林克孝因著迷於少女莎韻故事而興起多年對南澳泰雅緣起的追索過程一樣,已經不再以單一形式演出的原舞者,在《Pu’ing‧找路》中,從導演,編舞到演出的團員,甚至舞團本身均歷經不同面向,不同深度的找路的過程,而這路,永無盡頭。

(本文首刊於國藝會【表演藝術評論台】,相關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reviews
 
 


小編推薦閱讀

 

小編活動推薦

你錯過去年底的《Pu’ing‧找路》,或已經參加過,卻想再看一次嗎?現在機會來囉 -- 從 3 月 21 日起至 5 月 17 日,《Pu’ing‧找路》將在全國多個縣市重新演出,其中也有免費索票入場的喔!

  • 活動名稱:原舞者2014春季巡演~《Pu’ing‧找路》
  • 活動介紹:

在原住民舞團工作的泰雅族青年瓦旦,面臨他族文化衝擊的反思,興起返鄉(南澳)找尋部落與傳統文化的自我探索之旅,得到老獵人猶巴斯的首肯,帶著瓦旦上山找尋舊部落。

在都市長大的瓦旦,隨著猶巴斯在看似荒蕪林間劈出一條路徑的同時,也從老人的口中聽聞了部落族人的種種習俗、歷史,如射日神話,還有名為莎韻的少女她的傳奇事蹟。老獵人感嘆傳統技藝後繼無人,對於瓦旦傳遞出若有似無的期望。壓力和期望、自我懷疑與信心交替出現,費力地跟著老獵人猶巴斯上山找路的瓦旦,和老獵人在這段旅程中經歷了一場過去與現在、真實與虛幻、傳統與現代間的對話。

旅程結尾,瓦旦與猶巴斯告別,但約定將要好好持續學習部落的歷史文化,回到都市中,用自己的自信和行動表現當代泰雅族人的精神。

  • 演出者:財團法人原舞者文化藝術基金會
  • 演出場次:
    • 地點:大東文化藝術中心(高雄場)
    • 時間:03/21 7:30pm;03/22 7:30pm
    • 票價:300/500/800/1000
    • 購票網址:兩廳院購票系統
    • 地點: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蔣渭水演藝廳(宜蘭場)
    • 時間:03/29 7:30PM;03/30 7:30PM
    • 票價:索票入場,洽詢電話 03-8642290
    • 地點:花蓮縣政府文化局演藝廳(花蓮場)
    • 時間:04/19 7:30PM;04/20 7:30PM
    • 票價:350元,200元
    • 購票網址:兩廳院購票系統
    • 地點:臺中市屯區藝文中心演藝廳(台中場)
    • 時間:05/02 7:30PM;05/03 7:30PM
    • 票價:索票入場,洽詢電話 03-8642290
    • 地點:苗北藝文中心演藝廳(苗栗場)
    • 時間:05/10 7:30PM;05/11 7:30PM
    • 票價:900元,700元,500元,300元。
    • 購票網址:兩廳院購票系統
    • 地點:臺東縣政府文化處演藝廳(台東場)
    • 時間:05/17 7:00PM;05/18 7:00PM
    • 票價:索票入場,洽詢電話 03-8642290

 

部落怎麼讀

  這是無心插柳的尋找,一個新發現與下一個新發現綿密地構成一個個陷阱,把我吸進這個夢幻寫實的經驗。一開始,就停不住了……

  一切都從「月光」開始。

  他是任職於金融界的專業經理人,但骨子裡卻住著一個愛登山、愛寫詩的浪漫老靈魂。當有一次不經意地發現,那首他從小耳熟能詳的〈月光小夜曲〉,背後似乎有一個充滿戲劇性的傳奇後,他展開了整個故事的追尋──他想要去找一條深埋在宜蘭南澳山區、已被時間與自然湮蓋的「沙韻之路」。對他來說,這是一條「不曾走過的路」,充滿天啟似的召喚不斷誘引著他……

  故事源於七十多年前,在南澳深山,一位十七歲的泰雅少女沙韻.哈勇,幫被徵召到南洋當兵的日籍警員揹行李出來時,不幸失足落水。當時的日籍統治者拿這事故當皇民化教育的題材,為沙韻鑄了一口鐘、作了一首歌、拍了一部電影。然後,這一切又隨著台灣光復淡去,只在蘇花公路旁留下一座說明碑,以及那首〈沙韻之鐘〉——後更名為〈月光小夜曲〉,一首四、五年級以上的人大約聽過、卻多半不知其來由的抒情民歌。

  為了還原這條「沙韻之路」,他常常一個人,跋山涉水,餐風露宿,披荊斬棘,後來則加入愛侶的默默跟隨與陪伴。而藉著問路,他也逐漸認識了一群泰雅族南澳群(Klesan)的大小朋友。該族的歷史,也從這群朋友口中越聊越多。山上的泰雅老獵人成為湮滅古道的最佳嚮導,找路的敏銳天賦與開路的敬業精神讓跟隨者既感動又讚嘆,他也開始學習用獵人的角度,觀察、行走於山間。有一天當他發現,原本夜行山林會忐忑恐懼的他,突然可以戴起頭燈,聽到哪有聲音就往哪裡去,追尋起飛鼠、山羌,而心情是興奮的,山上的黑暗對他來說,變成是掩護,而不再令他害怕時,他知道,不知不覺中,他已被這片山林徹底改造了……

 想隨時看更多原住民的新聞和故事嗎?
現在就加入我們的粉絲團吧!

 

文章來源:林育世/圖片來源:國藝會【表演藝術評論台】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