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水田整地祭,與消失的最後一塊水田

10448828_696674477057230_6057543073502364940_n

今天(6/17)是日月潭的主人,邵族朋友的水田整地祭!

這個邵族的水田整地祭最特別的地方在於:它是台灣原住民族裡,少數和水田有關係的祭典。事實上,邵族不但有旱稻播種祭、狩獵祭,有拜鰻祭,還有現在這個水田整地祭,都充分表現了邵族人居住環境依山傍水,既會狩獵又會捕魚,又早早學習漢人種水稻的多元文化表徵。

 

但小編查了一下日期…… 咦,怎麼比網路上找到的日期還要早?(網路上說第一次水田整地祭是農曆 5 月 27 日,但今天是農曆 5 月 20 日)於是找上邵族文化發展協會的理事長 Hudun Lhkatanamarutaw(漢名:高榮輝),了解一下這個特別的邵族傳統祭典……

邵族的水田整地祭實況(圖片來源:邵族文化發展協會)

 

邵族特有水田相關祭典:整田、祈安輪流舉行

不管是水田整地祭或水田祈安祭,意義都是請祖靈保佑之後水田的耕種會安穩、豐收。

小編:請問理事長,今天的祭典是叫做水田整地祭嗎?又網路上說水田整地祭是從農曆 5 月 27 日開始,但今天卻是農曆 5 月 20 日?

Hudun:

我們的水田整地祭,是從農曆 5 月 20 日開始沒錯,邵語叫 Mulalu Muripnu;muripnu 就是水田要整田、引水灌溉的意思,而 mulalu 就是跟祖靈報告,因為邵族不管是什麼祭典,都要跟祖靈報告;所以叫 Mulalu Muripnu,中文翻成「水田整地祭」。

下一次的祭典是在農曆 6 月 3 日,叫 Mulalu Muramaz;muramaz 是「穩」的意思,就是讓水田安穩,所以中文翻成「水田祈安祭」,祈禱水稻收穫平安。之後的日期是農曆 6 月 13 日的「水田整地祭」、農曆 6 月 20 日的「水田祈安祭」,最後是農曆 6 月 20 日的「水田整地祭」,總共五次跟水田有關的祭典,由「水田整地祭」和「水田祈安祭」輪流舉行。

不管是水田整地祭或水田祈安祭,意義都是請祖靈保佑之後水田的耕種會安穩、豐收。

 

小編:祭典是如何進行的呢?水田整地祭和水田祈安祭都一樣嗎?

Hudun:

基本上都一樣。我們會用碗裝一些白飯,整齊擺在陳姓祭司家前,讓五位 shinshii(編按:邵族的女祭司)唸禱,進行儀式,跟祖靈報告(mulalu)。(不會有祖靈籃嗎?)水田整地祭不會有祖靈籃;祖靈籃是比較大的祭典,像播種祭才會擺出來的。小一點的祭典只會擺白飯。

 

小編:陳姓祭司又稱為 paruparu?

Hudun:

對,paruparu,另外還有高姓人家也是 paruparu。paru 是邵語「敲」的意思,因為以前一些祭典時,陳姓和高姓家族要主持為少年敲牙齒(鑿牙)的儀式,就會 paruparu「一直敲」,後來就變成一個專有名詞 Paruparu,指這陳、高兩姓的職位。

一般跟農事有關的祭典,例如今天這個水田整地祭,都是由陳姓 Paruparu 來主持的。

 

小編:除了讓 shinshii 對白飯作祝禱外,不會真的到水田作些儀式嗎?

Hudun:

當然會,以前都會到水田去做些整地、灌溉的動作作為儀式。但說起來很可悲啊,我們邵族都已經沒有水田、沒有土地了!

祖靈籃是比較大的祭典,像播種祭才會擺出來的。小一點的祭典只會擺白飯。(圖片來源:鄭空空)

 

沒有水田可整的邵族,是如何失去土地?

這很不公不義耶!邵族在這裡已經上百年了,憑什麼國民政府一來就變成無主土地,還重劃我們的土地?

小編:你們的水田,是怎麼不見的?

