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不要讓都蘭變成墾丁!阿美族歌手舒米恩:資本主義浪潮來,原住民要快點覺醒!

s17

 

實現夢想最簡單的原因就是大家開心,我也開心 ── 這是台灣阿美族鬼才音樂人 Suming 舒米恩的最佳寫照!

 

2013 年 1 月,Suming 在演唱會上宣布將計劃於同年 12 月份要在都蘭小巨蛋(都蘭國中體育館)舉辦「阿米斯音樂節」,沒想到真的落實;在今年 5 月期間與部落青年一同企劃的「都蘭部落小旅行」也圓滿落幕;接下來他又預告了 7/4、7/5 的「海邊的孩子演唱會」,與 10/25 第二屆「阿米斯音樂節」,以及今年已邁入第 8 年的「巴卡路耐」(註1)青少年文化教育工作。

夢想不需要偉大,更多時候,只是為了找到安身立命的歸屬感,猶如 Suming 的《我心所屬》這首歌所描述:

Makesemkako i, mahalateng ako ko kiso.
每每自己遇到挫折難過的時候,想到的還是你

O luma, o omah, o liyal, o kaput, o mamu
是家鄉、是田裡、是海邊、是朋友、是祖母

Mahmek kako i, mahalateng ako ko kiso.
每每自己快樂的時候,想到的還是你

O ina, o ama, o dateng, o hana, o lutok, o tukus, o lalan
是母親、是父親、是野菜、是野花、是樹林、是山上、是山徑

來自台東都蘭阿美族創作歌手 Suming(圖片/舒米恩工作室)

 

到部落,就是要感受互助與分享

就是因為想像力豐富,才能讓 Suming 的創作多元;如果省去了都蘭與阿美族元素,也不會有這麼棒的音樂產出。

2014 年 5 月 3 日,第一天的小旅行晚會,在部落少女帶領大夥同歡共舞,眾人帶著參與感的開心,結束一天行程。

隔天清晨 4 點,就必須起床集合到月光小棧看日出,沒想到同為拉鐵粉的民宿室友還很認真的在製作月桃編籃,隔天睡過頭的卻是我們。從部落步行到月光小棧大致需要 1 小時,三位倉皇的拉鐵粉犯規騎車到月光小棧時,一行夥伴正好也抵達。

 

我們很慶幸還可以趕上,因為一路上有部落青年古將主講外,Suming 也陪同大夥一起走這段路(Oh, Yeah!),沿途從人文、歷史、生態到部落軼事什麼都能講,可見他對於家鄉的熱愛。

一行人下山走到都蘭遺址「石棺區」,Suming 在解說完石棺的歷史後,他用期待的口吻說:「如果可以將這些故事拍成屬於阿美族版的阿凡達,一定很酷!」當時我心想:就是因為想像力豐富,才能讓他的創作多元;如果省去了都蘭與阿美族元素,也不會有這麼棒的音樂產出。

 

2014 年 5 月 4 日 ,早上 9 點,一行朋友來到老人青年會所旁的涼亭,參加編籐環的體驗課程,將近三十名學員讓原本授課的青年有些忙不過來,於是三位部落青年臨時加入助陣,最後連鄰居阿公也加入教學的行列。因為時間有限,原本互不認識的學員們會的人教不會的,期待彼此做出成品獲得成就感,讓整個旅行劃下圓滿句點。

小旅行晚會活動,部落少女教大家跳舞。

都蘭部落導覽阿奇,生動的解說海邊生態。

Suming 在解說完石棺的歷史後,他用期待的口吻說:「如果可以將這些故事拍成屬於阿美族版的阿凡達,一定很酷!」

右圖:學員們你教我,我教你 / 左圖:籐編課由部落小當家吳寧指導(右一)

 

夢想背後的信念:一切從愛家鄉開始

Suming 會讓人覺得他很傻,但也會發現他始終保持單純的信念,不斷的嘗試,只為了實現《我心所屬》。

很單純的愛家鄉的信念,讓原是歌手的 Suming「事業」越做越大。

8 年前他投入都蘭部落「巴卡路耐」青少年文化教育工作至今,當初因為開銷入不敷出,因此才有「海邊的孩子演唱會」,以門票收入作為訓練的基金。4 年前自製旅遊節目「Sumimg 東 GO」介紹都蘭家鄉種種,2013 年不靠政府補助自行籌辦「阿米斯音樂節」,今年則是舉辦「都蘭部落小旅行」。

端看過去 Suming 還不太懂得掌握行銷技術所做的影像,會讓人覺得他很傻,但也會發現他始終保持單純的信念,不斷的嘗試,只為了實現《我心所屬》。

 

第一次知道 Suming,是在 2011 年 5 月的「從新看見,三光巷 ── 無用之地」音樂會。

台中市三光巷弄中,閒置的公部門眷舍漸變成當地治安死角,面臨拆除命運。當時年齡與我相仿的年輕人自組團隊,向國有財產局請求保留作為閒置空間再利用,也自掏腰包請了幾位音樂人於老屋的廢墟庭院表演,希望喚起大眾的注意。當時我很訝異於竟然有這樣看起來酷酷,卻願意實際付出行動關心社會年輕人,讓我開始意識到貢獻社會的重要性,也因此成為 Suming 的拉鐵粉(粉絲)。

夢想帶來的力量很有趣,看到這麼多和自己一樣,有點傻氣的年輕人,無形之中也帶給我實現夢想的勇氣 ── 相信自己微小的力量可以讓世界變得更美麗!

