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對理念的不同實現 ── 接待家庭與部落權力脈絡

1507075_580362338699490_1223850600_n

在群山之中,陽光和晨霧圍繞的地方,住著一群真誠而堅毅的魯凱族人 ── 這或許是人們對於好茶部落的想像。莫拉克後 4 年,遷至瑪家農場永久屋,發展起「接待家庭」的好茶,被冠予「台灣普羅旺斯」之名,似乎自此成為一則美麗的復甦傳說。

當我們沿著古茶柏安街行走,體驗部落的樸實風情,自認為已貼近當地居民日常的生活,或許不會想到,自己為何能夠來到這裡,踏入族人的家中?在可見的淳樸畫面背後,關於接待家庭的一切何以開始,又如何對當地的權力與人際連結發生作用?

 

災後的土地分配,使部落無法再如以往耕作自足;以「接待家庭」補貼收入的構想,因而由貴族家庭出身、目前擔任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的陳再輝先生發起。不久,民意代表李金龍先生開始跟進,帶領產業發展協會(以下簡稱「產協」),建立起審核與輔導、證照發放、統一價格與定期開會等制度,並實施「迎賓」、「之家」等設計,欲使接待家庭有更成熟的商業化發展。

然而,李氏欲將產協作為全體接待家庭對外宣傳與接客的唯一窗口,並要求加入產協的家庭在接待任何客人前,皆須先向產協報備與登記。一些家庭因不滿此規定退出產協,部落隱隱形成分以陳再輝先生和李金龍先生為首的態勢。陳氏認為,接待家庭的初衷,不過是「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只要善意和基本的待客常識便已足夠,不需外加種種管理或商業的包裝。較激烈反對李氏的家庭,更覺李氏已將產協如私人家族企業般操作,動用屬於全部落的資源,只為了「他的」產協服務。產協的接待家庭,則認為單一窗口的存在,能針對不同客人的需求,安排最適合的住處,並確保旅客任何安全上的疑慮,皆有反映的管道。

在好茶的 4 天,我們走訪各個家庭,願能收集各種故事和聲音,以盡可能的中立角度,更瞭解好茶居民對接待家庭一事的想法。

 

摩擦背後的共通之處

如果僵持化解,或許兩者將能成為彼此的一雙眼睛,客觀檢視對方的優點與不足之處,展開合作與交流。

一、共享精神

在每一場訪問裡,「共享」是陳李雙方共同的關鍵字。李金龍主張,「共根」是產協一切政策的基礎,統一的宣傳與客源分配制度,是為了淡化族內政經階級的差異,使各接待家庭擁有平等的經營機會,避免傷害族人的團結情感。產協的接待家庭也曾說,若未透過單一窗口分配客源,各家便須展開自由競爭,以平民的經濟與知識水準,將難以使裝潢等級或宣傳效果,與其實並不那麼需要這筆接待收入的貴族家庭相匹敵。

然而,不滿李氏的家庭認為,試圖將整個產業掌握在自己手中,便已和魯凱的共享觀念明顯相左。陳再輝先生認為,讓各家庭自由發聲,透過自然的社會網絡彼此互助,部落才能延續祖先的共享精神,百花齊放,活出真實而美麗的樣貌。願族人能保護部落的純真,避免讓它參與緊繃的權勢遊戲,捲入任何不必要的政治或商業運作。此外,也有受訪者委婉指出,李氏將鄰近家庭所販售的產品,經過更精緻的包裝後,納入自己的經營項目,使得鄰近一帶生意低落,如此行為與他口口聲聲的「共根」理想,似乎是不一致的。

二、「接待家庭」的定位

對於部落發展接待活動後的定位,陳李抱有相同的看法 ── 部落不是一個「觀光產地」,而是族人居住和生活的場域。

李金龍先生表示:「接待之前我們會先說明,這裡是個住宅區,讓大家來融入當地的生活,只要你來了,我們就有一個迎賓儀式,象徵你已經是我們的『家人』,而不是客人了。但相對地,這裡不能酗酒喧鬧,也沒有甚麼高級的服務,如果你純粹是來玩樂、享受的心態,可能就不太適合。」而「攝影之家」的 Kwale(張良相)先生,也說過:「我們是『家庭』不是『飯店』,所以不一定能住的那麼舒服,床可能會搖一下啊什麼的。但好處就是能體驗不同家庭的特色,去古謠之家能聽老婆婆唱歌,來攝影之家,我就給你們看部落的紀錄,或是一起彈吉他。只要來到好茶,不管住不住我這裡,都是我們的孩子。」

