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爭取到世足賽,巴西人卻後悔了!亞馬遜戰士出動上街用弓箭對抗催淚瓦斯

身著傳統服飾,上百名來自巴西各地的原住民族以木製弓箭對抗巴西警察的催淚瓦斯 ── 但這並非發生在 300 年前,而是本週發生在巴西為了即將到來的 2014 FIFA 世足賽而新落成的 Mané Garrincha National Stadium 前!

 

世足賽準備不如預期,巴西人後悔了

在過去一年,巴西人數次發起大規模示威遊行,去年一場遊行甚至集結了 100 萬人參與,要求政府取消世足賽。

自巴西人在 2007 年爭取到 2014 世足賽舉辦權後沒多久,就開始後悔了。

12 座世足賽比賽球場的興建費用全部高出預算,光是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亞興建的世足賽體育館,就花了納稅人的錢高達 8 億 4 千 9 百萬美金,是當時預估的三倍!結果興建速度仍嚴重落後,截至 5/21,尚有 62% 項主要計畫尚未被執行,總計 110 億美元的預期投資卻已經花了 70 億!更糟糕的是,暴增的費用讓所有交通、醫療、教育等巴西原本該有的都市建設計劃都被延宕,甚至刪減!

也因此,在過去一年,巴西人數次發起大規模示威遊行,去年一場遊行甚至集結了 100 萬人參與,要求政府取消世足賽,將賽事總費用 110 億美元(約新台幣3300億元)用在國民福利與國家建設。

但從本週開始,巴西人的反世足動員卻有了新變化,那就是巴西原住民族也加入這場戰局!

上百名巴西原住民族人集結於世足賽體育館前,與警方對峙。

上百名巴西原住民族人集結於世足賽體育館前,與警方對峙。

上百名巴西原住民族人集結於世足賽體育館前,與警方對峙。

 

反世足抗爭,原民本週加入戰局

我們沒有了土地,被趕出家園,就好像被囚禁一般!

事實上,巴西原住民族獨立對政府示威已經有好些時候,主要是針對原住民保留地的土地議題;在數次抗爭未果後,加上最近幾次事件激化衝突,例如政府強制驅離運動場裡的原住民街友,還有遲遲未對原民保留地議題做出回應,終於讓他們決定加入其他民眾的反對世足行列。

於是本週二(5/27)開始,約 300 名原住民族人和其他上百名支持群眾每日都在首都巴西利亞進行抗議;他們許多人身著傳統服飾,手持弓箭等傳統武器,在國會、司法院以及世足運動場等地與警方對峙,甚至佔領了國會,逼政府暫時關閉即將作為世足賽頒獎的運動場。

在連日的對峙過程中,警方數度對抗議團體開槍發射催淚瓦斯,而族人也以弓箭回擊。據報導,截至目前為止有一名警員腳部中箭,另有兩名族人受傷。

 

「我們沒有了土地,被趕出家園,就好像被囚禁一般!」

如一位抗議者所說,相對於大多數巴西國民訴求的賽事預算合理分配問題,這次原住民倡議團體所抗議的行動背後,主要還是為了原住民族所面臨的嚴峻土地議題。

族人遭警方發射催淚瓦斯。

 

沒有了土地,有世足賽有什麼用?

政府放寬業者對原住民族保留地的土地利用限制若成功,對於族人於原鄉的處境更不利。

根據環境正義地圖(Environmental Justice Atlas)的資料顯示,巴西是世界上環境、土地衝突最多的國家之一,僅次於印度、巴拿馬、哥倫比亞等新興國家;光在過去幾個月,幾乎月月都有跟保留地上非法採礦、建水壩、建農場而與族人衝突的情事發生。過去十年中,至少有 500 位原住民族人因而喪生,從 2002 年至今全球被謀殺的 1,000 名環保倡議人士中,就有一半的案例是發生在巴西;甚至因為土地議題,巴西原住民族人的自殺率高於全國平均 34 倍

就在本週抗議行動的前兩天,Xikrin 族人才向巴西聯邦公共事務部控訴,當他們試圖為捍衛傳統領域與南美洲北方電力公司(Norte Energia S.A.)的代表和平交涉時,被這家霸佔他們傳統領域的業者以手榴彈與子彈驅逐。而在上個月中,Pyelito Kuê 的 Guarani 族人也在重返他們的祖居地時,遭占領祖居地的農場主人以槍手開槍驅逐,導致一位部落婦女受傷,農場人員甚至威脅醫療人員不得進入協助。全程皆被拍攝下來。

