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德國世足隊慶功趴上學阿根廷原住民走路被罵翻,他們做錯了嗎?

德國國家代表隊在 2014 年的世界盃足球總決賽上對上阿根廷,以 1:0 拿下 24 年來的第一座冠軍,整個德國都嗨翻了!然而就在本週二(7/15)這些載譽歸國的足球小將抱著冠軍開慶功趴時,在數十萬名球迷面前跳了一段嘲弄阿根廷人的舞,隔天卻讓部分德國媒體罵翻!

他們揪竟做了什麼?

 

只見決賽大功臣 Mario Götze 在內的 6 名球員走進場內後,6 人像套好招一樣,身體前傾,如猿人類似一樣走路,並異口同聲地唱:

「So gehen die Gauchos, die Gauchos die gehen so!」(高楚人這樣走,高楚人就是這樣走路!)

 

接著 6 人抬頭挺胸邁步走,唱著:

「So gehen die Deutschen, die Deutschen die gehen so.」(德國人這樣走,德國人就是這樣走路!)

完整影片請看:連結

 

所以,問題是出在「高楚人」(Gauchos)這個稱呼,還是與球員學高楚人走路有關?

 

德國球員模仿的「高楚人」是誰?

高楚人擅長騎馬、放牧工作,現在一般指彭巴草原上的「牛仔」,甚至進一步成為「阿根廷人」的代名詞。

「高楚人」一字來自阿根廷西班牙語的 gaucho,字源可能來自 Mapuche 語的 cauchu「流浪者」,或是 Quechua 語的 huachu「孤兒」,兩者均是阿根廷北部主要的原住民族。「高楚人」原本用來指歐洲人(主要是西班牙人)和美洲原住民族的混血兒;據統計,阿根廷人的血統以義大利移民為大宗,但可能最多有 30% 人口有原住民族血統。

由於高楚人擅長騎馬、放牧工作,現在一般指彭巴草原上的「牛仔」,甚至進一步成為「阿根廷人」的代名詞。在巴西也有類似的葡萄牙文 gaúchos 是用來指南方人(註 1),甚至借指阿根廷人。

高楚人(Gaucho)

 

德國輿論反應兩極

德國足球小將在慶功宴上學高楚人走路,而且還姿勢似猿人,隔天馬上就遭來許多媒體批評。例如《法蘭克福匯報》(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即批評,在決賽後如此嘲弄敗仗的對手,有辱德國人的寬宏氣度,是整個慶祝會的敗筆;《每日镜报》(Tagesspiegel)更痛批,這樣的慶祝方式「毫無品味」,讓整個德國國家代表隊蒙羞。

 

前德國元首希特勒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進行種族淨化政策,屠殺了上千萬猶太人、波蘭人、吉普賽人,甚至是同性戀等族群。戰敗投降後,德國人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避談二戰屠殺與納粹議題。直到 1960 年代後,德國新世代開始全面要求上一帶追溯歷史真相,並針對 20 世紀初期的大規模犯罪(指納粹進行種族屠殺等犯罪行為)進行懲罰,族群平等從此成為德國重要的訴求。

這也是為何週二慶功會後,隔天媒體就有批評聲浪。不僅媒體,部分德國網友在網路平台如 Twitter 上的反彈更是毫不留情:例如網友 Sascha Pallenberg 說「德國人的劣根性又來了」(註 2),而網友 Spike Gold 更直批,「德國隊花了四週營造出來的反種族歧視形象,就毀在短短五秒鐘的『高楚舞』,」「真是太可恥!」

但並非所有輿論都這樣想!

事實上,如果從網路上網友回應來看的話,絕大部分德國網友認為這件事是小題大做。德國網友直指,這次 6 位球員在慶功會上所唱的歌、做的動作,是德國對輸方常見的嘲諷動作,今天 Gauchos(高楚人)可以換成其他任何對象,而選擇 Gauchos 僅是因為此字能代表「阿根廷人」,且發音較押韻;動作上,球員前傾、雙手下垂,是象徵敗北者垂頭喪氣的模樣,與猿人毫無關係。也有網友質疑批評此事件的,均是偏左派媒體,在他們眼裡看來,任何事都是種族歧視。

 

然而更重要的,是阿根廷人怎麼看呢?