 

因為 Suming 作為給予我很大的鼓舞,心想除了參加演唱會以外,我是否可以用自己擅長的工作作為回饋,於是才有這篇文章的產出。參加完小旅行的行程後,我邀訪 Suming 談談這次小旅行的經驗,他的工作夥伴一碰面就問我們參加的感想和建議,可見他們很重視這次的活動。

Suming每年帶著部落青少年出外表演,希望他們借此認識外面的世界,認識自己的文化。(圖片/舒米恩工作室)

但,適合家鄉的模式,是否只有一種?

財團與政府說:大飯店讓更多青年可以回鄉就業。大飯店是原住民青年回鄉就業唯一的答案嗎?環境災難難道不是全民買單?

訪談一開始,便聊到當初企劃活動時,是否有期待參與者有哪些迴響?Suming 答:「我們也想知道迴響,大部份的反應都是好的,但我們也想聽聽不同的聲音。」

Suming 表示,其實去(2013)年 5 月份,他們就透過台灣好基金會找了一群喜愛原住民文化的朋友,試辦 4 場。在此之前,他與部落青年和工作夥伴們自費去不老部落、司馬庫斯與天空的院子等文化旅遊行程,最大的體會之一,就是交通越方便的地區,要規劃旅遊行程的困難度越高。

Suming 談到:「其實當初小旅行這個想法也是蹦出來的,其中一個原因是過去做部落教育工作時,每年帶孩子們去表演,也去別的部落交流,才發現有跟我一樣的年輕人投入部落教育,彼此都在找適合自己家鄉的模式。」另外一個原因,是希望部落在旅遊淡季時有收入。

 

其實不限於原住民,像 Suming 這樣「找答案」的年輕人很多 ── 想找到一個可以在故鄉安身立命的方式。Suming 以《很趕》這首歌,入圍第 25 屆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獎,歌詞裡描述的,正是一些習慣「給」答案的人。

2012 年末,我前往台東縣議會前的反美麗灣的抗議活動現場。有一方說法是,他們認為抗議者大多非原住民,而是外地人,怎能了解當地人需要什麼?財團與政府說:大飯店讓更多青年可以回鄉就業。

大飯店是原住民青年回鄉就業唯一的答案嗎?環境災難難道不是全民買單?

像 Suming 這樣「找答案」的年輕人很多 ── 想找到一個可以在故鄉安身立命的方式。

2012年末於台東縣府,反美麗灣抗爭活動。

 

最適合部落的方式,是永續發展還是「美」式生活?

永續發展,我們沒那麼多能力與時間…… 我想應該是讓部落的人自己去傳達自己的價值和精神,不是由我來講。

我個人始終認為,原住民的友善環境價值觀,就是永續發展。於是我問 Suming,是否「美式生活」(「美」指阿美族)是否在傳達這樣的信念?Suming 答道:「永續發展,我們沒那麼多能力與時間…… 我想應該是讓部落的人自己去傳達自己的價值和精神,不是由我來講。也讓喜歡阿美族文化的人自己體驗。部落在這個時代的洪流中,好不容易找到一點自信,希望可以持續。」

Suming 很常拍攝影片,用像朋友的方式向大家介紹自己的家鄉。Suming 說:「我想透過影像來吸引喜歡原住民文化的人,因為有質感的旅客部落才能承受,但同時也篩選一些對原住民文化有誤解的人。好比在豐年祭時期都蘭會湧進許多獵奇的遊客,有些遊客是抱著想來這裡喝酒狂歡的心態,對於原住民的印象就停留在喝酒、唱歌、跳舞…… ,有些看到你還會問:『你是原住民嗎?那一定很會喝,來陪我喝兩杯嘛!』」

Suming的宣傳影像皆以家鄉都蘭為景。(圖片/舒米恩工作室)

 

你我都是旅途中最美的風景

旅人是帶者細細品味的心,而不是等著被服務的心,因此才能友善環境,與當地人建立關係。

無論是小旅行或音樂節,最有趣的部分便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在民宿、手作體驗、去看海的路上,很有可能在旅途中結交新朋友,住飯店或旅館大概很難有這樣的互動。「阿米斯音樂節」或「部落小旅行」都一再傳達「人,是旅途中最美的風景」。因為旅人是帶著細細品味的心,而不是等著被服務的心,因此才能友善環境,與當地人建立關係。

