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十年前流行金曲獎,十年後排灣古謠傳唱 阿仍仍:我最驕傲的事,就是能把老人家的聲音留下!

封面確定-2

還記得當年靠一張《阿爆與 Brandy 創作專輯》,一舉拿下第 15 屆金曲獎「最佳重唱組合獎」的演唱團體「阿爆&Brandy」嗎?

當中那位膚色黝黑,由於頂著一顆爆炸頭,所以得了一個外號叫「阿爆」的張靜雯,卻還有一個真正的名字 ── Aljenljeng Tjatjaljuvy(阿仍仍)!

 

以往大家對她的印象,應該就是停留在「阿爆&Brandy」的阿爆,又或者原住民朋友知道她曾在《原民台》所主持《電視夜間部》。

然而經過了「阿爆&Brandy」之後的七年醞釀,就在兩年前,阿仍仍開始悄悄自籌資金,錄製首張族語專輯《東排灣三聲代》……

 

到底為什麼阿爆,喔不,阿仍仍突然想要錄製族語專輯?是看到族語歌壇的市場嗎?還是文化傳承?

 

於是小編在月前為她做了一次專訪,讓這位穿時裝很爆炸,穿傳統服飾超古典美的阿爆+阿仍仍,為我們來說分曉……

「阿爆」張靜雯,還有個真正的排灣族名字 ── Aljenljeng Tjatjaljuvy(阿仍仍)

 

為了外婆遺願,開始發願錄製族語專輯

很喜歡外婆,所以想要幫她完成她的心願,但後來才發現,原來我們排灣族的歌這麼美,有這麼多故事!

小編:為何會想唱族語專輯?

阿仍仍:

主要是為了完成我外婆的遺願。

我外婆一直說她想要唱結婚的歌,因為排灣族結婚時,傳統上會唱一些結婚的歌謠,然後我外婆就說她想唱那結婚的歌,這樣等她以後人不在了,我們這些孫子結婚的時候,就可以放她錄的歌來聽。於是這張專輯在兩年前開始錄,但其實在更早之前,外婆就會偶爾講一下、講一下。

因為很喜歡外婆,所以想要幫她完成她的心願,但後來才發現,原來我們(排灣族)的歌這麼美,有這麼多故事!

 

小編:那麽以前怎麼沒想過要唱族語歌?

阿仍仍:

「阿爆&Brandy」那時候沒有想過會做族語專輯。可能因為從小就在都市生活,在高雄市長大,在都市求學生活很多年,當時整個學校大概就五個原住民,而排灣族就只有我一個。

我小時候,當時歧視還蠻嚴重的;一般來說,大家對原住民還是偏負面印象,覺得(我們)社會階級比較低,所以我媽媽也不太跟我們講(族語);爸爸媽媽都很會講,但卻不教我們,甚至如果講國語有口音,回家還會被糾正,怕被(高雄市)那邊的平地人看不起。不過如果是跟(原住民的)朋友講話就會比較放鬆,會 switch(轉換)成有原住民口音的國語(大笑)。

其實我媽媽後來很後悔。她現在有時候看到屏東像文樂部落那邊的小孩子,跟家人講族語都很流利,就會覺得很羨慕。

 

小編:後來又是怎麼開始學族語?怎麼回到原住民族文化的領域?

阿仍仍:

我會趁回(台東)部落的時候,問外婆、阿姨族語。而且我有一個比較幸運的地方是,我媽媽以前是部落的文化工作者,而且是很厲害的那一種,她在家都會一直唱一直唱,我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因為覺得很好聽,所以會跟家人一起唱,然後順便學一點族語。

唱歌是我很重要的學族語方法。

 

(2012 年那時候)我突然收到很多原住民相關的邀約,不管是歌唱還是電視節目方面,像(《原民台》)「電視夜間部」的製作人也來找我,於是我開始更認識這個文化。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會遇到很多山上來的來賓,分享為什麼他們要做這麼辛苦的事情(編按:指文化傳承等);我慢慢發現,「這個我以前怎麼不知道?」「這塊布怎麼這麼好看!」原來原住民的文化很美的!