阿根廷人的看法:用字本身沒問題,但學高楚人走路玩過頭

對於德國球員在慶功會上的表現,他也覺得有點玩過頭,但爭議的點不在於 gaucho 這個字,而是在於他們一邊前傾屈肢走路,就好像猿人一樣……

有阿根廷網友對此事皺眉頭。如網友 Retax7 即指正,「高楚人」常伴隨著酗酒、粗魯、暴力、懶惰的印象:靠著放牧工作賺錢了,就把錢拿去買酒,然後在酒吧和人打架的負面印象,就像阿根廷作家 José Hernández 在文學史詩《Martín Fierro》裡,所描述的那位高楚人主人翁 Martín Fierro 一般。Javier Solar Irazabal 與 Vinicius Valerio 也說,對輸球的國民學他們族群的動作,真的不是一件聰明的事,「你把那句『高楚人』拿掉,不就沒事了?」

但同時間,更多阿根廷網友認為,「高楚人」一字完全沒有貶義;想到高楚人,他們會想到穿著傳統服飾,皮膚黝黑、身形瘦高,在彭巴草原上騎馬放牧,帶有男性憂鬱,烤火時,總是有一堆傳奇故事可分享的牛仔 ── 甚至已經成為阿根廷人引以為傲的草原牛仔文化,正如網友 NoXPhasma 所說,「如果德國人要叫我『高楚人』,我一點都不會怎樣。」

網友 mediterrunio 進一步舉例,由於高楚人擅長騎術,又有阿根廷人崇尚的陽剛氣息,gaucho 這個字後來甚至有「騎術好、能力好」或「勇敢」的借喻,如:

  • Alberto es muy gaucho para resolver problemas. = Alberto 擅長(gaucho)解決問題。
  • ¡Hay que ser muy gaucho para ir solo! = 你要勇敢(gaucho),自己去!

也有網友反省,當阿根廷對巴西勝利後,阿根廷球迷瘋狂地燒巴西國旗、笑巴西人像猴子,相對於德國人來說,完全沒有比較有水準,「一旦你踢輸球賽,大概覺得全世界都對不起你。」

 

據小編訪問一位阿根廷友人 Domingo,他指出,gaucho 這個字完全沒有負面的意思!「想到 gaucho,會想到美洲原住民和西班牙人的混血,在大草原上,過著無拘無束的生活,作為一位牛仔。那更像一種令人嚮往的 lifestyle(生活態度)!」「在阿根廷,很多餐廳、商店,都會用 gaucho 這個字,大家也沒有覺得怎麼樣。」

但對於德國球員在慶功會上的表現,他也覺得有點玩過頭,但爭議的點不在於 gaucho 這個字,而是在於他們一邊前傾屈肢走路,就好像猿人一樣,一邊挑釁地說這是 Gauchos(高楚人)走路的方式,「很沒有必要」。

 

歷史來看,阿根廷和德國並非是敵對國,反而曾經關係異常密切。早從一戰期間,德國就與阿根廷有很緊密的經濟往來,甚至在二戰期間,納粹德國為了擴展南美勢力,更積極向阿根廷示好,而阿根廷也一直對納粹德國非常友善,當時還因此被冠上「法西斯國家」。至今德國仍是阿根廷的第三大歐洲移民血統,許多阿根廷的西點也都是來自德國的影響

只是歷史歸歷史,球賽又是另一回事;輸球了,卻又被公開調侃、嘲笑,更何況嘲諷的還是國民引以為傲的牛仔「高楚」精神,阿根廷人自然不舒服。

高楚人,已然成為阿根廷大草原上牛仔精神的代表

 

相關報導

 

備註
  1. 彭巴草原位於阿根廷北方,巴西南方。故在巴西葡萄牙文裡,gaúchos 是用來指南方人。
  2. 「劣根性」指德國納粹族群迫害的歷史。


相關文章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翻攝自 YouTubeWikipedia(CC Licensed)、Wikipedia(CC Licensed)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