2013 年「阿米斯音樂節」結束隔天,Suming 在他的臉書上描述:「一早與助理到會場去收垃圾,沒想到現場不但少有垃圾落地,連公用垃圾桶也只有半袋垃圾,旅客素質,高啊!」

 

第一天抵達台東車站,在往海線的公車站前聚集一些年輕人,不知怎麼地,我看他們的臉上都寫著「我們要去都蘭」,果不期然,前往詢問,他們都是要參加音樂節朋友,因此一行人共乘計程車,一路上說說笑笑。

在都蘭國中音樂節園區裡,看不到夜市食物,Suming 說:「過去部落裡的人會到觀光景點賣漢人的食物,但生意不見得好,因為他們做的是自己不擅長的事情。」這次音樂節,他建議族人準備平常吃的食物,讓遊客有機會品嘗真正的當地美食。結果就是,所有吃的攤位都沒想到會不夠賣,這樣的經驗讓他們感到又驚又喜!

「欣喜」大概是阿米斯音樂節的集體氛圍,部落裡老、中、青、少、小各個年齡階層,有各的團隊,例如團名很幽默的都蘭部落婦女「婦女時代」,以及一出場就讓人感動的又哭又笑的「都蘭長青會 ── 千歲之歌」,平均年齡 80 歲還能夠打爵士鼓、彈電吉他,很希望自己的老年也像他們一樣有活力。

這些台上的素人都像你我的親友那般,看著他們表演不會像看偶像歌手那樣腎上腺素急升,但會讓人感到溫馨沒有隔閡。

2013年阿米斯音樂節熱門的攤位之一 ── 部落行動美髮師阿香。(圖片/舒米恩工作室)

團名很幽默的都蘭部落婦女「婦女時代」

都蘭部落耆老:馬拉道合唱團、愛德婦女協會。(圖片/舒米恩工作室)

 

當資本主義來襲,別在都蘭的土地上輕易地說你愛我

他將外來文化(包含都蘭新移民)比喻成「技術」;技術用得好,文化就能被看見,用不好,就會失去特色,帶來垃圾,就像墾丁……

除了民宿跟異國風味料理,要在鄉下謀生還能有什麼方式,這需要發揮創意。至今,都蘭村已經有將近 100 家民宿,據 Suming 的理解,一些慕名而來的新移民,他們在這裡蓋民宿,用「來都蘭放空」這種詞彙吸引遊客,或在這裏開餐廳、在台 11 線街上開酒吧,這些和在地文化又離得更遠。

Suming 經常說他不希望都蘭變成墾丁,他將外來文化(包含都蘭新移民)比喻成「技術」;技術用得好,文化就能被看見,用不好,就會失去特色,帶來垃圾,就像墾丁已經被塑造成 Party、狂歡、觀光飯店、外國村,一旦「技術」毫無止盡的拓展超出於當地的負荷,這個地方就會變得「很無聊」。

Suming 說:「阿米斯音樂節所造成的效應,帶給在地店家震撼。阿米斯我把它當成一個開放式題目,我沒有辦法說服新進的民宿業者不要蓋希臘屋,改成蓋茅草屋,我無法決定他們的商業模式。都蘭要如何發展才不會變質,我只能讓這些喜愛原住民文化的旅客累積能量,告訴這些店家他們想要的是什麼。」

 

Suming 訓練「巴卡路耐」、舉辦音樂節、小旅行,當初做這些事很單純的動機就是守護家鄉,但是執行上最難的,就是人的變因,不過 Suming 對此似乎看得很開,他笑著說:「這些活動需要部落的人一起參與,但有時候他們不是心甘情願來的(笑)。做這些事情,必須得建立在『信任』上,例如家長不知道孩子受過『巴卡路耐』訓練,對於未來會有什麼改變。但是若沒有累積信任感,我說要辦音樂節也不會有人理我;這也是為什麼我要經常回家讓部落媽媽們看見我的原因」。

要讓社區凝聚共識一起守護家園真的不容易,尤其是像在都蘭這樣有原漢混居的形態,持續面對資本的威脅利誘,到底要拿出什麼態度來面對?Suming 認為,歷史造成的陰影一直在,讓一些原住民對未來沒有想像,因此沒有想要追求改變,但是面對資本主義,再不覺醒,情況只有越來越糟!

