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一首請妻子永不忘記的情歌:因為即使在長長冬夜,也別放棄春神即將到來的希望!

昨天(4/17)是鄒族人權志士 Uyongʉ Yata’uyungana(漢名:高一生)的逝世 60 週年,許多人都紛紛在這一天,分享 Uyongʉ 先生一生為原住民族自治而奮鬥的歷史。但我們今天不要講太沈重的歷史,而是要從他與愛妻湯川小姐的故事說起。

 

高一生與高春芳的結識

對於 Uyongʉ 先生來說,妻子不但是他的春神、愛神,更是他一輩子的守護神。

Uyongʉ 在父親意外過世後,就交由台南州警部的大塚久義夫婦收養,並且取了新的日本名字「矢多一生」;取名「一生」,意思是「鄒族第一位受高等教育的學生」。也因為他的天資聰穎,在 18 歲那年就被保送至台南師範就讀,並在那段時間接觸了現代音樂教育,愛上談鋼琴,也開始大量創作音樂,奠定日後為族群運動寫歌、創作的基礎。

由於 Uyongʉ 在師範學校念書的時候,常利用放假時間回部落協助教育工作,因此認識了一位小他五歲的年輕女孩叫湯川春子(漢名:高春芳)。湯川小姐雖然有日本名字,但卻和 Uyongʉ 一樣,是位不折不扣的鄒族人。她從蕃童教育所畢業後就被派到達邦駐在所工作,因而認識了 Uyongʉ。

他們兩人結識後,很快地就在昭和 6 年(1931 年)結婚,還一口氣生了菊花、貴美、澄美、英傑、英明、英洋、春英、豐玉、美英等多個小孩,兩人十分和睦;在工作上,湯川小姐更成了高先生最好的助手。於是為了他心愛的湯川春子小姐而在 1940 年代寫了一首歌:《春のさほ姫》(春之佐保姬)。

日本傳統裡有春之佐保姬、秋之龍田姬、夏之筒姬及冬之白姬等神祇,而春之佐保姬就代表了春神,形象是一位穿著潔白柔紗的年輕女子,至今日本奈良市東方的佐保山仍供奉著春之佐保姬;除此之外,春之佐保姬也有愛神、守護神之意。因此對於 Uyongʉ 先生來說,妻子不但是他的春神、愛神,更是他一輩子的守護神。

 

因二二八事件入獄,仍永不放棄希望

田地和山野,隨時都有我的渾守護著。水田不要賣。

不幸的是,由於他在 1948 年,也就是二二八事件爆發的隔年,因基於守護部落的想法而組成高山部隊抵抗國民黨軍隊,又因出於不忍而給予當時的台南縣長袁國欽先生人道協助,差點在 1950 年時被逮捕入獄,是在泰雅族人 Losin Watan(樂信·瓦旦)的力保下,才得以藉著繳回部落槍械,向黨政府輸誠而免罪。然而這件事早已讓他成了政府的眼中釘,而且他還和 Losin 持續推動原住民族自治方案,最後終於被「窩藏匪諜」及「貪污」的罪名定罪,終於在 1952 年被逮捕,並於 1954 年連同其他原運的族人如 Yapasuyongʉ Yulunana(湯守仁)、汪清山、方義仲,以及 Losin Watan(樂信‧瓦旦)一同處決,從此斷了他和妻子湯川小姐美好的未來。

不,他並沒有放棄希望。

事實上他於 1952 年入獄後,最念念不忘、時常哼唱在嘴邊的,就是《春のさほ姫》這首歌,他甚至還要妻子常常記得、常常唱這首歌,目的就是希望她不要放棄希望。

因為為了妻子所寫的《春のさほ姫》這首歌,正是一首象徵在凜冬昏暗的森林中,乍見黎明的光芒,彷彿見到春日將來的希望之歌!

 

即便最後仍遭到處決,Uyongʉ 卻寫了這樣的最後絕筆書:

「親愛的春芳 

健康勝過一切,儘管那些白銀黃金寶玉,相勝千萬數,也抵不上兒女珍寶。

妳記得這首歌嗎?只要有家和土地的話更好。家裡有許多堂堂正正優秀的孩子,物品讓人取去也無所謂,我的冤情日後必會昭明。

縫紉車被沒收之前,我特別想穿你縫製的衣服,一件白色的褲子,像短褲那樣附有繫帶,下面是長褲的樣式,白色的方巾(四尺左右)一條。

田地和山野,隨時都有我的渾守護著。

水田不要賣。

高一生」

信中 Uyongʉ 想念起妻子曾親手縫製的衣服、褲子,那仍是他穿著最習慣的款式。他仍掛念妻子的健康,仍想念兒女的安在。他提到了《春のさほ姫》這首當初為她所寫的歌,要她絕不要放棄希望;就像在漫長的冬夜裡,也要滿懷希望,等待不久的春日即將到來。即使他走了,他的靈魂仍然會守護著阿里山的田野與山林。

但土地絕不能失去,否則祖靈與族人的根如何能安在?

 

春之佐保姬

是誰在森林的深處呼喚?啊!佐保姬呀!是春之佐保姬呀。

據說湯川春子晚年失憶,但每當兒女在她身旁唱起《春のさほ姫》,她仍能一字一句跟著唱,永遠不忘記她的丈夫曾寫給她的這首歌:

 

春のさほ姫(春之佐保姬)

誰か呼びます深山の森で    是誰在森林的深處呼喚?
静かな夜明けに    寂靜的黎明時候
銀の鈴のよぅな   像銀色鈴鐺一樣
麗しい声で誰お呼ぶのだろ   華麗的聲音呼喚著誰?
ああ さほ姫よ   啊!佐保姬呀!
春のさほ姫よ   春之佐保姬呀。

誰か呼びます深山の森で   是誰在森林的深處呼喚?
淋しい夜ふけに   在寂寞的黃昏時候
銀の鈴のよぅな    像銀色鈴鐺一樣
麗しい声が森に響渡り   華麗的聲音越過森林
ああ さほ姫よ    啊!佐保姬呀!
春のさほ姫よ   春之佐保姬呀。

誰か呼んでる深山の奥で   是誰在高山的深處呼喚?
故里の森の   在故鄉的森林
奥の彼方から   遙遠的地方
麗しい声が   用華麗的聲音
誰かよんでいる   有人在呼喚!
ああ さほ姫よ   啊!佐保姬呀!
春のさほ姫よ   春之佐保姬呀。

在這段故事中,我選擇了《春のさほ姫》這首歌的第一種說法,也就是在 1940 年代寫成。

在另一個說法裡,Uyongʉ Yata’uyungana 是在入獄後因著思念妻子,才寫下《春のさほ姫》,並將五線譜寄給家人,由女兒按譜教妻子唱了這首歌。換言之,湯川小姐從來沒聽過丈夫親口對他唱過這首情歌。

由 Uyongʉ Yata’uyungana 的親孫女 Paicʉ Yatauyungana(高慧君)所詮釋的《春のさほ姫》:

由卑南族歌手陳永龍所詮釋的版本:

 

參考資料


相關故事推薦


 

相關內容推薦

山 是 凝 結 的 波 浪

歌 是 流 動 的 月 光

鄒 之 春 神

高一生 音樂.史詩.歌 紀念專輯

鄒族音樂史詩哲人 高一生 睽違50年音樂作品

高慧君 小美 陳永龍 新聲代演繹

完整紀錄全新演唱經典收藏

曲目介紹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Moyan_Brenn (back soon, sorry for not commenting)(CC Licensed)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