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一隻青蛙在新竹的後山

不知道為什麼想,寫或許只是想要把現在給記錄下來,深怕未來的我會後悔、會忘記,剛好有這一個平台可以幫我記錄下來。

我不是原住民,也沒有對原住民有很大的很深研究背景,我只是一個來新竹讀書的大學生。三年前,在一個因緣際會下參加一個社團,從此以後我的心有一塊就被留在新竹後山上部落。

 

初次入山

山上生活卻比山下簡單許多,相對的身上感官就特別地敏感;手碰到的、耳朵聽到的,就是你最直接的感受。

在大一下跟著學長姐的腳步一起上暑期大隊(這裡的大隊,並非以前上山服務團隊,更多的是平等互相交流,體驗學習團隊的性質),住在部落的 14 天,規律的生活有別於糜爛的大學生活;早起的我們工作農忙,幫部落族人拔草、摘水蜜桃、砍竹子,做一些我們這些鱉腳的大學生能力所及的雜物,根本在添他們麻煩。

早起的我們工作農忙,幫部落族人拔草、摘水蜜桃、砍竹子等。

下午時間,我們把全部落的小朋友找過來,教一些自然科學小實驗,教他們寫暑假功課 ABC 之類等等…… 當時心裡覺得很怪,為什麼我們要教他們 ABC 或是一些他們根本不會在日常生活用到的東西,在山上他們根本不需要呀!但是如果我們教他們自己的文化、教他們的母語,豈不是更奇怪的一件事情?一個矛盾在我心裡,一直到了兩年後才懂……

晚上是大隊的重頭戲:家訪時間!聽著長老們說著當年部落的故事、自己英勇打獵的故事、每個晚上都是驚奇,都有不一樣的收穫、不一樣的感動,漸漸讓我更加喜歡這個地方。這裡的人事物,雖然山上每個東西都很普通,樹木、河水、太陽、雲隨處可見,但是山上生活卻比山下簡單許多,相對的身上感官就特別地敏感;手碰到的、耳朵聽到的,就是你最直接的感受,並不是像山下一樣,透過一些媒體、一些人的輿論、一些道聽塗說。

在山上的一切就是最原本、無添加的享受。

大隊 14 天,一下就過了,一切就正要開始、正要熟悉之際,卻就要離開了。下山後,我的大背包反而更加沉重,很多部落問題在我心裡揮之不去,然而我自以為看到的這就是部落……

下午時間,我們把全部落的小朋友找過來,教一些自然科學小實驗,教他們寫暑假功課 ABC 之類等等。

 

第二年入山,我以為山變了

那幾次上山回來沒有那種充電充滿的感覺,更多的是難過與疲憊,就因為我無能為力,什麼事都不能阻止發生。

我是一個有問題,就會去找答案的問題學生,但也是這原因促使我大二想要繼續上山。

我當了小隊長(下次帶大一學弟妹上山的學長),我想要更了解部落、這裡的人事物,看看他們如何保護或是扼殺掉自己的文化。這段時間我只要一有空,假日就會上去多跟他們聊聊天,像去看看老朋友一樣;在部落混久了,我也有一個部落叫「巴洞」(泰雅語「青蛙」的意思)。也因為這樣,我跟幾個部落人特別要好,難免也會聽到某些部落族人說別人的一些壞話之類……

這時候就是我尷尬的時候了:我只是一個從山下來的大學生,原本想說,我是不是有什麼能力可以來改變這個部落?讓這個部落更好,或是讓更多人知道這裡的世外桃源,看來我的理想,某部分太大了!能力有限的我,頂多只能教小朋友寫寫功課、幫他們課輔(解決我大一的疑問,因為這是我唯一能直接做得到,至於我教他們的是山下的東西也是可以,因為我希望他們不要被社會的洪流給淘汰掉;如果他們想要待在山上我也認同,但是如果要來山下闖一闖,這些知識也是必備的,所以我認為課輔不再是一件沒有意義的事)、推廣幫買水蜜桃之類;至於部落人之間的土地糾紛、財產問題、誰是酒鬼之類,已經不是我們這些大學生能處理的事情,我們也只能傾聽,傾聽完還是傾聽。

那幾次上山回來沒有那種充電充滿的感覺,更多的是難過與疲憊,就因為我無能為力,什麼事都不能阻止發生,當個旁觀者看著這個部落發生大大小小的事情。

這一年我學會最多的就是「傾聽」 ── 這年,我以為部落變了……


 

見山不是山,然而見山又是山

現在的我遠一點看,看久一點,看那座聳立不動的養老山,跟最初的一樣,而動的只是我的心。

大三了,一個社團年齡就是兩年,頂多三年。新血要加進來,老人就不在,我們社團一直在不斷地輪迴,剛有想法的人就要離開;剛想改變,大家又分散了。這一年我完全沒參與社團上的的事情,完全交給學弟妹去處理,反而,我看得更廣、更清楚了。今年我了解了「山」這東西,要遠遠的看才是「山」;當你在山裡面,那就已經不是山,有時候站在比較遠的地方,似乎看得比較清楚。

我思考著,第二年我為什麼這麼地不開心、疲憊?

「山」這東西,要遠遠的看才是「山」。 

過了三年,他媽的我想通了!在大二那年放了太多屬於我自己的想法,過度想像,以為原住民就是要這樣、就是要那樣,當時的我沒感覺,因為我太自以為是;現在的我遠一點看,看久一點,看那座聳立不動的養老山,跟最初的一樣,而動的只是我的心。

佛曰:「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然而見山又是山。」一句話總結了我三年的時光…… 但我不後悔,因為我在新竹找到我第二個家。

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然而見山又是山。

我在新竹找到了第二個家。


相關故事推薦


 

相關內容推薦

  不論去到哪裡,我總會發現美麗的大自然風光、可愛的居民,以及超乎想像的多元文化。---胡浩德

  跟隨17世紀荷蘭人的足跡,找尋荷蘭時期的歷史記憶與故事。

  拋開城市觀點,遍覽最自然的風光、品嚐最道地的美食、體驗最在地的文化,探訪最真實的台灣。

  現任荷蘭駐台代表胡浩德,居住在台灣將近八年,他說他來到台灣一個星期之後,就認定台灣是他喜歡的地方,並在聽到一些關於17世紀荷蘭統治台灣的歷史與故事之後,興起探索台荷歷史淵源的念頭,於是利用公餘之暇,走遍台灣,除了找尋台灣與荷蘭之間的聯繫之外,也與台灣原住民成為很好的朋友,進而發掘出台灣最真實、最值得推薦的文化景點與在地美食等。

  他將這幾年來的台灣探索之旅寫成這本書,就是要告訴大家,拋開城市觀點,台灣還有很多值得去體驗的自然風光與在地文化,也希望透過這本書,激發大家前去探訪一般旅遊書上所沒有介紹的真實台灣。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徐仲彥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