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我們都曾是原住民,卻如何與土地失去連結

native-american-176096_640


本文原作者 Xiuhtezcatl Martinez 是一位 13 歲的美國環保運動者,父親是來自墨西哥的阿茲提克族。Xiuhtezcatl 自出生就開始參與各種阿茲提客族的祭典與文化活動,與族群文化有很深的連結。

 

人們時常忽略,甚至是遺忘我們的生活和土地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我們不再尊敬這片土地及生活其上的人們,也不再與彼此站在同一陣線,這般心態正阻礙著人類的發展。現今過度崇尚物質消費的生活型態助長了企業發展,卻也醞釀著氣候與環境的災害,損壞人類賴以維生的自然系統。

 

人類與土地的連結不斷地被侵蝕

由於社會型態的轉變,我們時常對耆老的生活哲學充耳不聞。青年們也選擇將青春耗費在電子產品、毒品和酒精上面,與自己的文化漸行漸遠。

綜觀人類歷史,原住民一直尊敬著土地,並維持著緊密的關係;然而,這樣的聯繫卻因為社會結構改變以及受迫的原住民而毀損。從前,我們視己為大自然的一份子,是構成這萬千的自然世界的一個碎片,是大自然生命網絡的一員。我們不征服這片土地,選擇和平共處,以禮讚和祈福,以衛兵之姿守護聖土,來回饋自然。

做為墨西哥阿茲提克族(Aztec)的後裔,我經歷部落傳統的教育長大成人;也因此,我擁有難能可貴的機會與大自然深度交流,藉著拜訪部落領袖而遊歷世界。從他們口中,我得知他們是如何排除萬難來保護傳統文化,將知識與智慧親手遞給下一個世代,避免部落的文化及遺產如其他部族一般,隨著時間而銷聲匿跡。

時至今日,由於社會型態的轉變,青年們不再有親近土地的機會;因此,我們時常對耆老的生活哲學充耳不聞。青年們也選擇將青春耗費在電子產品、毒品和酒精上面,與自己的文化漸行漸遠。

葛瑞絲‧霍恩(Gracy Horne)是世界和平祈禱日(the World Peace and Prayer Day)路跑的策畫人,也是酋長「馬兒守護者阿爾弗」 (Arvol Looking Horse)的女兒,她認為:「消費對於文化而言,通常沒有益處。消費和傳統價值大相逕庭,傳統的生活哲學就是只拿你需要的東西。」她又說道:「年輕時,沒人聆聽我們的意見,或是關心我們對世界的感受,因此我在 20 歲時開始策劃和平路跑,但那時人們還無法了解為何要對大自然有所付出。現在,我樂見許多高中學童開始在他們的生活圈活躍了起來,注意到壓裂技術的遺禍,了解環境保護的重要性,也開始有所行動。」

這是一個文化浩劫的時代,原住民獨特的文化元素瀕臨滅絕的危機。現代化的社會及價值觀正逐步侵蝕人與人之間、人類與土地之間的和諧關係。散居世界的原住民不斷的被掠奪、收買他們的土地、語言、文化,甚或是生命。

 

原民與土地的連結,如何不被現代社會接受

在新南威爾斯州,超過 8 千名原住民孩童被帶離他們的家庭,轉送至當地機構或是領養家庭,卻受到虐待或是淪為奴隸,這些孩童被稱做是「失竊的一代」。

「有那麼一個印度字叫做:Tekoa,代表『村落』或是『領土』,但更好的解釋是 ── 生活觀。」一位 25 歲,巴西的「地球衛兵」組織領導人,列維‧莫伊賽斯,如是說道。「這裡的原住民認為能夠與土地保持良好的關係就是非常偉大的成就了,不過這種心態卻不被現代社會所接受,反而堅持土地要商業化、要開墾,要將土地的經濟利益發揮到最大。簡言之,我們已經身無分文,政府掠奪了我們所有的土地及自然資源,然後轉賣給企業。」

2013 年的 12 月,在前往澳洲的路上,我連繫了在當地已經生活了數千年的原住民部落。透過他們,我才知道在 1788 年英國入侵澳洲之後,當地豐饒而獨特的原住民文化、語言和傳統民俗發展全部停滯不前。自此,數以千計的原住民遭到屠殺,僅是為了給英國殖民者讓出空位並發展農業。半數的原住民更因為殖民者帶來的傳染病而逝世。在新南威爾斯州,超過 8 千名原住民孩童被帶離他們的家庭,轉送至當地機構或是領養家庭,卻受到虐待或是淪為奴隸。這些孩童被稱做是「失竊的一代」,喪失了與原生文化的連結。

從前,許多「混種」的孩童被強制帶離家庭,因為當時人們堅信這些孩童的棕色膚色可以藉由與入侵的白人繁殖而消除。這樣的壓迫到了今天仍舊存在。

 

原住民族正在甦醒

我們必須重新串連最初原生的根源,無論你來自何方,有著什麼身分,我們都曾屬於某個地方的原住民。

柯瑞安‧考克斯是著名的原住民藝術家,同時也是領導世界原住民運動的人物。

考克斯認為:「許多原住民青年出生在欠缺和諧而破碎的家庭,他們沒有機會或是發言權來捍衛傳統文化,而我不願那般活著,我製作的歌曲能治癒我的心靈,我的話能真切地影響他人。我們族人遭受壓迫的歷史現在到了臨界點,我們已經走過谷底,接著就是不斷向上發聲了。」

「在我們的土地上,我真摯的感受到這條傳統文化的保衛之旅有個美好的開端。這個國家正逐漸甦醒。或許,我們曾經迷惘過,曾經麻木過;但現在我們已然團結一心,無人能擋。」考克斯如是說。

我們必須體認到我們同屬一個族群,彼此有著不可分割的關聯,更需要仰賴彼此以及這片土地才得以生生不息,否則我們將不斷分裂、疏遠。我們必須重新串連最初原生的根源,無論你來自何方,有著什麼身分,我們都曾屬於某個地方的原住民。這片土地上的原住民正奮力對抗著不公不義和迫害,努力爭取他們應有的權利,奪回原屬他們的土地以及榮譽。他們保衛神聖的家園,捍衛正義與平等。這波浪潮已漸漸湧現,原住民將不再只是旁觀者。

現在,改變在即!

 

關於譯者

陳定良,就讀國立大學經濟學系,目前也在國際特赦組織與世界展望會擔任筆譯。平時喜歡閱讀、逛展覽、看影集等等。如有相關問題、討論及指教,歡迎來信 [email protected]


 

相關故事推薦

 

相關內容推薦

  • 書名:生物剽竊:自然及知識的掠奪
  • 作者: 范達娜.席娃(Vandana Shiva)
  • 譯者:楊佳蓉、陳若盈
  • 出版社:巨流圖書公司
  • 定價:250元(優惠價:9折225元)
  • 介紹:

 

  看似只和貿易與經濟發展有關的WTO,實則成為全球生物多樣性大量流失的幫兇。TRIPs讓跨國企業在自然資源豐富的開發中國家四處掠奪在地原住民和農民的生態智慧,透過TRIPs,掠奪的行為卻可以申請「智慧財產權」、「專利權」,並在生物科技、基金工程的潮流下,讓企業的荷包塞滿;卻讓小農因為購買昂貴且具專利權的基改種子,嚴重破產,最終選擇自殺。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原文作者:Xiuhtezcatl Martinez,原文標題與網址如下:〈We Are All Indigenous to Somewhere’: Teen Talks About Cultural Reconnection〉/圖片來源:T Clifton(CC Licensed)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