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從北捷砍人案 21 歲兇手,想起當年台灣最年輕死刑犯 ── 鄒族青年湯英伸

前天(5/21)下午,臺北市江子翠捷運站爆發砍人案,東海大學環境工程系學生鄭捷在列車內隨機殺害了四名乘客,另有 24 人受傷,震驚全臺。

在全臺灣輿論及媒體均全力關注這位年僅 21 歲的隨機殺人犯之餘,我突然想到近 30 年前,一位來自阿里山,殺了洗衣店雇主一家三口的鄒族少年。

這兩個案件兇手的殺人動機、殺人對象,以及案發後的表現都不同,鄭捷一案後續,法律也自有定奪。但想表達的是:

  1. 每個犯人背後都有故事;了解他們的故事,可以讓我們防範未來的犯罪,促進社會的進步。
  2. 多關心身旁的人。

 

湯英伸:從夢想當老師的鄒族少年到最年輕的殺人犯

到警察局途中,他開始哭泣,問哥哥說:「哥哥,我們能不能先回家,看爸爸、媽媽,好不好?」

他是湯英伸,來自阿里山特富野部落(Tfuya),從小也算是個品學兼優、個性開朗的少年,天主教嘉義輔仁中學畢業後,同時考中「嘉義工專」與「嘉義師專」兩所學校;由於從小立志當老師,希望有一天能回部落教書,他選擇了嘉義師專就讀。

在嘉義師專,那些來自軍隊的教官的嚴厲管教方式讓湯英伸相當難以適應,且後來母親發生意外而導致癱瘓,也都讓他的心理受到相當大的影響;雖然如此,開朗的個性、與生俱來的好歌喉,以及十項全能的體育傑出表現,都還是讓湯成為一位頗受好評、同儕愛戴的高中生。

然而到了四年級,湯家中竟然收到學校的通知,說湯英伸已被學校留校查看。湯爸爸到學校一問,才知道他被校方記了許多如爬牆外出、單車雙載、沒繡名牌、抽煙(後來證實是被冤枉的)等問題。為了怕兒子再被記一次就要退學,湯爸爸幫湯英伸辦理休學,讓他先休息一陣子。

 

原本背負著相當大的期待的湯英伸無比失落,興起外出工作、為家裡賺錢的念頭。於是他在報紙上找到了一張台北西餐廳的徵人廣告,只留下一張紙條,就一個人離家到台北工作。

沒想到,這家「西餐廳」其實是一家掛羊頭賣狗肉的地下職業介紹所!於是湯英伸被騙了 3,500 元的介紹費,身分證被強行扣留,且被強制轉介至一家洗衣店工作。在洗衣店,湯英伸每天被強制在惡劣的環境下工作 17 小時以上,又整天被辱罵「番仔」;每當湯英伸要求離開,老闆就拿出他被扣留的那張身分證,警告他欠錢未還,且身分證仍被扣留,於是他只好繼續在店裡工作。

直到有一天,湯英伸下工後,喝了一些酒解悶便上床睡覺,誰知道老闆竟然在半夜把他拉下床,要求他「加班」!

喝了酒的湯英伸非常不爽,便和老闆打起來,打到就連老闆娘也加入戰局,沒想到湯英伸竟然這樣就失手打死了老闆夫妻;失去理智的他,甚至連一旁哭泣的老闆的 2 歲女兒也一同殺害。一瞬間殺死老闆一家三口的湯英伸,失魂落魄地在台北街上走著,最後在當警察的哥哥的陪同下,主動向警方自首。在到警察局途中,他開始哭泣,問哥哥說:

「哥哥,我們能不能先回家,看爸爸、媽媽,好不好?」

 

湯英伸案之後,社會的轉變

湯英伸案背後可以討論的,不僅僅是他應不應該被處死刑…… 於是台灣原住民的權益終於獲得更多重視,同時防止了下一個「湯英伸案」發生。

年紀輕輕的兇手,狠心殺死雇主一家三口,因此很快地就引來媒體的痛罵,諸如「引狼入室」此類言論,但隨著案情發展,很快地社會大眾就注意到案件背後涉及原住民族長期遭漢人欺壓、歧視和剝削等長期被忽視議題,開始有了「槍下留人」的輿論,除了原運與湯英伸的同學群起為他聲援,甚至連黨外人士都出來說話,然而湯英伸殺人是事實,因此最後還是在 1987 年 5 月 15 日以「強盜殺人」罪名被槍決(有一說,是因為黨外人士的聲援惹怒中國國民黨),成為台灣史上最年輕的死刑犯(19 歲)。執行槍決時,他拒絕法醫為他施打麻醉藥,因為他說「自己罪有應得、所以必須接這個刑痛」。

湯英伸和鄭捷案並不能完全類比,兩者的殺人動機、殺人對象,以及案發後的表現,在在不同。但我覺得可以一起討論的是,我們是不是可以想起當年對湯案的關注,再次討論鄭捷殺人的真正原因,並且努力防範下一個類似事件發生?

 

在湯英伸死後,1988 年,原住民族運動者開始推動「還我土地運動」,同年一群原住民族青年拆毀嘉義車站前的吳鳳銅像,象徵破除殖民者意識的吳鳳神話;之後湯英伸所屬的「曹族」終於被正名為「鄒族」,吳鳳鄉也於 1989 年被正名為阿里山鄉,受鄉民愛戴的湯保富,同時也是湯英伸的父親順利當選阿里山鄉鄉長,並獲得連任。

1993 年,原運人士進行「反侵佔、爭生存、還我土地」運動;1994 年,臺灣官方終於正式以「原住民」稱呼,並且於 2000 年再次修法,承認原住民的群體權,承認他們法律上的「原住民族」地位。

我們可以說,湯英伸案背後可以討論的,不僅僅是他應不應該被處死刑,還有為何會導致湯案發生的原因;於是台灣原住民的權益終於獲得更多重視,而這些討論與改善,可能也同時防止了下一個「湯英伸案」發生。

吳鳳鄉也於 1989 年被正名為阿里山鄉。

同理,面對現在大家所關注的鄭捷案,這裡並無意討論他該接受何種刑罰:鄭捷是冷血、殘忍,且罪有應得,但該當何罪,是法官的責任,非我所能批判。只是我不想將這個案件簡化為死刑與否,或鄭捷是邪惡,而是應該試圖去討論是什麼原因讓他變成現在的鄭捷,並努力去防止下一位鄭捷出現。

就像當年的我們,都曾關心過湯英伸背後的故事一樣。

參考資料


相關文章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嘟嘟嘟*(CC Licensed)、小莉2(CC Licensed)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