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高天生,最後的紋面勇士

6369205987_fa8d8a3cb8_o

7/15,全世界最後一位紋面的泰雅族勇士過世了

── 高天生爺爺,請一路好走,到那彩虹橋的另一端!

 

高天生,最後的紋面勇士

紋面當天的過程,是用四根針固定在木頭上,樣子看起來像刷子,在臉上敲打…… 好痛!唉!

高天生(Yawi Noming)爺爺來自苗栗泰安的天狗部落(B’anax),是之前全世界僅存唯一還留有紋面的泰雅族男性。有次他受訪時,曾這樣回憶起當初紋面的過程:

「紋面當天的過程,是用四根針固定在木頭上,樣子看起來像刷子,在臉上敲打…… 好痛!唉!」

 

對於泰雅族人來說,紋面了,才代表成年,可以娶親結婚。因此紋面後,高爺爺在 22 歲那年娶了同部落、同樣有紋面的高秋蘭(Puoh Kagi)奶奶,然後婚後兩個月就被日本人抓去南洋當兵了。高爺爺被抓去當兵,而高奶奶的處境也沒更好:她之後被日本人騙去當慰安婦,被迫懷孕、不敢回到部落,且健康一輩子受影響。

幸好高爺爺得以平安回來,並且擔起照顧高奶奶的重責,兩人扶持了 60 幾年,直到 6 年前高奶奶過世,於是這對台灣最後的「紋面國寶夫妻」就只剩下高爺爺一人了,台灣的紋面族人,也就又少了一位。如今高爺爺又在本月(2013 年 7 月)15 日病逝,享耆壽 92 歲。從此之後,世界上最後一位紋面的泰雅族勇士離開了。現在全台灣,加上太魯閣族和賽德克族,也只剩下 7 位紋面耆老了。

 

勇士臉上的紋面花,是他們英勇的象徵

隘勇道上,疏疏落落的幾戶原民住家,那臉上的紋面,就好像戴了花一樣……

19 世紀初的台灣史學家連橫當年到了南投埔里時,身處原鄉,作了《埔里社》四首曲子,其中有段詞是這樣的:

「蕭蕭新隘路,落落幾番家…… 馘頭誇出草,黥面比簪花。」

意思是這樣的:

「新開發的隘勇線道路上,風聲蕭蕭,只見疏疏落落的幾戶原民住家…… 他們以出草來表現自己的英勇,還有那臉上的紋面就好像戴了花一樣……」

連橫以南投當地原住民的出草和紋面風俗,來表達自己心中對於身處異地的不安。而這些習俗,也同樣讓後來統治台灣的日本政府感到不安。但日本人感到不安的,是各部落的團結、凝聚與向心力,恐危害日本人的政權,因此想藉由禁止紋面等傳統文化的延續,來加強政府對於各部落的統治。

 

這樣的故事,怎麼好像現在也似曾相似?

 

紋面不是黥面,但它的確是朵美麗的花簪。

衷心希望部落文化這朵美麗的花簪,可以一直讓我們戴下去。


 

小編後記

在找資料過程中,小編讀過一些泰雅族紋面耆老的口述資料,這些紋面耆老,雖然也知道不紋面就不是族人,但對於廢紋面都是樂觀其成。因為他們自己都是過來人,知道紋面過程有多痛苦,也不希望自己後代也要經歷這樣的苦楚。因此小編並不覺得需要說支持紋面云云之類的話。但若紋面這制度背後,是代表一個族群的精神,那麼由衷希望制度廢除後,大家別忘了背後的 gaga 精神。

請繼續把泰雅族的 gaga 精神延續下去!


小編推薦閱讀

想隨時看更多原住民的新聞和故事嗎?
現在就加入我們的粉絲團吧!

 

圖片來源:crazydean(CC Licensed)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