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別人得金曲獎感謝親朋好友,為何這位歌手上台先高聲吟唱?── 談阿努的《Cepo' 混濁了》

來自港口部落的阿美族歌手 Anu Kaliting Sadiponga(阿努.卡力亭.沙力朋安)獲頒今年金曲獎「最佳原住民歌手獎」,雖然這是一個「非主流」的獎項,但是應該很多人對於致詞第一句話竟然是開口唱歌有點印象吧!

↓ Anu 獲頒金曲獎「最佳原住民歌手獎」的得獎致詞

 

Anu 得獎後的第一件事:感謝祖靈與大地

對於 Pangcah 來說,唱歌本來就是一種溝通方式,而唱祭歌,就是在與祖靈溝通;因此 Anu 得獎後,第一個要感謝的是祖靈以及孕育我們的大地,再來才是感謝人。

當天有人說 Anu(全名:Anu Kaliting Sadiponga)是在打歌,其實不是的!因為他所唱的是部落 ilisin(註 1)的祭歌(豐年祭所唱的歌),並非專輯裡面的歌。

相較其他得獎者,得獎後開始感謝的是家人、朋友、同事,為什麼 Anu 卻是唱歌?

 

因為對於 Pangcah(註 2)來說,唱歌本來就是一種溝通方式,而唱祭歌,就是在與祖靈溝通;因此 Anu 得獎後,第一個要感謝的是祖靈以及孕育我們的大地,再來才是感謝人,就如同專輯《Cepo’ 混濁了》(註 3)第一首歌〈感謝祖靈〉一般,整張專輯連結了土地與人的情感。

 

專輯第二首歌〈者波〉講的是「大港口事件」(註 4)後,Cepo’ 族人幾乎慘遭滅族,但剩餘的族人流離他鄉後,再回到故鄉生根的故事。

↓ 〈者波〉(Cepo’)MV

 

守護族人與土地的連結,是部落青年的責任

事實上,〈偉大土地〉這首歌所講的關係也已經被破壞,而土地議題也並非只發生在港口部落,至少我所知道的東海岸土地爭議議題就有 20 多起。

第三首歌〈青年之父的呼喚〉,這首歌聽起來很簡單且重複,但其中意義是很深的,對於 Pangcah 來說,青年階級如同整個國家的國軍,也是中流砥柱,這歌聲透露出對於部落青年的期待以及責任的交付,曾經歷此過程或是了解這段文化的人聽了可是會哭的!

↓ 〈青年之父的呼喚〉(Milekal ko mama no kapah)

第九首歌〈偉大土地〉和第十首歌〈還我祖先的土地〉,這兩首歌一定要連在一起聽。

前一首歌是在講 Pangcah 與土地、自然環境的情感與關係,第二首歌則是在講原住民的傳統領域被奪取走 ── 但事實上,〈偉大土地〉這首歌所講的關係也已經被破壞,而土地議題也並非只發生在港口部落,至少我所知道的東海岸土地爭議議題就有 20 多起。

↓ 〈偉大土地〉(Tadamaanay a sera)


相較一些原住民歌手,Anu 非常堅持要自己創作自己的歌,而非只是將既有的古調重新唱一次(雖然大部分聽不出來是自己創作還是古調),我想他是認為,古調是族人共同的資產,不應該變成商品販售。

 

為什麼我那麼了解呢?因為我是他部落的弟弟!

如果你有一絲絲的感動或好奇,請大家支持獨立製作的原住民音樂 ── 阿努‧卡力亭‧沙力朋安的《Cepo’混濁了》

備註
  1. Ilisin:唸作「以禮信」,「豐年祭」的意思。
  2. Pangcah:唸作「邦乍」,北部阿美族人的自稱。
  3. Cepo’:唸作「者播」,花蓮縣豐濱鄉港口部落的古部落名,「出海口」的意思。
  4. 大港口事件:港口部落在 1877 年反抗清廷,被清軍屠殺的事件。

 

關於作者

Kacaw Kaokoy Cikatopay(阿美族),Makuta’ay(港口部落)Palalanay 男子階級級長、Pangcah 阿美族守護聯盟成員,台灣大學物理學碩士畢。


相關文章推薦

相關商品推薦

  • 品名:cepo’混濁了
  • 歌手:阿努.卡力亭.沙力朋安(阿美族)
  • 唱片公司:風潮音樂
  • 定價:440元(優惠價:88折387元)
  • 介紹:

音樂,作為一種語言! 
《cepo’混濁了》用有溫度的聲音,述說著有態度的創作。 

Anu(阿努),有著原住民的身分與脈絡,擁有來自大海的聲音,並且蘊藏著靈性力量與跨時空的音域,可以將各種聲響、節奏、音符塑造成生命,引領生命遠離寂靜,進入極境,置身在那座山林、那片海洋、那條溪流。

奔放不羈的思維,創作出不參照樂理的音樂性、不依循節拍的節奏感,依然讓你的身體舞動、顫抖、淚流到忘卻自己。如果說他的音樂創作有所根源,就是cepo’,以及源自血液裡作為一個“pangcah”的本性。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