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人物專訪】舒米恩談音樂(下):像鹿兒島音樂節、像巴西嘉年華…… 這就是我要的都蘭音樂旅行!


本文接續〈【人物專訪】舒米恩談音樂(上):像張惠妹一樣以原住民的名,讓文化在電音的搖擺間與主流碰撞!

辦理阿米斯音樂節的初衷,是希望將產業帶回部落,讓年輕人在部落也有工作做。他說:「部落一定要有年輕人。」「沒有年輕人,不要說文化傳承,連生活都很困難。老人家生病,誰能送他們去醫院?」

於是打從一開始,在 Suming 的心中,這個音樂節就一定要以部落的族人為主體。

 Suming, Taiwanese Amis Musician (by Benedict Young)

以部落族人為主體的音樂節,執行起卻困難重重

我連蹲廁所都在想流動廁所的事!」Suming 說。

沒錯,音樂節仍然有邀請許多如達卡鬧、阿洛等知名原住民藝人,但 Suming 還是連節目表都不打算印製,「不能讓人挑有名的藝人節目看,否則就和其他打明星牌的音樂節沒什麼不同了。」「日本的沖繩音樂祭和鹿兒島音樂祭都很強調以在地文化或在地表演團體為主體,是我心目中的理想模式。」

而都蘭兩大優勢:自然與人文,更成了 Suming 心中最吸引人的兩大優勢。尤其是人文,「我們不但有在地的原住民,還有很多創作的藝術家!」

但說來容易,執行起來何其難!

 

首先第一個大問題,就是族人對於音樂節沒有概念。

為 了讓族人也能了解何謂「阿米斯音樂節」,光是今年四、五月,Suming 就在都蘭家鄉舉辦了四場小型音樂會,一開始只有 50 人,後來最後一場多達 200 多人。但舉辦之後,反而讓 Suming 更茫然:「阿公阿嬤他們對所謂音樂節還是沒概念,覺得就是豐年祭。」因此雖然報名的族人踴躍,但部分演出的同質性仍太高。

此外在此次音樂節的七人團隊中,Suming 扮演的是吃重的統籌角色,對於一向專注於音樂創作的他來說,從處理公文、報稅,到跟部落的人溝通,都是一項非常大的挑戰。「我連蹲廁所都在想流動廁所的事!」Suming 說。

於是在這次訪問的過程中,最常聽到他所說的話大概就是「(阿米斯音樂節)好難、真的太難了!」

 

音樂節虧本沒關係,族人能賺錢才是重點

賺不賺錢不在於音樂節本身,而是在於整個社區、整個部落。

雖然這次音樂會難度這麼高,但 Suming 卻堅持不拿公家機關補助。

許多人或許是出於善意或其他考量,覺得 Suming 應該申請政府補助,但都被他婉拒。他說明,在許多以往部落營造的過程中,很多族人為了滿足補助單位的 KPI(關鍵績效指標),反而沒能好好運用這些補助經費,專案的效益也沒有獲得累積。「不是放個路燈、牆壁塗一塗,就叫社區營造。」「只想要拿資源,跟好好永續經營部落,這兩個邏輯是完全不一樣的!」

沒了政府補助,只靠民間贊助,Suming 因此必須努力記錄這次活動的成果,希望在明年音樂節時可以拉到更多贊助。「我問過很多辦過音樂節的前輩,他們都說辦音樂節不要想賺錢,只能看賠多賠少。」

 

「但我認為賺不賺錢不在於音樂節本身,而是在於整個社區、整個部落。」

Suming 很清楚,藉由舉辦阿米斯音樂節,希望可以讓更多非部落的朋友知道都蘭、知道阿美族,進而願意認識部落的人和文化,最後獲利的才會是都蘭所有的大家。

「這是為什麼音樂節要叫『阿米斯』音樂節,因為要讓大家認識這裡的『阿米斯』(Amis,阿美族人)!」

 

都蘭小旅行明年啟動,一步步創造部落永續發展

如果你看過巴西嘉年華,你就會很期待這次的部落小旅行!