我們住在陳再輝先生的懷舊棧時,陳媽媽(張淑芬女士)也常對鄰居笑稱:「你看我多會生啊,有這麼多的孩子!」不過,相較於李氏,陳先生更強調對部落安寧的維持。「別人問我,為什麼不跟著辦卡拉OK和跳舞,很熱鬧、很討好啊?我都會堅持否決,因為這是我們居住的地方,不是一個遊樂場。有在做接待的家庭,只佔族人的少數,我們不能一家烤肉萬家臭,傷害、擾亂了部落的日常生活。」

回顧起來,在分化的想法和做法背後,雙方其實常有著相似的出發點。或許兩者皆是為了延續共享傳統、並減低接待產業對部落的干擾而努力,只是分別用著各自認為較好的方式。如果僵持化解,或許兩者將能成為彼此的一雙眼睛,客觀檢視對方的優點與不足之處,展開合作與交流。

 

以靜觀取代斷然看待

絕對的「衝突/和解」、「對立/同夥」二分法,理解一切的狀況,並不一定是部落人們思考的方式。

從與各家庭的談話中,能夠發覺,族人其實沒有、或並不喜歡所謂「派系」、「分裂」的概念。雙方的親屬網絡仍然交雜,比如屬於產協的張良相先生,便是張淑芬女士的親堂弟,就我們的觀察,他們的親情往來也不太受到上述紛爭的影響。也有不少接待家庭,認為大家的想法本來就會不一樣,不過需要更多的溝通而已,因而也不覺得自己站在哪一邊。身為外來者的我們,似乎容易以絕對的「衝突/和解」、「對立/同夥」二分法,理解一切的狀況,然而,這並不一定是部落人們思考的方式。

 

而接待家庭之於好茶,是能讓更多人認識魯凱部落、促使在外青年回流,亦或是會打擾居家長輩的生活,增生族人的嫌隙與爭鬥?如同在外求學返鄉、組成小魯凱樂團的 Laucu(安君毅)先生所言,「其實一切也才剛剛開始」,或許我們能暫以較謙卑的觀察與關注,取代過於斷然的看待。

(本文原刊於《台大意識報》,原作者為陳亭瑄)

 

作者介紹

意識報(The NTU Consciousness)是一份台大的校園刊物,每期 20 頁、一學期四至五刊、發行量 2,000 份,於台大活大、總圖、誠品、唐山書店等報點供人免費取閱。內容包括校園議題、校園政策評論、社會議題、教育議題、台大校史、人物專訪等,寒暑假則會進行田野調查發行地方特刊。稟持著批判反省的精神,懷抱著服務校園的熱忱,意識報從周遭的生活關心起,進而思考台大學生參與公共事務的各種可能。

 

訂閱資訊(半年五期/250元)

意識報由一群學生獨立籌款印製,只有約三分之一的經費由學校提供,您的贊助會是我們很大的力量,訂閱這份刊物或大小額捐款,可以讓它多一點力量繼續走下去!

第一步:將您的姓名與地址寄至cpapercontributi[email protected]
第二步:將錢匯入【台大郵局】帳號 700 0001236 0588280/戶名 國立台灣大學意識報社林月先

確認匯款到戶後,我們會以郵件方式送達,謝謝您!


相關故事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文字、圖片來源:陳亭瑄

台大意識報

意識報(The NTU Consciousness)是一份台大的校園刊物,每期 20 頁、一學期四至五刊、發行量 2,000 份,於台大活大、總圖、誠品、唐山書店等報點供人免費取閱。內容包括校園議題、校園政策評論、社會議題、教育議題、台大校史、人物專訪等,寒暑假則會進行田野調查發行地方特刊。稟持著批判反省的精神,懷抱著服務校園的熱忱,意識報從周遭的生活關心起,進而思考台大學生參與公共事務的各種可能。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