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沒有傳統文化,哪來的創意?

Flyfly3

 

多少東西,只剩下單字還存在

一些詞彙所形容的物品,連老人家都說已經沒有了。

記得小時候跟著父親去做田調的時候,對象是布農族的一位老人,他是做工藝品的,父親除了去參觀他的工作室,也向他詢問一些布農語裡頭不常見的物品的名稱。父親希望能夠看見那些還存在布農語當中的物品,但是日常生活中已經很少見了。

父親當然有如願以償看見一些詞彙所形容的物品,但是還有許多連老人家都說那些東西已經沒有了。

那是我國小的事情,算算已經有十幾年了,而這十幾年之中,又有多少東西已經不見了,只剩下單字?而往後的十年、二十年,又會有多少東西消失呢?

一想到這裡,我便覺得很恐懼 ── 如果以後會排灣族或是布農族傳統工藝的人越來越少,或者是消失了呢?

 

傳統工藝的傳承,與語言的保存同樣重要

每個人祭典時都想穿上最漂亮的傳統服,但現在又有幾個人會做?

我不會講族語,被很多人笑說「虧妳還是原住民」(我只是轉述別人的話,基本上我是排灣族和布農族),但當大家在惋惜語言的時候,難道傳統工藝的式微不重要嗎?

每個人祭典的時候都想穿上最漂亮的傳統服,但是現在又有幾個人會做呢?每個人都想把代表自己文化的東西帶在身上,來表達自己的文化,來鞏固自己的認同,但是又有多少人願意去學習?

 

那些代表貴族的祖靈圖像、代表排灣族特有的琉璃珠,現在有幾個人在學?有幾個人知道那些圖像或是圖騰的神話傳說?這些物質文化所承載的背景觀?

如果傳統不再了,創意也沒有用。

(本文獲原作者 Cemedas Luvaniau 授權轉載)

 

作者介紹

布農、排灣混血,排灣語族名是 Cemedas Luvaniau,布農語族名為 Tanivu Husluman。

 


 

相關閱讀推薦

 

關於部落或原住民的大小事,你也有故事要分享嗎?
歡迎來信:[email protected]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Wikipedia(CC Licens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