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紹興爭議翻版?台大農場爭奪原民保留地?

鄰近合歡山的翠峰,五度以下的寒風刺骨低溫,十多名台大學生志願陪同當地賽德克族人,聯同仁愛鄉公所、南投縣府與台灣大學山地農場承辦人員進行「原住民保留地」增劃編現場勘查。

這幾位賽德克族人世代於此耕種,但地權卻是台大農場梅峰場所管理,族人希望透過增劃編的行政手續,將土地歸還族人。

「我在這裡出生,長輩也都在此世代務農,提出申請只是希望保護我僅有的一切和祖先的土地」王雅各說。

 

族人耕地符合原保地增編規定,台大仍堅持拆屋

台大願意暫緩執行,但還是要求必須在 2014 年 3 月 1 日前自行拆除,否則會再次執行拆屋。

王雅各的土地早於民國 97 年就開始申請原保地的劃編,經公所與縣府初審皆符合增編原保地規定,但遭到台大梅峰農場人員僅以「如屬台大土地,產權應歸台大,不同意劃編為保留地」的理由回絕原保地的申請。

王雅各不服,於隔年提出申請,台大以「破壞水土保持」等理由再次拒絕,並向南投地院提起「拆除地上物,返還土地」的民事訴訟。台大雖在一審敗訴卻執意提起上訴,最高法院最終判決王雅各敗訴,必須「拆屋還地」並追討不當得利 30 餘萬元,宛如台大「紹興社區」的南投翻版。

法院於去(2013)年 12 月 9 日進行強制執行,此舉引發當地族人強烈不滿。最終在仁愛鄉公所與聲援團體協調下,台大才願意「暫緩執行」,但還是要求王雅各必須在今(2014)年 3 月 1 日前自行拆除,否則會再次執行拆屋。台大校長楊泮池迫於地方抗議及民代要求下,年初與族人協調,允諾台大收到原保地增劃資料後,會在「合情、合理、合法」的情況來幫忙解決。

 

族人依法提出證明,台大仍一意「依法行政」不願歸還土地

王雅各不解的說:「我想盡一切辦法證明這是我們的土地,但為何台大一直把我當成小偷?」

依《公有土地增劃編原住民保留地審查作業規範》,只要族人能提出民國 77 年 2 月 1 日前,祖先遺留且目前仍繼續使用之公有土地的證明,就可提出劃編原保地的要求。原住民保留地的作用就是保障族人可擁有該土地的耕作與地上權。

台大山地農場長葉德銘表示,根據台大農場空照圖等資料,王雅各等族人是「佔用」台大農場土地,台大農場也於民國 86 年到王雅各那塊土地進行植樹,並無如外界所說「沒有妥善管理農場土地」。葉德銘認為台大農場已經相當照顧當地族人,農場更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勞工是原住民。

王雅各不解的說:「我想盡一切辦法證明這是我們的土地,但為何台大一直把我當成小偷?」

以王雅各的情況來說,他不但提出民國 70 年空照圖證明梯田就是由父親與族人共同堆砌而成,且至今仍繼續使用;鄉公所也會同台電,證明該土地電表從民國 72 年 6 月起至今皆位於該土地內。這些證明都已超過《增劃編原保地規範》要求,公所承辦人員透露,如果土地在別的管理單位內,早就通過審查了,只有台大一意孤行。 

王雅各拿出民國七十年的空照圖,圖上就已經有父親與族人親手修砌的梯田,他認為這些就是證明他家族在此地世代耕種的證據。

王雅各八旬雙親及年幼子女,一家六口居住在這片農地工寮,眼看強制拆遷的日子一天天逼近,也不敢耕種賴以維生的蔬菜和花卉,對於該何去何從?王雅各吸了口煙淡淡地說:「只希望台大把土地還給我們原住民就好」。

台大主秘林達德表示將在 2 月 21 日會同教育部、原住民族委員會等單位討論,並會遵照教育部在該日做出的解釋,對相關案件進行處理。林達德認為台大的立場很簡單,就是「依法行政」。對於王雅各的土地是否會在 3 月 1 日被強制執行?林達德回應:「校內至今沒有定論」。

王雅各八旬雙親及年幼的子女,一家六口都居住在這片農地的工寮上,他說「只希望台大把土地還給我們原住民就好」。

用石材推砌而成的梯田和走道,是當地賽德克族人的傳統智慧,也是避免土壤流失的一種方法。

 

學生串連 進行訪調聲援族人

「自己身為台大學生覺得很丟臉,校方還一直講學校和學生要有社會責任……」台大城鄉所排灣族學生 Valagas 說。

參與訪調的台大社會所碩士生阮俊達指出,調查發現台大山地農場是接收日據時代台北帝國大學的「霧社農場」,但戰後校方並未積極管理及接收,直至民國 38 年山地農場發生大火後,在林務局通知下,校方才知道有這塊土地的存在。

阮俊達說:「台大到民國 41 年才開始派員勘查山地農場」,並在 41 年與 45 年的報告書中皆紀錄農場中有「山胞居住」。山地農場一直到民國 50 年才正式進入台大的體制內。

台大山地農場從民國 78 年原住民族「還我土地」運動興起時,才開始進行土地登錄。台大山地農場前場長康有德書寫的《風華歲月十九年》描述,台灣大學直至 94 年共耗費 8 千 5 百多萬元才完成全部山地農場土地登錄。

「自己身為台大學生覺得很丟臉,校方還一直講學校和學生要有社會責任……」台大城鄉所排灣族學生 Valagas 說,他認為學生這次上山,就是希望去了解當地歷史和部落遷移史,學校不願意作調查,學生自己來作。

阮俊達表示,台大認為族人使用土地可能破壞水土保持,但在賽德克族語中並沒有豆苗、高麗菜、白菜等經濟作物的字彙,這些都是外來作物,而台大農場早期也耕種高麗菜,族人很多時候是在「沒有選擇中選擇」向漢人學習耕種經濟作物,來維持現代資本主義生活,更何況族人連最基本的生存條件維持都很困難的情況下,族人也是受害者。阮俊達認為台大不但忽視當地賽德克族人「居住、使用土地」的既成事實,更延續日本殖民政府「強取豪奪」族人土地的作法。

訪調的學生前往台大梅峰農場,希望了解農場的運作情況,並得知農場為何反對原保地增劃的立場。

長期參與部落組織運動的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人員 Savungaz 也陪同學生一同上山,她認為現在最緊迫的就是台大直接撤回強制執行,不要再把球踢回教育部作決定。

Savungaz 呼籲:「台大不要再繼續迫害原住民族了!」

當地族人非常不能諒解,自認是好鄰居的「台大農場」,為何要在二十幾年前開始於農場大門設置柵欄,農場面積又廣達6百多公頃,讓族人必須繞路才能到土地上耕種。


 

相關故事推薦

 

關於部落或原住民的大小事,你也有故事要分享嗎?
歡迎來信:[email protected]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文字來源:PNN 記者 Nagao Kunaw(陳睿哲)/文內小標:《Mata‧Taiwan》編輯/圖片來源:PNN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