不只是學到自己排灣族的東西,也有其他族群。像有一次電視台請到噶瑪蘭族的阿姨,跟他們接觸之後,才發現她們人真的很可愛,原來她們(文化)跟阿美族真的不一樣。不管是捏陶或是香蕉絲編織,都是用手去感覺。

原來我們原住民都一樣,都很喜歡用手去感覺、去感受。

歌曲背後的排灣文化

一個人唱歌時,情感、情緒表達控制的功力就很重要。會唱的人,就是可以光用虛詞唱就讓聽的人聽出他要表達的意思……

小編:一般來說,你們東排灣唱歌,和其他排灣族系統有什麼不同?

阿仍仍:

我媽媽來自台東金峰鄉的嘉蘭部落,我爸爸是金峰的正興部落,都算東排灣,但其實我們祖先以前是從瑪家那邊來的,算是北排灣系統,發音和字彙都不太一樣。到了台東這邊,因為跟知本系統的卑南族靠很近,所以又有被影響到;例如有首歌我拿給 Sangpuy(註 1)聽,他就告訴我他們部落也有這樣的歌,而且一模一樣,但是叫〈凱旋歌〉。

 

小編:那可以介紹一下專輯裡面收錄歌曲的文化背景嗎?例如主打歌〈Uwauwa 訂婚曲〉,是只有頭目公主結婚才能唱的?

阿仍仍:

其實〈Uwauwa 訂婚曲〉沒有階級之分。而專屬頭目家族的其實是〈Kaziyanan 頭目結婚曲〉這首歌,只有頭目家族能互相對唱。不過現在頭目越來越少,遇不到那麼多頭目,所以越來越少唱啦!(大笑) 

 

對我們排灣族來說,唱歌主要會有兩個人先開始起一段虛詞,然後大家會一起應和,所以我們常說排灣族的唱歌是一種對話。以結婚所唱的〈Uwauwa 訂婚曲〉來說,它的對話是親友與新娘,這親友不一定是哪一方,主要看當天是男方的場還是女方的場,就像漢人結婚也會有雙方的場子一樣。

在唱歌,也就是「對話」的時候,它其實是很即興地把詞填進去,而且一定是族語,不會族語的還不能唱。所以最後考驗的是每個唱歌的人即興用族語創作的能力,看他們現場唱出來的字義優不優美。

我們排灣族很喜歡用比喻的方式:我們說話的時候,不會直接說出我在講你;我會講別的東西,但其實我是在講你。

唱歌也一樣,你不可以直接把你想要唱的意思用表面的字義唱出來,否則老人家會覺得你這個人沒什麼涵養。例如要讚美歌頌,你就要用虛詞唱出讚美的含意,那這時候一個人唱歌時,情感、情緒表達控制的功力就很重要。

虛詞是沒有意思的詞,但很奇怪,會唱的人,就是可以光用虛詞唱就讓聽的人聽出他要表達的意思,甚至連漢人朋友都聽得出來!

↓〈Uwauwa 訂婚曲〉,唱出新娘與親友間的對話

傳承之間,不脫古調的精神

不是每個人都到過大武山,不是每個人都到過部落…… 但最根本的東西,本來的形式還是要保留,其他的元素都只是輔助而已。

小編:我發現這張專輯裡面有兩張 CD,分別是《傳》和《承》,但大部分歌名都一樣。能否介紹一下它們的差別呢?妳自己比較喜歡哪一張?

阿仍仍:

第一片《傳》,主要是我 vuvu(外婆)的聲音,把她教我們唱的過程錄下來,包含她用族語解釋歌的涵意、教我們發音、呼氣;彷彿老人家在你面前教你,會很有臨場感,是一張很純樸,很純淨的收音記錄,我自己比較喜歡這一張。

但一般人可能會比較喜歡《承》這張,因為它有編曲過。《承》主要是我媽媽和我的聲音或對唱,例如有一首歌教我們要放輕鬆(編按:〈Sacealjan 放輕鬆〉),媽媽就會教我唱的時候要像鳥一樣輕鬆清亮,像風一樣柔和。

唱完後,我們會編曲,但編曲絕對不是隨便編; 編完之後,我們都一定會拿給部落的人聽過,他們覺得可以接受才 ok,例如它不能像流行音樂一樣太吵等等,這就是做流行音樂和做古調的不同。

 

編曲的大原則就是在不違背傳統的調性下,去嘗試做一些改變。

不是每個人都到過大武山,不是每個人都到過部落(編按:指不是每位聽眾都能直接習慣外婆古調的唱法),於是編曲就可以幫助一般人更快去接近古調。但最根本的東西,也就是(古調)它本來的形式還是要保留,其他的元素都只是輔助而已。

專輯分為《傳》、《承》兩張 CD,分別記錄了外婆的聲音,與重新編曲過的排灣古謠。

 

 外婆的歌聲,來自大武山的聲音

我最驕傲的事,就是能把老人家的聲音留下!

