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農曆新年大快樂!(下)之沒日曆不知道何時過年?原住民:有刺桐花就搞定!


本文接續上篇〈農曆新年大快樂!(上)之原住民:我們已經「陪」你們過年過好久了咧!〉

沒日曆不知道何時過年?原住民:有刺桐花就搞定!

噶瑪蘭族人說,每年三、四月春夏之間,顏色燦紅的刺桐花開後,就是飛魚再次洄游到東海岸的時節,也是噶瑪蘭族人的新年……

清朝官員在 18 世紀來台灣巡視時,曾留下【番社采風圖考】,當中是這樣說的:

「番無歲月,不辨四時,以刺桐花開為一度」

原來當時南部的原住民族(可能是西拉雅族)並沒有曆法,但還是有辦法知道新年是否到來 -- 那就是看刺桐花是否開放了!

「番無歲月,不辨四時,以刺桐花開為一度」

每年華人的農曆年過後,差不多到了三月份,台灣南部的刺桐花紛紛盛開,族人就知道他們的新年即將到來!

春暖花開,族人都會做些什麼事呢?【番社采風圖考】繼續說:

「每當花紅草綠時,整潔牛車,番女梳洗,盛妝飾,登車委鄰社遊觀,麻達執鞭為之驅。途中親戚相遇,擲果為戲。若行人有目送之而稱其艷冶者,別男女均悅以為快。」

所以說,每當花紅草綠,新春來到,族人就會紛紛梳妝打扮,清潔牛車,然後搭車繞著部落拜年。途中遇到親朋好友,會丟擲水果玩樂~

有趣的是,把刺桐花視為過年象徵的,不只是南部的原住民族,就連台灣東岸的噶瑪蘭族人也是!

 

噶瑪蘭族人說,每年三、四月春夏之間,顏色燦紅的刺桐花(噶瑪蘭語:napas)開後,就是飛魚再次洄游到東海岸的時節,也是噶瑪蘭族人的新年。

每年新年時節到,飛魚汛來了,花蓮豐濱鄉新社部落(噶瑪蘭語:Pataronang)的噶瑪蘭族的男人就會開始忙著準備海祭(噶瑪蘭語:Sbau du Lazin)的舉行,同時忙著準備補飛魚。由於祭典只有成年且未喪偶、未離婚的男人可以參與,所以又稱為是「男人的祭典」!

為了海祭時祭祖、祭海神,感恩他們在過去一年的庇佑,並祈求他們保佑族人來年的順利平安,部落青年會殺豬,並且將豬心、豬肝、里肌肉等最好的部位各切成 12 塊,作為最主要的祭品,並且投入海中,以獻給他們的神靈。

 

在大家熟知的海祭之外,其實噶瑪蘭族人還有個日期和華人過年更接近,但卻也更加神祕,不對外人公開的歲末祭祖儀式(噶瑪蘭語:Palilin)!

 

噶瑪蘭族過年不給外人看,否則會倒楣一整年!

噶瑪蘭族人非常獨特的歲末祭儀,在漢人或其他原住民族的系統裡都找不到,也成為了當年噶瑪蘭族人正名時能告訴大家:「我們沒有被其他族群同化!」的最有力證據……

噶瑪蘭族人歲末祭祖的時間原本說法不一,但目前新社部落的舉行日期,多半在農曆的 12 月 27 日至 29 日間舉行。「歲末祭祖」,聽起來跟漢人的新年祭祖好像,時間也很接近,但實際上,無論形制和精神,都和漢人的新年祭祖大有不同喔!

族人相信,祖靈會在歲末回來探望子孫,所以到了祭典當天的深夜,他們這些後人必須要準備食物,讓祖靈們盡情享用,否則如果祂們大老遠回家過年,還餓肚子,就會讓子孫生病!

因此每到歲末祭祖時,子孫們就得聚集在廚房,一個接著一個,輪流獻上美食給祖靈享用;這些美食包括酒、米糕。等到祖靈享用完之後,族人也會繼續把這些祭品吃完。這代表了和祖靈共食,對噶瑪蘭族朋友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喔!

以上是屬於「加禮宛系統」的歲末祭祖(Kavalan palilin),另外還有「哆囉美遠系統」的祭祖(Tohbuwan palilin),是在白天舉行,而且禁忌更多,更嚴格;例如嚴禁外人觀看或留宿家中,而且要準備的東西也更多。

不管是哪一種系統,都是噶瑪蘭族人非常獨特的歲末祭儀,在漢人或其他原住民族的系統裡都找不到,因此也成為了當年噶瑪蘭族人正名時,能夠理直氣壯地告訴大家:「我們沒有被漢化也沒有被其他族群同化!」的最有力證據之一!

 

二戰爆發、漢人來台,曾讓噶哈巫族無法好好過年

國民政府來台後,為了配合漢人的農曆過年放假型態,族人曾將他們的過年改在大年初二舉行,直到近年來,民族意識抬頭,噶哈巫族的過年才又改回農曆 11 月 15 日……

和噶瑪蘭族一樣,一向被俗稱為「平埔族」的噶哈巫族,至今仍保有他們獨特的語言與祭典等文化,其中最著名的,當然就是他們的「過番年」!

每年農曆的 11 月 15 日,就是埔里的噶哈巫族人口中所稱的「過番年」(噶哈巫語:Muazaw a Azem)。「過番年」曾經是由噶哈巫族的四個部落各自舉行,然而日治時期末期,因為太平洋戰爭導致台灣連帶民生潦倒,因此開始中斷舉行。

到了國民政府來台後,為了配合漢人的農曆過年放假型態,噶哈巫族人也曾將他們的過年改在大年初二舉行,讓出嫁的女兒也能回娘家過年。直到近年來,民族意識抬頭,噶哈巫族的過年才又改回農曆 11 月 15 日,並且由四個部落輪流舉行。

 

就和漢人過新年一樣,南投埔里的噶哈巫族人每到歲末過年前,就要開始準備一些過節用的東西,主要是一種用糯米粉加上黑糖,最後用月桃葉包裹,壓製而成「阿拉粿」,族人稱之為 tupalis yamadu。

除了製作阿拉粿之外,傳統噶哈巫族過年還有一項儀式,叫做「送大魚」!