Hudun:

要從日治時代開始講吧!我們邵族,不要講幾千年,起碼在日月潭旁邊都已經住了幾百年了,在日本人還沒在這裡建水庫之前,這裡都是我們邵族的耕地。後來日本人來了,在這裡蓋水庫,我們就被迫遷到 Barawbaw,就是現在日月潭旁邊的德化村。

但日本人還有留空間給部落:日本政府說,我們邵族人數不多,族人要群聚,這樣文化比較好保存,於是當時我們還可以以部落的形式存在,門前有廣場,這樣族人就可以祭祀;我們還有田地,還有晒榖場。

雖然我們邵族不會認為土地是我們的,但還是一代傳一代,很努力開墾我們的水田。

 

之後國民政府來了,就完全變了樣。他們重劃了所有土地,說我們以前居住的土地都是無主土地,甚至還向我們追討之前 15 年的租金,當時族人哪有什麼錢,繳不出來怎麼辦?就只好放棄土地。

重劃之後,追討我們的租金,我們邵族人哪裡像漢人那麼有錢,哪裡繳得出 15 年的租金?很多老人家繳不出錢,壓力都很大,當時部落走了好多老人家。

(編按:國民政府來台後,以邵族人未逕行土地登記為由,且忽視日治時代因日月潭蓄水發電而迫遷邵族人的事實,指邵人全面佔用國有公地,「依法」要求邵族人繳交 15 年(民國 60~75 年)租金,甚至還收取「土地損害賠償費」。)

 

後來政府還讓漢人陸陸續續來到這邊置產、搞很多小動作,土地慢慢失去。政府都騙我們說要幫我們做什麼,用哄騙威脅,都徵收去,也把我們邵族以前群聚的生活都瓦解掉。

這很不公不義耶!邵族在這裡已經上百年了,憑什麼國民政府一來就變成無主土地,還重劃我們的土地?

 

小編:還記得最後一塊水田,是在什麼時候沒了的嗎?

Hudun:

還記得大概是我國小五、六年級的時候,最後一塊土地不見的。

當時縣政府騙我們說要蓋山地文化中心,說可以讓我們在那裡跳舞、工作。其實當時那個年代,日本與國民政府剛輪替,還是很敏感、危險的年代,大家都不敢多講話,老人家又不識字,最後一塊土地就這樣被(政府)拐去了。

山地文化中心蓋了沒幾年,政府就外包給人家,也做得不好,荒廢掉。後來還是我們邵族人自己發動募款,以工代賑,把它鏟平,蓋回以前我們邵族人住的房屋。

隨著土地的流失,邵族文化也不斷地在凋零。(圖片來源:邵族文化發展協會)

 

沒了土地之後的邵族文化傳承

隔壁鄰居都是住漢人,四處都是觀光客!我們大祭典都要擺祖靈籃,結果沒有祭祀的空間,祖靈籃只能擺在馬路的中間,祖靈都被騷擾了!

小編:沒了土地,文化的傳承怎麼辦?

Hudun:

日治時代還好,雖然水庫都把我們的土地、部落淹掉,但還是保有我們的生活和文化傳承空間。

但國民政府來了之後,生活空間都沒有,一出家門,隔壁鄰居都是住漢人,四處都是觀光客!我們大祭典都要擺祖靈籃,結果沒有祭祀的空間,祖靈籃只能擺在馬路的中間,祖靈都被騷擾了!

政府有沒有考慮到我們的文化層面?現在的部落已經不成部落,都被我們可惡的政府瓦解掉!

 

小編:還有多少族人,會講邵語?

Hudun:

沒有多少了…… 講到這個,真的很可悲!

很多人都笑我們說,我們怎麼那麼會講閩南語,講那麼流利?當時氛圍不一樣啊!大家都罵我們番仔或山胞,出去都會被歧視,加上政府讓漢人進來,我們一直接觸外人,接觸閩南人比較多,所以都開始講閩南語。

(編按:據國際語言學研究平台《Ethnologue》2000 年資料顯示,目前全世界會說邵語的,僅剩下 5 位。)

 

所以現在會講邵語的,都是 7、80 歲以上。像我 5、60 歲的,都是晚一點才慢慢學,而且我現在還在很努力地學,要把耆老的話都錄起來,怕他們走了,邵語就真的消失了!有錄起來的話,以後就比較可以傳承下去。

語言的傳承是個大工程。(族語傳承的)環境真的很惡劣!出門買早餐,你用邵語跟早餐店的人打招呼說早安,他們都聽不懂,因為隔壁鄰居都不是邵族人,都是漢人來這裡置產、開民宿。

所以說,我們邵族真的很可悲。


相關文章推薦

 

相關著作推薦

  • 書名:邵族之植物利用
  • 作者: 魯丁慧、邱柏瑩
  • 出版社: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
  • 定價:280元(優惠價:95折266元)
  • 介紹:
原住民傳統的知識與技藝,隨著民間耆宿的逐漸凋零,保存於現今年輕世代的技藝已迅速式微。
世居日月潭畔的邵族人,最能充分掌握與利用週遭的植物資源,且發展出獨特的人與植物間之關係。植物對邵族而言,不僅只提供生活所需而已,且在社會文化與宗教信仰中均具有特殊的意義。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受訪者:Hudun Lhkatanamarutaw(邵族文化發展協會理事長)/整理:方克舟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