從明年開始,Suming 甚至想在春天舉辦以音樂活動為主體的部落小旅行。

他說明,以都蘭部落來說,每年 3 – 5 月、10 – 12 月是旅遊淡季。如今在 12 月初有了阿米斯音樂節,而春天也有部落小旅行的話,就可讓都蘭部落一整年都有賣點。

「我打算在明年的 3 – 5 月間,每隔一週的週六下午舉辦四場小型的音樂節,每天大約 100 人次,表演團體都是部落的人。」「這樣一來,我也可以選出比較會表演的人,就不用擔心當年底的阿米斯音樂節要挑誰了!」

除了活動本身,Suming 也早已在構思適合部落小旅行的住宿與膳食供給。「像酒、糯米、醃肉這些,都可以成為長期供應大量觀光客的食品。」

於是藉由實際參與與執行,Suming 一步步實踐他所構思的部落永續經營。

「這些以小型音樂節為主體的部落小旅行,絕對會和其他地方的小旅行不一樣。」「如果你看過巴西嘉年華,你就會很期待這次的部落小旅行!」

 

日本巡迴演唱受好評,將持續經營

大家都聽不懂,卻也會在台下跟著唱!日本歌迷非常死忠,他們一旦認識你、喜歡你,就每次都會來。

為部落以外,Suming 對於個人歌唱生涯上也有什麼期許嗎?

「外語很重要。」「我希望把英文學好,也把日文學好。」

 

原來日本導演若木信吾於 2009 年為圖騰樂團所拍攝的電影《TOTEM song for home》在日本播出後,受到相當多的矚目,也開啟了他在日本市場的契機。今年更首次於日本舉行巡迴演出,從夏末開始,由南到北,一連在日本 8 個城市舉辦 11 場演唱會,以最新專輯《美好的日子》中的族語歌曲,分享阿美族人的 fancalay a rumiad(美好的日子),反應也意外地好!

「大家都聽不懂,卻也會在台下跟著唱!」「日本歌迷非常死忠,他們一旦認識你、喜歡你,就每次都會來。」「本來以為巡迴演唱會虧損,最後竟然沒有!」

想把外語學好,或許也透露出 Suming 想繼續經營海外音樂市場的企圖!

 

中文專輯、西方古典…… 阿美族青年,一步步踏實堅定地築夢

我的歌迷太孤單,因此我要幫他們找更多人進來,讓我的歌迷有更多朋友可以分享。

另外 Suming 也將在今年底推出個人首張中文專輯《Amis Life 美式生活》。喜愛族語歌曲的小編搶先向 Suming 抗議,為什麼不唱族語了?

「我知道很多人一定會說:『Suming 變了嗎?』」他說。「但我沒有變,我還是在唱阿美族的事,阿美族的生活,只是用更多人可以聽懂的語言來說故事。」

他舉例:例如〈阿魯夫〉(暫譯)這首歌在唱的是阿美族的情人袋(阿美語:alofo’),說的還是阿美族人的故事,只是用歌名是用中文拼寫,曲子是用中文唱。

「用中文唱阿美族的故事,對我來說也是很大的挑戰。」「但我的歌迷太孤單,他們也許很想跟人分享 Suming 的歌、阿美族的歌,卻找不到朋友。」「因此我要幫他們找更多人進來,讓我的歌迷有更多朋友可以分享。」

「請大家一定要試試看這張中文專輯!」

 

除了中文專輯,Suming 明年也許還是會創作母語歌曲,但或許是以另一種全新的曲風來詮釋 -- 西方古典樂!

Suming 透露說,他發現這 M 型社會的另一端有一群人,例如嚴長壽先生,他們也關心原住民族的文化;「他們不聽流行音樂,不聽電音,但他們是否會被古典音樂打動呢?」

 

就算不是頭號歌迷,小編也算是 Suming 的第二號歌迷。於是我在近兩小時的專訪中,看到巨蟹座的 Suming 有別於平常演唱會而最內斂的那一面,小心卻執著。

-- 誰說原住民只會唱歌跳舞,部落青年只會反核、抗議 BOT 呢?

我眼前的這位阿美族青年,正很清楚自己正在踏足的每條路,每件事,將自己對家人的愛保護得好好,以對故鄉的愛為動力,在傳統與未來中,試圖找到一個平衡點,一條路,並大步邁前!

 fr-2048-Suming-Kafka-20131124-0158-3-(by Benedict Young)


相關活動推薦


沒想到「咻」一下,Suming 去年(2013)規劃的「部落小旅行」,就已經出爐啦!

今年的部落小旅行,Suming 將從他在都蘭的老家出發,帶大家到都蘭部落進行部落導覽、到巴奈工坊製作阿美族最~~~傳統的樹皮布、到泛扎來學阿美族很得意的美麗月桃編、到二嫂工坊學精緻的阿美族十字繡,到了晚上大家將一起唱歌,看「婦女時代」跳舞,聽族人說故事;隔天一早,族人將帶你去看看阿美族最神祕的都蘭遺址……

心動了嗎?趕快報名啊!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採訪/文字:方克舟;攝影:Benedict Young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