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九種族語一半死透透!智利原住民族:請立刻將族語列為官方語言!

作為智利最古老的語言使用人,來自智利全國各地的部落在 2014 年 2 月 21 日舉行了各項活動,來宣示他們的語言權,努力地傳承那些已經逐漸淡出他們記憶的口傳文化。

 

智利 9 種族語僅剩 5 種!部落族人上街頭訴求語言權

「我們訴求 Aymara 語必需加入正式課程,也必需制訂語言法。」「能說 Aymara 語的人越來越少了,我們必需保護我們的語言」。

許多原住民族從 La Serena 的工坊遊行到 Temuco 來慶祝世界母語日;這個節日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於 1999 年所訂定的,以紀念 1952 年三位為了孟加拉原住民族語言權走上孟加拉達卡街頭抗議,而被警察射殺的三位學生。

聖地牙哥 Tinkus 族在星期五晚間,以舞蹈方式來喚起對智利原住民語的覺醒。

參與者強調,鼓勵智利原住民青年說族語只是積極保存五個即將消失的族語的其中一個面向。

《Ajayu》雜誌的負責人 Carmen Clavijo 特別關注智利北部 Aymara 原住民族的議題,他表示政府在語言保存的立法層面仍然做得太少。

《聖地牙哥時報》報導民眾的心聲:「我們訴求 Aymara 語必需加入正式課程,也必需制訂語言法。」「能說 Aymara 語的人越來越少了,我們必需保護我們的語言」。

在智利除了西班牙文之外,只有英文被列入國訂課程。雖然原住民法於 1993 年通過,智利的原住民族語言開始受重視,但西班牙語仍是實質上的官方語言及國家行政管理語言。於是部落族人希望爭取他們的族語能在這些語言的主要使用地區作為正式行政及立法程序使用,但這活動訴求仍未成功。

根據智利政府在 2012 年的最新人口統計, 有 11%,約當於 1700 萬人口的原住民族中,有 1/3 的原住民族居住在首都。而在 9 種被承認的原住民族語言中只僅存五種,其他包括 Chango、Atacameño、Diaguita、Selk’nam、Yagan 及 Chono 等 6 種語言都已經消亡了。Rapa Nui 語(編按 1)仍在復活島上使用,而 Aymara、Quechua、Kawashkar 及 Mapudungun 則在智利不同的區域被使用著。

Mapudungun 是智利最大的原住民族 Mapuche 族人最常使用的語言,然而全智利 140 萬的 Mapuches 族人中(編按 2),估計只有 11 萬 5 千人能說流利的 Mapudungun 語。

 

工作坊、街頭記者、推特風暴,Mapuche 族用盡方式推廣語言多樣性

國際母語日不只是針對原住民族,對於非原住民族也同等重要,因為語言讓兩種文化互相瞭解。

於是週五這天,在 Araucanía 的首都,同時也是擁有最多比例 Mapuche 族人口的城市 Temuco 民眾第三年走上街頭,要求將 Mapudungun 語定為地方的官方語言。

上週三,《Ajayu》雜誌在 La Serena 組織了一系列聚焦於孩童的活動,如用視覺效果呈現 Aymara 文字的插畫工作坊,並將他們的作品展出於公立圖書館。在星期五,原住民族青年則將街頭變成「小記者」報導會,向大眾傳授他們的母語與文化。

「智利原住民族語言及文化權網絡」(簡稱「Red EIB」)也發起數個全國性活動,例如使用「族語日」標籤來引起一場「推特風暴」(編按 3),藉此推廣智利語言的多樣性。

「這是非常重要的活動,因爲不同語言會有不同度想法及看法來體會這世界。」Red EIB 活動策畫者,同時也是聖地亞哥大學的 Mapuche 學者 Elisa Loncon 向《聖地牙哥時報》指出,「單一語言的國家會錯失一些東西,而智利是擁有豐富遺產的多語國家。」

雖然智利有 400 間雙語學校,Loncon 卻認為這些學校的品質低落且缺乏專業。因此 Red EIB 和 Mapuche 族人所組成的 Wallmpuwen 黨都相信,必須透過創制語言權法條將原住民族語言列爲學校必修課程,以解決這些問題。

Loncon 表示,總統候選人 Michelle Bachelet 承諾將成立原住民事務部,就是朝向語言權法制化的積極作為。


在智利的「瀕危語言活化機構」從事原住民族語田野調查工作的 Anna Luisa Daigneault 指出,有些正面的徵兆已經開始顯現,例如她回覆《聖地牙哥時報》時所提到,Mapudungun 語的復振運動越來越蓬勃發展,例如她研究時發現到,許多族語老師對於孩童的族語教授,無論是質或量均有提昇。

「國際母語日對於意識覺醒非常重要,」Daigneault 指出,「國際母語日不只是針對原住民族,對於非原住民族也同等重要,因為語言讓兩種文化互相瞭解。」

Temuco 民眾第三年走上街頭,要求將 Mapudungun 語定為地方的官方語言。

 

