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有了手機和白米,卻失去了土地:對於部落,現代化到底是好是壞?

8462150699_5a6d3c4694_c

2014 年 2 月 11 日

勞泰族(Rautes)在好幾世紀以來,都一直在森林中生活著;而現在,他們改變了以往的生活方式。隨著食物及衣著的改變,這個遊牧民族的生活水平正逐漸提升。從前以森林為家,仰賴森林中天然的食物。不過,近來,他們開始與其他族群有了接觸。

勞泰族的人們開始造訪森林之外的其他村落以及市集。和以往不同的是,勞泰族人開始在已開發地區附近另起爐灶。他們以前住在稻草屋中,現在卻搬進了竹子屋。勞泰族發展基金會董事長,又被稱作是「勞泰族的姪女」的 Satyadevi Adhikari 認為勞泰族正逐漸改變。

「當我第一次與勞泰族接觸時,他們還習於站著如廁。他們並不同意坐著如廁,因為那需要彎曲身體,呈現鞠躬的姿勢。隨後,我背著勞泰族的酋長,教導數名婦女坐著如廁。在讓他們了解到這是較為衛生的方式之後,便開始教導其他的婦女。而現在他們在方便之後,也會用肥皂清洗雙手。」Adhikari 如是說道。

 

有了科技與新飲食,卻無法管理土地

勞泰族從前會到村莊以木製商品來交易稻穀,接著將稻穀放進缽中搗碎來取得米粒。然而,在政府機關及社會組織開始提供稻米之後,這項傳統就漸漸消失了。

勞泰族漸漸著迷於時下的科技,在擁有手機之後,他們樂於藉此交談。一位勞泰族的酋長,Surya Narayan Shahi 表示,能夠用手機交談讓他十分雀躍。當有外人造訪勞泰族部落時,他會使用手機來打給熟人。

勞泰族從前以販賣木製商品為生,而在若干個社會組織及政府機關開始提供錢財與食物之後,便逐漸仰賴他人的幫助過活。尼泊爾政府提供每人每月 1 千元盧比的生活津貼。勞泰族人主要在居住地附近的地區買賣木盒、木製容器和木櫃來換取雜糧;採集森林中可以食用的天然食物;狩獵野生動物。不過,這樣的生活形態正慢慢地改變。他們現在開始前往村莊,以乞求錢財與食物。

當民眾前去向他們蒐集相關資料,或是進行研究、訪談,他們便會向那些人索取錢財,甚至是山羊。勞泰族人將政府提供的津貼或是由社會組織資助的錢財花費在肉品和酒精上;甚至是將作為食物援助的米,拿去釀酒來滿足口腹之慾。他們向任何到達村莊的人討錢。

勞泰族從前以野生的根莖類 (甘薯/甜菜根) 以及野鳥和猴子的肉為主食,現在卻開始食用米、羊肉和酒精。前勞泰族酋長,Maina Bahadur Shahi 說:野味是我的最愛。

他說勞泰族的傳統職業,像是木製商品等,由於政府津貼和其他的援助而面臨危機。「勞泰族自從領受津貼之後,就已經不再工作了。」他近一步說明,因為當地村民不允許林木砍伐,使他們無法繼續生產木製商品。

勞泰族從前會到村莊以木製商品來交易稻穀,接著將稻穀放進缽中搗碎來取得米粒。然而,在政府機關及社會組織開始提供稻米之後,這項傳統就漸漸消失了。那些傳統的缽也成了孩童的玩具。

過去數月,勞泰族一直在雅普拉河(Jhupra River)的 Satakhani 村居住著,這個村落位於尼泊爾遙遠西部的 Surkhet 行政區。前酋長 Shahi 說他們正準備從該村移往鄰接的 Dailekh 行政區。「我們應該搬到 Dailekh 行政區,因為勞泰族不該在同一個地方逗留太久。」他如是說。

 

也許生活改善,但還是請把森林還給族人

他希望勞泰族人能被允許在森林裡自由地生活 ── 而不是在房屋裏頭。「請給勞泰族人森林,而不是房屋。」

近來,勞泰族對於身體健康狀況愈發的關心。他們開始洗澡、整理頭髮,也在飯後洗手。另外,也改穿縫紉製成的衣著;當身體不舒服時,會去醫院看病。雖然他們還是不服用藥物,但是已經接納治癒傷口的治療。

當他們在街上發生意外時,會去醫院,但還是只能接受藥用的草藥。曾經在勞泰族族群裡舉辦過健康營的尼泊爾根傑醫學院院長 Suresh Kumar Kanaudiya 博士說,勞泰族年經人開始懂得進行健康檢查。

即便勞泰族在拜訪村莊、改吃羊肉的過程中,一步步地改著生活型態;但是,他們仍舊抗拒建造房屋或是居住在房屋裏頭。一位勞泰族酋長 Aina Bahadur Raute 表示他們並不需要房屋。他說:「勞泰族並不需要房屋,我們以森林為家。」他更進一步說明他們不需要公民身分。

前酋長 Maina Bahadur Raute 認為森林應留給勞泰族人。他希望勞泰族人能被允許在森林裡自由地生活 ── 而不是在房屋裏頭。「請給勞泰族人森林,而不是房屋。」他如是說。

 

在與數位前酋長抗爭之後,勞泰族已經開始採用民主的方式在每一個氏族裡推舉出一個酋長。在兩個月前的勞泰族集會中,經由三個氏族 Kalyan、Raskoti 和Samal 的共識,舉派出三位酋長。該集會在 Satakhani 舉行,新任的三位酋長分別是:Bir Bahadur、Dil Bahadur 與 Surya Narayan。前酋長 Maina Bahadur 說:「在我卸下酋長一職之後,我們選出了三位酋長。我現在退居成顧問的身分了。」


 

關於譯者

陳定良,就讀國立政治大學經濟學系,目前也在國際特赦組織與世界展望會擔任筆譯。平時喜歡閱讀、逛展覽、看影集等等。如有相關問題、討論及指教,歡迎來信 [email protected]


 

相關故事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原文作者:Indigenous Issues in Asia,原文標題與網址如下:〈Nepal: Nepal’s Nomadic Rautes Changing Their Way Of Life - For Good Or Bad?〉/圖片來源:Michael Cornelius(CC Licensed)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