巴西是世界上環境、土地衝突最多的國家之一,僅次於印度、巴拿馬、哥倫比亞等新興國家。(資料來源:EJAtlas)

但更嚴重的,也是原民倡議團體數個月來不斷對政府抗爭的,是目前財團甚至想進一步遊說政府放寬業者對原住民族保留地的土地利用限制;若成功,對於族人於原鄉的處境更不利。

據《Amazon Watch》報導,目前業者遊說的方向有三個:

  1. 憲法修正案(PEC)215 :原民土地劃分與利用轉由對原民權益日益不友善的立法院執行。
  2. 附帶法案(PCL)227:事關「公共利益」時,將得以在原民土地進行更多利用與開發,如水壩建設、採礦、造路等。
  3. 附帶法案(PCL)1610:有條件開放原民土地上採礦行為等,如不需族人同意就可在原民土地上採礦。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不利原民繼續在他們傳統領域上生活的法案等著修正。同時間,許多促進原住民族權益的計畫卻已停滯不前數年!

對於族人的積極抗議行動,巴西總統 Dilma Rousseff 目前僅承諾會妥善安置被驅離出體育館的失業族人,她的政府卻同時表示,不排斥在賽事來臨之際,派出軍隊,甚至預先逮捕「滋事族人」以維持秩序。

未正視國內聲音,世足賽難保利大於弊

「世界盃是為了誰?絕不是為了我們!」「我才不要世界盃,我只想要我納的稅投入在衛生和教育。」

很明顯,巴西總統無論如何也要讓世足賽順利辦下去,但這場投入眾多資源及社會成本的足球嘉年華,是否真能如她所說,對巴西利大於弊嗎?

據外媒《Business Insider》估計,為時一個月的 2014 FIFA 世足賽會為巴西 GDP 增加約 0.57%,約當 112 億美金,預估吸引 60 萬觀光客訪巴,但光是準備賽事的投資就要花上 110 億美金,而且這效益還是樂觀 ── 因為《經濟學人》認為這場勞師動眾的賽事,僅會增加巴西 GDP 0.2%;換言之,若巴西政府無法好好讓這些投入的世足基礎建設在未來產生長期效益,那光是 110 億美元的投入就已經拿不回來,猶如丟到水裡一般,而且還沒包括這段期間所造成的社會成本。

就算能帶來正面效益,但這些錢最後會是流向國內的弱勢族群嗎?

只見原住民在抗議行動上如此吶喊:「世界盃是為了誰?絕不是為了我們!」「我才不要世界盃,我只想要我納的稅投入在衛生和教育。」對於族人來說,答案似乎很清楚。

 

希臘曾有一個草根性社會運動:2011 年當時,雅典社會上一些名流發起名為「Remap」計畫,想讓高級畫廊與藝術展演進駐貧民窟等非高級社區,以重新改造這些城市面貌,但卻遭到一群年輕人抵制,發起一個有諷刺意味的「Demap」行動;原因就在於他們認為,「Remap」的資金大可直接投入在這些貧窮社區的建設與居民福祉,帶來的社會效益與社會價值將遠大於計畫本身,而非在社區住宅內辦高級畫展服務上流社會人士,卻無視門口躺的乞討老人。

同理,世足賽並非原罪,但若巴西政府無法好好照顧國內原住民族等弱勢的權益,那麼對整體國家發展是否利大於弊,還很難說。

 

參考資料


 

相關文章推薦


 

相關著作推薦

關於皮拉哈族……

.皮拉哈語裡只有3個母音與8個子音
  但每個皮拉哈語的動詞,卻至少有6萬5千種可能形式

.皮拉哈人會不時更換名字
  理由通常是他們在叢林與相遇神靈交換了名字

.皮拉哈人不會將做夢視為幻境
  清醒與沉睡時所看見的東西,皆屬真實經驗

.皮拉哈人互道晚安時會說:「別睡,這裡有蛇!」


  一種語言代表一種世界觀,一種瀕絕語言則代表一種瀕絕的世界觀

  而這套瀕絕的世界觀,為何能讓他背棄信仰,從傳教士變成無神論者?

  先有語言還是先有思想?人類能在沒有語言的情況下思考嗎?

  一段關於知識、叢林、家庭、信仰的冒險之旅。

  他以自己留不住的東西,換得不會失去的東西:

  「皮拉哈人讓我了解到,即便沒有天堂的慰藉與地獄的恐懼,也能有尊嚴並心滿意足地面對生命,帶著微笑航向生命的混沌深淵。」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Wikipedia(CC Licensed)或翻拍自《RuptlyTV》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