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留在部落的颱風夜

10346525_781642645191987_4493510065395666920_n

今天(7/22)打了好幾通電話回家給 kina(排灣語,母親之意),也聯絡幾個部落的人,了解麥德姆颱風目前的狀況。

想起莫拉克風災當時,土石流造成我家 Pacavanlj 部落(編按:大鳥部落),十幾戶房屋全毀,以至於之後每次颱風來襲,部落就會有國軍弟兄開著大台的 10 頓半卡車進駐防災,偶有幾家新聞電視台的 SNG 車出沒;當雨量累積降下 200 毫米,就會通知撤村,疏散到南下約 5 公里的大武國中避難;警察會一家一家的登門規勸大家趕快撤離,如果在限制時間後未離開的,將會被懲處(罰金幾千元之類的)。

通常,一定會有幾戶人硬是要留下來,我們家就是其中一家。


 

颱風夜,留在部落的族人

Kina 說,你們是部落的年輕人,是屬於部落的,就是要給部落用的。

Kina 總是說,「又不是沒看過土石流,上次來都沒怎樣了,這次也不會啦!」「就算要死,我也要死在家裡!」嚼著檳榔,帶著兩杯保利達的微醺醉意,眼神露出的,是那沒有害怕的勇敢,比誰都堅定。Kina 還說,她其實都知道哪家也偷偷留下來,很多婦女都講好了,不要撤村,要一起留在部落裡,白天先把飯煮好,晚上不要開燈,彼此聯絡不要打家用電話,並且一定要把老公都要留在身邊。

 

我們幾個部落青年,有留下來的,也會互相聯絡;深夜時,等警察的巡邏告一段落並離開後,就算我們巡守部落。

警察在乎的,是誰還沒撤村,執行完成「協助村民撤村」的行政命令。部落青年的工作,是看哪家養雞的養豬的是否還安好,有沒有壞掉動物也跟著跑掉了。有沒有誰的家門窗沒關緊。有沒有會趁火打劫偷東西的。有沒有哪戶人家需要幫忙的。最重要的:帶著 kina 交代的晚餐,送去給無法離開也更不願離開的獨居老人們去送餐。

Kina 說,你們是部落的年輕人,是屬於部落的,就是要給部落用的。

 

颱風過後,希望部落一切安好

天佑台灣,希望一切都安好。讓我們這個週末,可以如期舉行收獲祭,順利度過一個年的開始與結束。

事實上,在莫拉克帶來的災害之前,我們也從沒想過自己的家鄉會遭遇如此嚴重的傷害,更沒想過有這麼一天,會有軍隊駐進來扎營,會成為新聞媒體關注的焦點(一直很想拍到我們要緊張兮兮的撤村逃離畫面可以給他們做新聞),會被政府認為不安全所以要被撤村。

也沒想過,因為受害過,於是部落的人自己發展出一套在地組成的互助機制。也許不是非常的有規模,也沒有制式的標準流程,卻很自然的,依據過往的集體經驗,一點一滴形塑往後彼此的知道怎麼做。

今天下班前又一次打給 kina,她不耐煩了,說部落一切很安全,還說有新聞來拍,她馬上打開電視看,發現記者的報導也講的太誇飾,事實上根本沒有那麼嚴重,反嗆我,「全世界最需要被擔心的就是你們住台北的人!」

 

天佑台灣,希望一切都安好。

讓我們這個週末,可以如期舉行收獲祭,順利度過一個年的開始與結束。

 

作者後記

照片是 Lalauran 部落(編按:拉勞蘭部落)青年會所。相傳,當部落有任何重大事件需聚會討論,或緊急時刻需警戒時,青年必須於會所集合,並升起營火,以備應付各種狀況。

這樣的習俗,傳至今日的 Lalaruan 部落青年會所,依舊如此。

 

作者介紹

Kuljelje Patiya,台東排灣族青年。


相關文章推薦


 

相關著作推薦

「『卡瑪!』整群數量超過個位數的山羌,讓我興奮驚訝的叫喊著。父親示意我將心跳的速度放慢,我大口大口的用力深呼吸,學著自然的節奏吐氣,待心跳合上自然的節奏時,父親說:『我們現在是別人的獵物,要不被別人發現的方法,就是盡量適應周遭的環境,隨著自然節奏起伏,否則你永遠會看不透隱藏在這大自然裡的生命脈動。』」

讓吹來的風流動、灌入,我們叫替風開路的人;凡經過的地方,讓風跟進、追隨,我們叫走風的人…… 我的獵人父親,部落的人稱他為「走風的人」!

走風的人除了是被土地和自然允許與接受的人,也是大自然跟生命靈魂的溝通者和詮釋者!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Kuljelje Patiya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