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人物專訪】舒米恩談音樂(上):像張惠妹一樣以原住民的名,讓文化在電音的搖擺間與主流碰撞!

在知名阿美族歌手 Suming Rupi(舒米恩.魯碧)及族人朋友大肆宣傳下,許多人都知道 12 月 7 日即將在台東都蘭部落號稱「都蘭小巨蛋」-- 都蘭國中體育場登場的,就是台灣第一個以在地原住民族人為主體的大型音樂祭。

也就在此時,來自台東都蘭部落的 Suming 跌破許多歌迷的眼鏡,打破以往以阿美語出專輯的傳統,即將推出個人首張純中文專輯 --「Suming 變了嗎?」許多歌迷不禁好奇。

因此在音樂節前夕,我們為您對 Suming 進行了一次專訪,讓大家更了解這次音樂節的背後祕辛及 Suming 對於未來音樂創作的看法……

Suming, Taiwanese Amis Musician (by Benedict Young)


在專訪當天,Suming 著一身相當文青的藍色襯衫來到,衣上的大冠鷲是來自於一個原住民品牌的創意,象徵著 Suming 身為一位阿美族勇士的成熟羽翼。Suming 的笑容雖然比演唱會上靦腆了許多,但一談到最熱愛的創作與音樂,所有熟悉的「美」式熱情全都回來了……

 

2010 年,來自台東都蘭的阿美族歌手 Suming Rupi(舒米恩.魯碧)出了個人首張同名創作專輯《Suming》,正式以音樂來介紹他自己。接著去年(2012 年)又推出《阿米斯AMIS》,宣告他身為 Amis(阿美族人)的驕傲。在今年夏天,第三章專輯《美好的日子》推出,以豁達的態度,來看待生活中的每一天。最後在即將到來的冬天所推出的個人首張中 文專輯《Amis Life 美式生活》,將以這座島上多數聽眾的語言,來分享他作為阿美族人的生活與快樂。

於是 Suming 的音樂,彷彿就像他的人生歷程一樣。

 

惆悵的阿美族賞金獵人

若說與當時的創作有些味道,是現在的作品中仍可以隱約感受到的,也許就是惆悵的感覺吧!

身為創作型歌手,Suming 在學生時代就開始寫歌,只要一出手就得名得獎,甚至開玩笑說自己是「賞金獵人」。他才思敏捷;當其他參賽者寄一件作品參賽時,他往往可以一次寄五份,直到主辦單位 終於受不了,限制他不要再投稿了。大學之後,他開始幫當線上藝人寫歌,甚至在他大二那年,以一首為齊秦做的〈真的是我〉拿到六位數的版稅 -- 即使對於現在的大學生來說,都是非常非常豐厚的收入!當時寫歌對他來說,「又可以比賽,又可以得獎金,很好玩,真的超好玩的!」

只是 Suming 在那段時間僅以中文創作,多寫些小情小愛,跟自己身為阿美族人的背景與文化沒關係。若說與當時的創作有些味道,是現在的作品中仍可以隱約感受到的,也許就是惆悵的感覺吧!

「當時(我的作品)就有一種惆悵的感覺。」

 

正如同圖騰樂團時期的〈我在那邊唱〉:

「城市沒有陽光的溫暖
馬路沒有故鄉草原來的平坦
路燈沒有照亮我已迷失很久的方向,
我卻在這裡 惆悵
Ha wo hay yan ho i yo in ho i yan!」

 

而這樣的惆悵,卻是與他的生長背景有關。

Suming, Taiwanese Amis Musician (by Benedict Young)

無家可歸,在暗房裡渡過春節

直到有一年過年真的沒有辦法捱過,只好一個人躲在系上的暗房,熬過最孤單的那三天。

由於家庭因素,早年經濟狀況並不好,因此 Suming 並不喜歡回家。他說:「我有家回不得,也不喜歡回家。」

父母希望 Suming 開始工作賺錢,幫忙支撐家中龐大開銷,並在他高中畢業那年,介紹他到花蓮去做板模工。

後來在母親的介紹下,他跟著 4、50 歲的叔叔伯伯到工地工作。每日每夜,當他抬頭看著那些做也做不完的天花板,他想,「難道我要這樣做一輩子到 40 歲嗎?」於是他拼了命唸書,最後終於考上國立台灣藝術大學。

到了台北唸書,家中問題仍然無解。於是每次寒暑假,學校宿舍要關,他都不知道要往哪裡去。來自海外的僑生看到他都問:「怎麼沒有回家過節?你是這裡唯一的台灣人耶!」

直到有一年過年真的沒有辦法捱過,只好一個人躲在系上的暗房,熬過最孤單的那三天。

 

好不容易考上台藝大,卻還是因為家庭因素而休學,但也因此在回鄉參加豐年祭時,開始慢慢找到自己身為 Amis,一位都蘭部落阿美族人的歸屬,慢慢找到對故鄉的認同感。並在 2002 年與阿新等好友共同組了圖騰樂團,開始創作與自身文化有關的歌曲。

 

電子音樂的渲染力,讓原民音樂無國界

為什麼夜店不能放張震嶽或溫嵐的電音?為什麼夜店不能放我們原住民的電音?

「一位以電子音樂唱阿美語、推廣阿美族文化的阿美族歌手」,這應該是很多歌迷對於 Suming 的立即聯想。但 Suming 卻說:「電音不是我的『質』。」

「我是刻意去學的。因為流行音樂有一種渲染效應,而電音又與原住民音樂的衝突感最大。」

 

何謂音樂的渲染效應?什麼又是與原住民音樂的衝突感呢?

