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原住民的幽默翻譯機

_MG_5731

前陣子陶晶瑩主持的《大學生了沒》又鬧失言風波,有位大學生的父親講了個原住民的笑話,大意是說:「山地部落的男人上山打獵,女人在家遊手好閒,她們通常都會偷情……」引起原住民團體和網友不滿,認為這是歧視,「一點也不好笑」。

據說,這位父親本身也是原住民。其實最常調侃原住民的,也是原住民自己。這裡我不是要談論這件事的是非對錯,只想談談原住民講笑話這可愛有趣的現象。

 

原住民是天生的幽默翻譯機

我是在台東長大的排灣族,從小就知道我們原住民是樂天幽默的族群。長輩最喜歡聚在一起講笑話,自娛娛人,這些笑話無非是從日常生活中取材,拿自己或他人來開玩笑,是那種當事人也會笑到岔氣的、無傷大雅的玩笑。有時候,晚輩帶男女朋友回來,長輩喜用開玩笑的方式,來試探這人是不是個好相處的人,禁不禁得起玩笑。

我們是一台幽默翻譯機,把日常生活中的所有挫折、糗事或倒楣事輸入進去,翻出來都變得很逗趣。原住民的幽默多源自於天性單純熱情,簡直是我們適應生活的一大武器。在心理學中,幽默也算是一種心理防衛機制,藉由幽默的言行來應付生活中的挫折、尷尬情境等,避免精神上的緊張、焦慮和痛苦等。

記得母親曾忘記把口袋裡的手機取出,就丟進洗衣機,後來她告訴我:「我找手機找了老半天,原來它偷跑去洗澡,早知道我就加漂白水,洗的更乾淨哩!」還有一次,奶奶罵一位青年和他的母親一樣懶惰,結果他傻呼呼地反駁:「我爸爸喝酒醉之後都會打我們,我們每天忙著逃亡,哪裡懶惰?」

再分享一個,原民台的主持人阿洛.卡力亭.巴奇辣,主持一場原住民相關協會所主辦的募款音樂會,結果幕後人員操控投影幕畫面時,不斷出狀況,台下坐了約一百多位貴賓,場面尷尬。這時阿洛落落大方地說:「大家要有點耐心,畢竟我們原住民接觸科技也是這一兩年的事。」語畢,全場哄堂大笑。

 

透過幽默翻譯機,平凡生活變得更逗趣

這樣的「天賦」使我們的生活充滿歡笑,也不會花時間抱怨或記恨,藉由消遣自己讓生活好過一些。不僅如此,透過我們豐富的想像力,所有花草樹木、電器產品、鍋碗瓢盆都有生命。曾有位男子喝醉,硬是要騎機車回家,結果不勝酒力摔了車,大家見狀前去關心,沒想到他醉醺醺地說:「哇!馬路怎麼瘋瘋癲癲的,竟然跳起來打我!」

我們也喜歡用生動逗趣的詞彙來形容事情,像是網路素人原住民鯰魚哥,他提到母親車禍,他形容:「她粉碎性(骨折),白白的骨頭變太白粉。」如此搞笑的詮釋,令人莞爾。

 

其實,部落裡還有更多比以上更好玩的例子,只是一時之間只想到這些。還有,我親愛的漢人朋友們!如果有時候你覺得我們的幽默很難懂、不知道哪裡好笑,這是正常的,因為「你要能了解我的明白」,了解我們的文化、生活和心理,才能抓到我們的梗。

 

本文獲得原作者烏曉蘋授權轉載。

 

 

 

圖片來源:烏曉蘋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