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她不是我的親阿嬤,但她是教我真正成為「番」的阿嬤

7 月 6 日,今天特地去見一位我非常掛心的 Apu(噶哈巫語:「阿嬤」),她身體不好了。

在我 4 年前開始漸漸對自己血統覺醒時,她是第一位教我更多母語還有許多噶哈巫老故事的一位女性長輩。

 

潘秀燕阿嬤,是第一位教我噶哈巫文化的長輩

在我懂事以前,我還未真正去了解自己的外公外婆,甚至了解許多噶哈巫歷史,所以潘秀燕 apu 等於是我另一個外婆。

最初的許多噶哈巫母語也是潘秀燕 apu 教我的,從最簡單的開始:wazu(狗)、malan(貓)、mudan(下雨)、aba(爸爸)、ina(媽媽)、bari(風)…… 每次去找 Apu,總是看見 Apu 年邁的身軀在田裡做田,拆一些香菇太空包,可以賺點零用錢,一個 84、85 歲的老人家從年輕拼到老。

我最愛吃 Apu 煮的飯菜,總是讓我想起我過世的外婆、外公和舅舅的熟悉好廚藝,也可能是因為我們同是噶哈巫族人,特別的親切,很愛睡在 Apu 的家,總是有熟悉的味道。晚上睡覺時都會聽到夜晚的蟲叫聲,還有晚上怕得要死,得一個人走出去外面上廁所。

或許,我麻吉不了解我為何這麼喜歡跟他的阿嬤聊天吧!

可能是因為在我懂事以前,我還未真正去了解自己的外公外婆,甚至了解許多噶哈巫歷史,所以潘秀燕 apu 等於是我另一個外婆。

阿嬤生病,仍掛念的事

以前,我的兒子們就不愛學,你們這一代要給她傳下去!

最近,她身體終於倒下來了。我知道人老的時候都有這一天。

今天去找 Apu,很怕她忘記我。看見她已經不復以往,只能躺著在床上,我試著去叫她:Apu,妳知道我是誰嗎?

 

謝天謝地,她還記得我!

我試著去跟她聊天,或許下一秒她就忘記我是誰;我試著用噶哈巫母語跟她溝通,我說:噶哈巫語還聽得懂嗎?Apu 竟然也用母語回答我,果真是母語哈,哈哈!

讓我覺得這份責任一定要扛下 ──「噶哈巫」!

或許,有些人對自己的民族不是很看重,但至少就我來說這非常重要,絕對要盡我所能。

 

之後聊了許多事情,還有最近噶哈巫族要爭取正名的事情、很多人很愛學噶哈巫語的事情、辦過年之類的事情…… 潘秀燕 Apu 用有氣無力的聲音說(臺語):

「我們這個喔,嘎嘎卜(編按:指「噶哈巫語」),不能讓她消失去唷!」
「你要學,叫楷俊也要學,不行讓這個不見喔!」
「學這個有好沒有壞啦!」Apu 微笑著。
「要拼死學哦!」
「以前,我的兒子們就不愛學,你們這一代要給她傳下去!」

 

這是我從國中時期就熟識的長輩,是我好麻吉的親阿嬤,也是一位偉大的母親。

她是正統的噶哈巫耆老 ── 四庄正是番!

關於作者

范彬,平常朋友們都叫我打外、達歪、阿彬,今年23歲,非單身,是道地的埔里人,是埔里噶哈巫族的後裔。

我熱愛埔里,熱愛噶哈巫族。


 

相關活動推薦

噶哈巫,一支生活在臺灣上千年的南島民族。
噶哈巫,一支千年以來,母語不曾斷過的語言。

噶哈巫,他們總是驕傲的說:「四庄正是番!我們是噶哈巫!」
就連南投其他原住民族,也會跟他們的孩子說:「噶哈巫跟我們一樣,也是原住民!」

 

但為何這群南島民族卻不被我們政府承認是原住民族?

 

8/1 原民日,我們將跟著潘朝成導演的紀錄片,了解這群原住民族不被承認的歷史脈絡,
看見是誰用他們的手,抹去了這些族群身為「人」的名字與故事!

 

活動資訊
  • 活動名稱:原民日,看見被抹去名字的原住民族
  • 活動日期:2014 年 8 月 1 日(五),原住民族日
  • 活動時間:19:00 – 22:00
  • 活動流程:
    • 18:45 – 19:00:開放入場
    • 19:00 – 21:30:《原民會戰功冊》紀錄片台北首映會
    • 21:30 – 22:00:潘朝成(Bauki Angaw)導演會後座談
  • 活動地點:臺北市松江路69巷5號(蛙咖啡松江店,近捷運松江南京站)

相關文章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范彬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