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讓孩子透過族語影響世界:Nga’ay Ho!我們家也有族語保姆!

188849575_30fe20e5f3_o

當 Olic Yosifo 的媽媽 Kidaw Ahoy 懷她時,我們就已經決定讓 Olic 在阿美語(以下簡稱「族語」)的家庭環境中長大;我們不僅對家人宣告,也對周遭的朋友宣告我們的家庭族語運動。

於是當 Olic 出生後,身旁的親友很有默契地跟 Olic 說起族語;不會說族語的朋友,也開始嘗試練習幾句族語跟她說話,甚至開玩笑地說「我不敢跟 Olic 說話,避免污染她的語言環境」或是「我需要翻譯」等,若是身旁的人跟 Olic 說華語,也會有人跳出來說:「她只聽得懂族語!」

 

Olic 與她的族語保姆 Ina

當時 ina 的生活早已華語化,她得不時提醒自己要用族語跟孩子說話,尤其 Olic 那時候才三個月大,她得跟孩子自言自語。

雖然她才剛出生,由於我們是雙薪家庭,當 Olic 出生時,族語托育的需求更是刻不容緩,所幸好友 Tipus Chen 的媽媽萬秀英 ina(編按:阿美語「媽媽」的意思)願意擔任 Olic 的族語保姆,跟著我們一起為 Olic 營造出全族語的自然環境。

Ina 從 2001 年起開始擔任專業的保姆工作。過去 10 年間,ina 大部分照顧的是非原住民的孩子,沒有族語托育的問題,也對族語的議題不熟悉,Olic 是她第一個以族語托育的孩子,但這對 ina 來說並不困難,因為族語是她的母語,說起話來再自然也不過了。

話雖如此,在照顧 Olic 的初期,ina 還是面臨到適應期,因為在當時 ina 的生活早已華語化,她得不時提醒自己要用族語跟孩子說話,尤其 Olic 那時候才三個月大,她得跟孩子自言自語。直到 Olic 七個月大,ina 的族語才開始獲得 Olic 的回應,也更加確定了保姆與孩子的族語關係。

 

讓族語影響孩子,讓孩子影響世界

為了跟 Olic 互動,非原住民的大樓管理員和鄰居也來跟保姆學簡單的族語,相對原住民族語發展困境來說,此景令人感到欣慰。

Ina 是部落家政班的常客,也經常帶著 Olic 參加部落的文化活動。一開始大家對跟孩子說族語抱持懷疑的態度,但當 ina 和 Olic 的族語關係被實踐時,他們開始樂於跟 Olic 說族語,並被她的正確語言逗得開心,這是我們始料未及的事;聽 ina 說不只引起年長族人主動跟小孩說族語,為了跟 Olic 互動,非原住民的大樓管理員和鄰居也來跟保姆學簡單的族語,相對原住民族語發展困境來說,此景令人感到欣慰。

從出生至今(2 歲 4 個月),Olic 已經可以說出簡單的生活族語,也可以描述一件已經發生或是未來要發生的事;因為族語生活化,Olic 體驗的世界大不同:ina 說 Olic 跟之前照顧的孩子最大的差異,就是她對族語歌謠跟舞蹈有很高的敏感度,而且她樂於跟所有見到的人「Nga’ay ho!(阿美語的問候句)」。

看著 Olic 的成長,ina 期許自己成為族語的推廣者,希望有更多的孩子跟族語建立關係,也期望自己可以帶更多的孩子自然地沉浸在族語的環境裡。

 

作者後記
在我們推動的家庭族語行動裡,族語不是另一個語言(華語或英語)的翻譯,而是要從生活中,實踐每個族語字彙背後的文化意象,使孩子能成為「真正的人」,進而影響這個社會,並建構屬於我們的世界觀,因為我相信原住民祖先透過語言留給我們的能力,絕對可以應付時代的挑戰。

(本文原標題為<保姆與孩子的族語關係〉,內文小標為《Mata‧Taiwan》編輯所加,獲得原作者 Sifo Lakaw 授權轉載。)


相關故事推薦

 

相關內容推薦

  • 書名:珍惜台灣南島語言
  • 作者: 李壬癸
  • 出版社:前衛
  • 定價:360元(優惠價:7折252元)
  • 介紹:

被糟蹋貶抑數百年的「番語」,當今已躍升為國際學界公認的無價瑰寶,李壬癸院士以淺顯文字,親自講解台灣南島語言的珍貴、研究傳統、方法論、諸語言的關聯、歌謠及危機……

  在工業革命之前,南島民族是世界上分布最廣的民族,其語言約有1000種之多。台灣南島民族(即所謂的平埔族與高山族)的語言,雖然只佔其中的1/50(約20種左右),並在外來勢力長期壓制下,早已瀕臨滅絕的危境,至今只剩14種還苟留殘喘著。但弔詭的是,現實中窮途落魄的台灣南島語言,在國際南島語言學界卻被視為無價瑰寶,因為它具有兩大特徵,是其他地區(包括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等地)的南島語言所不及的:

  (一)語言之間最為分歧多樣(語言愈紛歧的地方,表示它時代的縱深愈長。換言之,台灣很有可能是南島民族的祖居地,古南島民族很可能是從台灣擴散出去的);

  (二)保存許多古語的特徵。因此,國際上各派理論的建立、比較與辯駁,以及古南島語的構擬,都必須以台灣南島語言為依據,一定得引用和參考台灣南島語言的資料和現象。

  台灣南島語言過去幾千年都沒有文字記錄,直到十七世紀荷蘭傳教士到台灣來以後,才為西拉雅和法佛朗(Favorlang)兩種平埔族語言留下珍貴的文獻資料。從明鄭王朝到清代,二百多年間並沒有留下多少語言資料。直至日治時期,才由小川尚義開啟台灣南島語言的研究大門,之後陸續有淺井惠倫、土田滋等人的投入。畢生鑽研台灣南島語言的中研院院士李壬癸,正是當前此一領域最具代表性的學者,本書收錄了他近年來的十餘篇文章,可以代表其較近和較新的看法。李院士針對台灣南島語言的重要性、研究傳統、方法論、諸語言的關聯、歌謠及危機等議題,一一提出了權威性的看法。這些見解都曾以英文發表在國際知名的期刊上,得到國際學界的高度重視與討論,現經由作者本人親自改寫,以較淺顯易懂的中文呈現在讀者面前。

  閱讀這些文章,我們既能看見奔走各地,搶救採集一息尚存的瀕危語言,比較研究彼此關聯的研究者身影,也能體會跨海整理編輯小川、淺井、史蒂瑞等人的研究遺產,並與現今的資料分析比對,積極融新匯舊的學術傳承苦心。這本兼具學術價值與科普教育的書籍之所以取名「珍惜台灣南島語言」,就是希望讀者能經由認識台灣南島語言,懂得珍重疼惜此一國際學界公認最珍貴的台灣文化資產,並為保存延續這塊島嶼的古老言語共盡心力。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cypherone - Taiwan(CC Licensed)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