準備「送大魚」時,族人會將抓來的魚曬乾或烤乾後,用樹葉包起來,掛在樹上。等到除夕,也就是農曆 11 月 14 日當天,族人紛紛將掛在樹上的魚取回家,跑回家時還要一邊呼叫祖先:

Laso laso hiu laso hiu!

到了農曆 11 月 15 日當天清晨,也就是新年的第一天,族人會依照家族中的輩份大小,輪流將前一天取回的魚送到門口,獻給祖先,並同時喊:

Hagehagezen alo a-ai matau a alau-i! Nahani pahajing matau a alau-i!
「祖先們來拿大魚吧!我們要送大魚了,來拿吧!」

接著就開始一連串的過年活動,大家新年快樂!!!

 

傳統祭儀不復見:為何原民朋友無法好好過節?

如果華人朋友一年只有一天假可以放,那該如何在除夕夜趕回家鄉吃團圓飯?如何在初二回娘家?如何在清明節掃墓?更如何在中秋節有閑情逸致地烤肉賞月呢?

然而就如同噶哈巫族的「送大魚」儀式已不復見,許多原住民朋友的部落,也不見得如此嚴謹地依照古制,去完成他們每一項歲時祭儀的儀式。那麼,是誰讓他們無法再延續以往的傳統呢?

 

除了外來文化影響,使得部分部落現在已經不再維持傳統歲時祭儀,或是在傳統儀式裡融入了大量外來宗教或文化元素;更甚者,還有因為現在的社會形態已經不利於原住民朋友自行維持祭典的舉行,導致外來資源的介入,反而更影響了部落之於祭儀的主體性。

舉例來說,一樣都是在過各族一年當中最最最重要的歲時祭儀,漢人朋友可以有 6 – 9 天不等的農曆新年可放,放完還有清明節連假讓大家慎終追遠,接著還有端午節,然後還有中秋節、國慶日,但是原住民朋友呢?

以今年 2014 年原民會所公告的原住民族歲時祭儀放假日期為例,每的族在整整一年之中,竟然只有一天假可以放!

來,試著將心比心:如果華人朋友一年也只有一天假可以放,那該如何在除夕夜趕回家鄉吃團圓飯?如何在初二回娘家?如何在清明節掃墓?如何在端午節看龍舟賽?更如何在中秋節有閑情逸致地烤肉賞月呢?

 

讓大家都有個好年可過,並非不可能

新加坡能以蓬勃的多元文化為賣點,每年吸引大量遊客來欣賞多元族群的美。反之,台灣只有需要標榜台灣本土文化之時,才會請原民朋友來唱歌跳舞……

於是現在的原住民朋友無法像以往一樣,在豐年祭或收穫祭前一週就回鄉準備祭典,更遑論為了祭典而上山採集或狩獵還要申請,並且會限制狩獵隻數,好像媽媽到迪化街辦年貨要先跟警察局申請一樣,而且還不能買太多,買太多會犯法。有人說,原住民會濫捕濫獵 -- 可是他們在台灣這塊土地已經生活數千年之久,對於這塊土地的永續資源掌握,會比來台才不到短短一百年的朋友少嗎?

 

這也是為何有些原住民朋友常被逼得改變原本的歲時祭儀日期,與國定假日結合,或甚至縮短整個祭典的日期,好讓年輕族人能回鄉過節,不致於影響他們原本的工作。有些原住民族,就像噶哈巫族一樣,曾經被逼得將歲時祭儀改到漢人的年節期間舉行,近年來,在民族意識的抬頭下,才又堅持回到原本的祭典日期舉行。

在種種原因下,當原住民朋友的文化主體性無法維持,被逼得向主流文化或體制靠攏或妥協之後,某些他族的朋友才冷冷地說,「原住民都不原住民,都已經被漢化了!」

 

要兼顧國家的多元文化傳承與經濟發展,並非不可能。以擁有佛教、伊斯蘭教、印度教及基督教等多元宗教及多元種族的新加坡為例:元旦、農曆新年、耶穌受難日、開齋節、哈芝節、聖誕節等等,每個宗教或民族的節日輪流放即使是以伊斯蘭教為國教的馬來西亞,也仍會保障華人或基督教朋友的放假權,進行全國性的休假。

而這兩個國家的經濟發展,絲毫不遜於台灣,尤其是新加坡,更能以蓬勃的多元文化為賣點,每年吸引大量遊客來體驗、欣賞多元族群的美。反之,一向強調擁有豐富多元文化的台灣,平常看不到給少數文化傳承信仰與文化的空間,只有需要標榜台灣本土文化之時,才會請原民朋友來唱歌跳舞,真的是非常可惜!

 

於是,在漢人朋友即將過年的前夕,《Mata‧Taiwan》分享了這篇文章,除了讓大家看到各族群不一樣的「過年」,也期待主流社會在能好好與家人團聚,享受年節氣氛,並得以延續傳統與文化命脈之時,別忘了想想:同在這個國家還有許多真正的主人,每年都無法好好過自己的年,只能「陪」別人過別人的年喔!

 


小編推薦閱讀

 

想隨時看更多原住民的新聞和故事嗎?

現在就加入我們的粉絲團吧!

 

圖片來源:kaiyanwong223(CC Licensed)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