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部落教我的事:愛護動物的另一種面向

1941374_10201601055856296_1026027091_o


這對將貓狗視為寵物或家人的我們來說,那份衝擊是:「啊,原來真的也有這種方式的愛!」

這張照片其實是在訪古部落的途中,獵犬納莉不知為何獨自衝進山壁上的林木裡且許久未回,大家開始焦急觀望,猜測納莉可能為追趕獵物誤踩陷阱,下一秒就急忙前去查看。

這一幕的氛圍對我來說是具有衝擊性的。

剛到部落的時候,見路上的貓狗都像無主的流浪動物,後來才發現是這些動物的生活方式自由,自己外出覓食、偶爾人們有剩食會分享給牠們,而來去自如的貓狗則也會日漸將某些人、屋舍、田地視為領域的一部分。這樣的模式在外人看來像是比較不關聯密切的豢養關係,但實際上更是雙方互助的獨立生命體。這對將貓狗視為寵物或家人的我們來說,那份衝擊是:「啊,原來真的也有這種方式的愛!」

想想或許是因為在部落生活每個生命體都特別需要獨立的自給自足能力,才可以在他者需要幫忙的時候也助上一力,所以部落人們認為犬隻跟萬物(包含人類)一樣都要有在自然中求生存的能力,自然也就敬重獵犬的狩獵能力,甚至將牠們也視為狩獵重要夥伴,常常聽見人們說這些獵犬是「村子裡第一名的獵人」。像這樣平行的對待視野,基本上還是與我們說「把動物當人看」有所不同。

於是當納莉受困時,我從部落人們口中聽到、眼神中看到的焦慮,已非動保、環保式「要愛護動物、尊重生命」的呼籲。他們只是因為知道,一個獨立生命體要在大自然大環境中求生會遇到的困境險難,所以想要幫忙、且絕對不可能就此遺棄部落的一份子而已。

(本文獲 Fi FiWang 授權轉載)

作者介紹

Fi FiWang,屏東人,東海中文(學分修完,但因為大一體育被當而最後未能畢業)。就業多年後接觸部落原鄉重建與自學家庭,而展開另一段不會畢業的部落學習生涯。


相關故事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Fi FiWang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