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還記得國小作業簿嗎?你確定大家都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1404608_3703965574695_37784537_o


本文原標題為〈“Are you Han ?” —— 外行人試論台灣人與印尼人的人種關係〉

應該很多台灣人會從椅子上跌下來:台灣人跟印尼人有人種起源上的共同點?

典型反應應該會是:「那些人不是『番』嗎?。我台灣人才不是番!」或者「印尼?那不是一個很落後的地方嗎?外傭不都是那裡來的?我們怎麼會跟人家有共同祖先呢?」。

1404608_3703965574695_37784537_o

18 世紀清朝畫家描繪的平埔族風俗圖畫〈迎婦〉。

讓我這個外行人試著整理一下,為什麼台灣人也與印尼人流著(部分)共同血液。

是這樣的——

昨日學術會議後的晚宴時刻,我與印尼來的人類學家聊起天來。

聊到東南亞各國人種的起源,聊到了東南亞多國共同的南島民族(Austronesian peoples),雅加達來的這位六十多歲的白髮學者,於是開口問了我一句:“Are you Han ?”(編按:「你是漢人嗎?」)

 

何謂「漢人」?台灣人是否是「漢人」?

我想他應該不可能是在跟我開玩笑,(他是人類學家耶…),就也很認真地回答了他的問題:(先試問,有多少百分比的台灣人會不假思索地答「是,我是漢人」?)

我則說:「我不能說我是漢人」。(“I can not say that I am Han.”)

(就想到,給出這種答案,在我當初所受的黨國教育下怎麼可能過得了?也難怪當年國立編譯館的課本說服不了我,也難怪我大學聯考注定失利,再也難怪我得偏偏落跑國外尋求真相了…。)

我不是專家,但是我(膽大地,關公面前耍大刀地,在一個人類學家面前)說出了自己多年下來研讀而懂了的解釋。

有文獻指台灣是南島民族的起源,台灣本地的平埔族群卻在幾百年來,融入了今天多數台灣人的血統裡。這解釋了台灣平埔族族人的「消失」:其實不是消失,一個族群沒有被殺戮滅絕怎會憑空消失呢?當然是因為他們已是台灣人混血的一部分了(編按:平埔族由十幾個原住民族所組成,因此許多族人偏好被稱呼為「平埔原住民族」,或直接稱為「原住民族」,而非「平埔族」)

台灣有名的諺語說:「有唐山公,無唐山嬤」,任何一個像我們在台已超過兩百多年的台灣家族,即使真如大多所言「祖籍福建」,這些外來客可能會沒有任何一代 在兩百多年間與本地人聯姻的嗎?再說漢人的父系社會在家族傳承中,把母系淵源去除當作自然而然的一件事:難道我們不流著母親這一頭提供的血脈嗎?!

總之當初(或許是)福建來的唐山公祖先,不管是因為荷蘭人當年引進我們的福建祖先作為「中國外勞」到台灣開墾、還是因為我們的中國祖先在中國窮困到必須離海「偷渡」到「大圓(河洛音,台灣舊名)」來討生存 。

他們當年都勇渡了險峻聞名的黑水溝,到此墾荒辟地,篳路藍縷。還不能避免地遇到與當地居民的土地爭奪:原本好好地住在這片土地上的平埔民族,遇到了外來客,想必最後不是衝突廝殺、就是變成河洛平埔族群間的「異國聯姻」。他們的後代也於是成了今天的台灣人,俗稱「本省人」。

台灣俗稱的「本省人」(該廢掉的說法,就說台灣本地人好了),於是台灣本地人本身便成為混過血的民族(最有名的科學研究可參見林媽利教授)。於是我們如何能咬定只是漢人呢?是漢人的意思又到底是什麼呢?

 

多數台灣人與印尼人,都曾有共同的南島祖先

這位印尼人類學學者,對著我這個耍大刀的女子搗蒜點頭,然後居然開始興致勃勃地,跟我談起電影「賽德克巴萊」。說他從未去過台灣,但某次搭華航(還問我 “China” Airlines,是 China 的沒錯吧,我只能三條線地回答他殘酷的事實真相…)去日本工作,在機上看了電影賽德克巴萊,印象深刻。

他發現電影呈現的台灣原住民的傳統習俗,獵頭、刺青等,都與印尼原住民相似。甚至電影裡的原住民語言也與他的母語爪哇語非常相像,說他希望能夠放映賽德克巴萊給他的學生見習。

但是當我們認知到了台灣與印尼共同的南島民族時,就不會驚訝於這兩國原住民習俗甚至語言的相似了。

還不止印尼呢,依我的理解,我們甚至也擁有跟菲律賓、馬來西亞、馬達加斯加及大洋洲島群等各地共同的祖先。(是不是足以令背誦「蔣公」遺訓的台灣人從椅子上掉下來?)

1935 年日本人調查,台灣仍然有非常多的平埔族人。

說穿了,台灣人其實是被大中國漢化的混血兒。當年蔣介石戰敗逃難若是逃去「光復」越南(越南曾歸化或附屬中國共上千年,台灣呢?兩百…),或是去到菲律賓或印尼,或許這些人民的命運就會像今天的台灣人,未經思考而吐「我們是炎黃子孫、是龍的傳人」。

就像,法國,在非洲殖民時期,對法屬國家人民的教育一般:據說那個年代,黑人小孩開口說的是:“Nos ancêtres, les Gaulois…(我們的祖先高盧人……)”。

台灣人只要還立願「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就得繼續當殖民地子民。再者,看似自由民主的今天,我們真的已經不是殖民身份了嗎?被統治慣了的台灣(直到總 統改為人民直選才能夠算得上殖民結束),要人家不質疑我們今天的主權,可能得先把自己的心路歷程搞清楚:我們是怎麼「以為自己是高盧人」的?!

 

昨日那一個深秋的夜晚,越南河內最是舒服的涼爽氣候下,我與印尼人類學者,夾在各國前來的生物醫學研究員當中,緩緩交談。印尼與台灣之間也仿甫,默默地,通過了一段細細的電流……

 

本文原作者為 Quý Miêu,轉載自《想想論壇》

 

想隨時看更多原住民的新聞和故事嗎?

現在就加入我們的粉絲團吧!

 

圖片來源:歷史文物陳列館、[email protected]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