 

都蘭面臨的衝擊與破壞,何嘗不是全台灣的縮影?台灣的鄉村很需要年輕人回流,現實的考量是農地不斷被變成建地與工廠,都會區不斷擴張,難道被困在都市叢林裡,又買不起房子,會是年輕人的夢想?或許對於回家鄉築夢的想法還不確定,但若先跨出一步,認識已經在這方面努力的朋友,也不失為一種方法。

部落媽媽是最有活力的族群

 

翻轉思考!讓部落走出新的模式

讓生活在這裡的非阿美族人用他們的技術跟阿美族的文化結合,像音樂節就是一種技術,法國麵包也是一種技術,如果法國麵包裏面夾者原住民料理,那就是創新。

個人的力量有限,對於經營社區營造、發展深度旅遊,有共識者若能不再倚賴政府經費自發性的串聯,或許以群眾募資方式建構共通的旅遊平台,透過藝術手法建立旅遊網路,像是日本的「瀨戶藝術祭」就是一個很好的借鏡。

都蘭是一個人文薈萃的寶地,這裡有原住民、漢人和來自不同國家的藝術家,若能凝聚共識,自主性的發展屬於都蘭的特色,相信一定會比現在的都蘭更精彩!

對於都蘭的想像,Suming 說:「讓生活在這裡的非阿美族人用他們的技術跟阿美族的文化結合,像音樂節就是一種技術,法國麵包也是一種技術,如果法國麵包裏面夾者原住民料理,那就是創新,如果民宿業者認同當地文化,找來當地工藝師設計民宿,這是種串聯。只要題目串聯的好,社區營造就沒有限制是否為原住民,而我也不用一直去想新的模式。」

未來呢?Suming:休息再思考,才能呈現新東西

雖然「阿米斯音樂節」為部落帶來了希望,但令人難過的是,房仲業者也因此而炒作土地,讓原本立意良善的活動變質。

進入訪談的尾聲,Suming 感嘆的說出心聲,他說雖然「阿米斯音樂節」為部落帶來了希望,但令人難過的是,房仲業者也因此而炒作土地,讓原本立意良善的活動變質。

Suming 希望能夠提升自己的高度,才能發揮影響力,也表明「海邊的孩子演唱會」和「小旅行」未來將暫停,「阿米斯音樂節」辦完今年,也會再思考用其他模式呈現,然後他也必須充實自己,才能有新的東西帶給大家。

 

馬不停蹄的 Suming,看到這樣的他,有夢想的年輕人大概也沒藉口懶散了!Suming《為自己喝彩》的歌詞中,對於追求夢想有深刻的描述:

路不見了 腳卻還走著
天要暗了 心還是點亮著
夢都碎了 我卻還追著
這一刻 學會了捨得 走過了 才

真的明白
什麼是精彩

謹以此文章,獻給所有追夢人。

(原文轉載自〈夢想與瞬間移動-阿美族創作奇才Suming舒米恩〉,獲原作者許ㄚ芽授權轉載。)

 

備註
  1. 巴卡路耐(Pakalungay)為南部阿美族人對 12-16 歲的少年的稱呼,語意為「服務的人、被使喚的人」,需經過傳統技能與智識的訓練後,才可以加入年齡階級制度。

 

關於作者

筆名許ㄚ芽,環保愛地球,不喜被框架,擁有叛逆少女心。目前為某設計網站編輯,手工藝狂熱份子,原住民文化粉絲。


相關文章推薦

相關活動推薦

  • 活動名稱:2014 海邊的孩子演唱會
  • 活動地點:台東市鐵花村
  • 活動日期:2014/07/05 20:00 ~ 2014/07/05 22:00
  • 活動票價:350元(預售截止:2014/07/04)
  • 演出者:Suming舒米恩
  • 活動網址/線上購票:http://goo.gl/6zt1Ro

 

相關商品推薦

Amis Life 美式生活 
最靠近太平洋的創作歌手-Suming舒米恩 
首次中文個人創作專輯『 Amis Life 美式生活』,聽到Suming,想到都蘭。 
Suming用最簡單的方式,唱出來自海邊的 Amis Life

都蘭,在台東一個靠太平洋旁的海階平原上,一座百年的阿美族部落,至今仍保有許多阿美族人文特色的傳統習俗及豐富的自然環境,近十年來,也湧入了許多藝術家,留下許多創作的藝術作品,因此這裡充滿文化內涵、藝術氛圍的部落,在總統夫人因緣際會背著都蘭國小書包而聲名大噪。

Suming 舒米恩,阿美族的音樂鬼才,出身在都蘭部落,17 歲開始創作,發片後,得獎足跡更跨界出現在金曲獎、金馬獎、金音獎等華語重大獎項;但 Suming念念不忘的還是自己的家鄉。

Suming用最簡單的方式,用阿「美」族式的生活精神,創造屬於自己世代的Amis Life 「美」式生活,這樣來自海邊的創作,一波波的歌曲像浪花般充滿變化,簡單卻有力量,瞬間卻又精彩,反覆的抹在心底那片純淨的沙灘上。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舒米恩工作室、許ㄚ芽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