編按
  1. Rapa Nui 語是智利復活島上 Rapa Nui 族人所使用的語言,和台灣各原住民族語一樣,均屬於南島語言,例如 Rapa Nui 語的「眼睛」和阿美語一樣叫 mata
  2. Mapuche 族佔全智利原住民族人口 80%,或全智利人口 9%,是該國第一大原住民族。
  3. 推特風暴(Twitter Storm),指透過不同推特使用者對於某些標籤(hashtag)的使用,造成真實及網路世界社會大眾或媒體對於某特定議題的關注。

 

關於譯者

Dremedreman Pakedavai,來自屏東縣泰武鄉武潭部落(Qapedang),自小在部落成長求學,現於倫敦大學教育學院(Institute of Education)攻讀國際發展教育碩士,對於原住民教育發展抱持極大的期望。期盼學成歸國後,繼續為部落服務。
希望能在此網站盡點微薄之力,和大家共同分享欣賞原住民的文化!


 

相關故事推薦

 

 

相關旅遊推薦

看了國外的情形,你想知道在臺灣,我們都已經以為消失了的平埔族群語言,是怎麼救他們的族語,救自己的民族嗎?

 

4 月 27 日(日),《Mata‧Taiwan》將舉行今年第一次部落踏查,我們將走訪苗栗鄉間,探訪內社巴宰族人及新港社道卡斯族人的族語復振情形,若有機會,我們更將隨著族人走訪當年的部落,現在的社區,看看他們老人家,聽聽他們找回祖靈語言的故事!

活動詳情與報名請見:http://goo.gl/N0EVDz

 

相關內容推薦

  • 書名:珍惜台灣南島語言
  • 作者: 李壬癸
  • 出版社:前衛
  • 定價:360元(優惠價:7折252元)
  • 介紹:

被糟蹋貶抑數百年的「番語」,當今已躍升為國際學界公認的無價瑰寶,李壬癸院士以淺顯文字,親自講解台灣南島語言的珍貴、研究傳統、方法論、諸語言的關聯、歌謠及危機……

  在工業革命之前,南島民族是世界上分布最廣的民族,其語言約有1000種之多。台灣南島民族(即所謂的平埔族與高山族)的語言,雖然只佔其中的1/50(約20種左右),並在外來勢力長期壓制下,早已瀕臨滅絕的危境,至今只剩14種還苟留殘喘著。但弔詭的是,現實中窮途落魄的台灣南島語言,在國際南島語言學界卻被視為無價瑰寶,因為它具有兩大特徵,是其他地區(包括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等地)的南島語言所不及的:

  (一)語言之間最為分歧多樣(語言愈紛歧的地方,表示它時代的縱深愈長。換言之,台灣很有可能是南島民族的祖居地,古南島民族很可能是從台灣擴散出去的);

  (二)保存許多古語的特徵。因此,國際上各派理論的建立、比較與辯駁,以及古南島語的構擬,都必須以台灣南島語言為依據,一定得引用和參考台灣南島語言的資料和現象。

  台灣南島語言過去幾千年都沒有文字記錄,直到十七世紀荷蘭傳教士到台灣來以後,才為西拉雅和法佛朗(Favorlang)兩種平埔族語言留下珍貴的文獻資料。從明鄭王朝到清代,二百多年間並沒有留下多少語言資料。直至日治時期,才由小川尚義開啟台灣南島語言的研究大門,之後陸續有淺井惠倫、土田滋等人的投入。畢生鑽研台灣南島語言的中研院院士李壬癸,正是當前此一領域最具代表性的學者,本書收錄了他近年來的十餘篇文章,可以代表其較近和較新的看法。李院士針對台灣南島語言的重要性、研究傳統、方法論、諸語言的關聯、歌謠及危機等議題,一一提出了權威性的看法。這些見解都曾以英文發表在國際知名的期刊上,得到國際學界的高度重視與討論,現經由作者本人親自改寫,以較淺顯易懂的中文呈現在讀者面前。

  閱讀這些文章,我們既能看見奔走各地,搶救採集一息尚存的瀕危語言,比較研究彼此關聯的研究者身影,也能體會跨海整理編輯小川、淺井、史蒂瑞等人的研究遺產,並與現今的資料分析比對,積極融新匯舊的學術傳承苦心。這本兼具學術價值與科普教育的書籍之所以取名「珍惜台灣南島語言」,就是希望讀者能經由認識台灣南島語言,懂得珍重疼惜此一國際學界公認最珍貴的台灣文化資產,並為保存延續這塊島嶼的古老言語共盡心力。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原文作者:,原文標題與網址如下:〈Indigenous communities demand legislation to protect mother tongues〉/圖片來源:Wikipedia(CC License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