Suming 回憶著,他開始感受到電音的威力,大約是在台灣人瘋狂愛上來自印度的賣座電影《貧民百萬富翁》之後,當他跟著溫嵐(泰雅族歌手)等藝人到夜店跳舞時,看到所有人即使聽不懂印度文和韓文,卻仍能跟著那些外語歌曲搖擺,恣意享受電音的魅力。他想到家中的妹妹即使聽不懂韓文,卻也因為音樂而瘋狂愛上韓國歌首,甚至願意學韓文、參加 整整兩小時以韓語演唱的演唱會。

「超誇張!」在驚嘆之餘,他想,「為什麼夜店不能放張震嶽或溫嵐的電音?為什麼夜店不能放我們原住民的電音?」

於是他開始摸索電子音樂,試著挑戰流行音樂對族語的渲染力。

Suming, Taiwanese Amis Musician (by Benedict Young)

「但音樂無國界這件事,我當時也很懷疑。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不確定自己的音樂是否會被大家所接受,他也嘗試了好長一段時間。每當 Suming 創作了一首歌,就會先給家人或部落裡的 pakarongay(阿美族男子階級中最年輕的階級)聽。一開始很多作品對於家人或族人來說是很奇怪的,因此最後也都沒有分享給歌迷。

Suming 進一步解釋,與阿美族如海浪拍擊般,起伏明顯的傳統曲風相較之下,電子音樂的旋律較平坦,很多老一輩的族人起初會覺得無法適應。

「我爸是我的族語老師,他就覺得電子音樂的音平平的,很奇怪。但是歌曲中的 Ho Hai Yan 又是阿美族的,有 touch(碰觸)到他的文化,於是他會覺得很矛盾。」

只是 Suming 現在已然唱出一番成績,「所以他現在當然會說好聽」,Suming 笑著說。

即使是年輕的族人也不見得會接受他的每一次創作。「Pakarongay 他們是我最好的實驗品,因為他們有原住民的生活背景,對現代的資訊又是敏感的。」「他們的反應會給我很大的刺激,喜歡與不喜歡會很鮮明。」

 

原住民不只要正名,還要以祖先的名在舞台上發光發熱!

我覺得張惠妹和張雨生的攜手合作並非巧合,而是一個醞釀!

Suming 一直認為,音樂對於原住民族的形象與地位,有很大的契機。

 

「山 胞」這個弔詭的名詞跟了原住民族數十年,直到 1994 年才立法正名為「原住民」。而卑南族歌手張惠妹(卑南語:Kulilay Amit)也才在該年嶄露頭角,從《五燈獎》開始出道。1996 年阿美族歌手郭英男事件,更讓台灣的社會大眾進一步關注原住民朋友的創作與藝術天份。

Suming 說,在許多原住民政治人物或藝人都還想隱藏自己原住民族身分之時,張惠妹卻非常大方地說,「我是來自台東卑南族!」她的歌唱天份與她的身分結合,無異為其他族人帶來很大的自信!

「你知道張雨生也是原住民嗎?他是泰雅族的!」

「我覺得張惠妹和張雨生的攜手合作並非巧合,而是一個醞釀。他們聯手創造了一個新的品牌,一個 model(模範、模式),為後來的原住民創造了新的契機!」

於是從原住民歌手開始大方以原住民身分在歌壇大放光彩,經過十年之後,台灣歌壇又出現另一股新契機,

-- 那就是驕傲地以族語推出創作專輯!

 

最令他難忘的一次經驗,是他在 2010 年推出首張個人專輯《Suming》之後,在台北華山的一場整整 2 小時的演唱會中,純以阿美族語演出,卻能成功帶動一千多位聽眾。他開始體會到音樂無國界的魅力:「原來大家對於完全不熟悉的語言也能產生共鳴!」

也大約是在此時,Suming 開始有了回鄉舉辦音樂會的想法。

「我們都可以貢獻兩年給國家,為國家服役,為什麼不能也給自己家鄉兩年呢?」

(未完,下接〈【人物專訪】舒米恩談音樂(下):像鹿兒島音樂節、像巴西嘉年華…… 這就是我要的都蘭音樂旅行!〉

Suming, Taiwanese Amis Musician (by Benedict Young)


小編活動推薦

12/7,歡迎大家一起「出國」到都蘭,感受一下「阿米斯音樂節」最「美」好的日子!

  • 活動名稱:阿米斯音樂節
  • 活動日期:2013 年 12 月 7 日(六)14:00 – 22:00
  • 活動地點:都蘭小巨蛋(台東縣東河鄉都蘭國中體育館/959 台東縣東河鄉都蘭村 398 號)
  • 演出人員:都蘭部落青年、都蘭長青會、都蘭部落婦女、都蘭部落青少年、都蘭國小小朋友、比西里岸pawpaw鼓、質平合唱團、圖騰樂團、Suming、阿洛、達卡鬧及秘密藝人群。
  • 預售票:NTD 600
  • 活動網址:http://www.johnsuming.com/2013amis/
  • 博客來售票:

Screen Shot 2013-11-09 at 1.34.54 PM

  • 電子地圖:


觀看大地圖

 

想隨時看更多原住民的新聞和故事嗎?

現在就加入我們的粉絲團吧!

採訪/文字:方克舟;攝影:Benedict Young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