小編:《東排灣三聲代》裡的三個「聲代」:外婆、媽媽,和妳,誰唱的比較好聽?

阿仍仍:

當然是 vuvu 啊!就像我媽媽形容,我外婆的聲音,真的就是大武山上下來的聲音,連我媽媽都唱不出那種感覺!

這就是流行音樂和古調的不一樣:流行音樂只要一直唱、一直唱,重複練習,就會有一定水準;但唱古調,一直唱一直唱還沒有用,你必須要回到(部落)那邊生活,唱的歌才會有那邊的味道。

像 Sangpuy 和桑梅娟(註 2)他們從小在部落長大,唱出來的古調就很有味道;那我現在學唱古調,只能努力把音咬準,把字咬準,因為從小就不在部落長大,這是我覺得比較可惜的地方。

 

小編:哇,來自大武山的聲音?Vuvu 這樣古調的唱法到底和妳們有什麼不一樣?

阿仍仍:

有啊,我們三代唱歌換氣、呼吸的方式,就完全不一樣;音質來說,vuvu 屬於清亮的那種,媽媽算是中低頻,而我的聲音也是清亮。

而最困難的,就是換氣的部分!每次我問 vuvu(要怎麼換氣),她就會教到覺得我們很笨。

 

Vuvu 說,古調的換氣「要像小偷一樣換氣」。

意思是說,其實她已經換氣好了,但我們聽的人感覺她一直在唱,好像沒換過氣;這技巧老人家都會,他們那時候唱歌都這樣唱,就像排灣族的鼻笛一樣;老人家吹鼻笛也有一套循環呼吸法,可以讓鼻笛的聲音不斷。

你如果唱古調斷得很明顯,人家會罵你,因為覺得你不會唱。

 

我為 vuvu 收音的時候,她已經 80 歲,有氣喘,已經是她體力沒那麼好的時候,氣已經沒有那麼長,但我還是覺得她好厲害!可是後來還沒錄完,vuvu 就走了……

《傳》最後一首歌〈vuvu 來不及教完的一首歌〉,本來沒有要收進來。錄音的時候,遇到兩度比較大的困難;本來 vuvu 第一次錄的比較 ok,但她後來有一陣子就比較不舒服,一直掛急診,最後第二次去錄音的時候,有一些部分都沒有辦法錄得很完整。

後來她就住院,感染了肺結核;最後那三個月,我們就是輪班照顧她,也為她打很多抗生素,但她後來還是走了。但在走之前,就是盡量錄就對了。

我最驕傲的事,就是能把老人家的聲音留下!

 

族人藉由合唱來凝聚對家的愛

因為有唱歌,所以大家會回家,所以感情又有了連結,因為歌聲而串連在一起,這也是我意想不到的。

小編:學唱古調,要回部落學,那麼你現在有比較常回部落嗎?

阿仍仍:

我現在比較喜歡回家,近幾年非常愛回家,有真正回到屬於自己家的體認。

 

而做古調傳唱最意外的收穫是,你會看到這個文化正在流失,真的是一個事實!和家人一起和聲的時候,會發現我已經不會唱古調了,而比我年紀小的就更不會唱了。

於是為了這首歌,逼著他們學羅馬拼音;因為有唱歌,所以大家會回家,所以感情又有了連結,因為歌聲而串連在一起,這也是我意想不到的。

你知道嗎?我們錄音都要奔波到高雄市錄音,但一起合音的 19 個孫子裡面,常常還是有 10 個會出席,大家請假的請假,最高記錄是 13 個人一起合音。我們都是為了外婆,因為孫子大多是單親家庭,都是 vuvu 一手帶大,vuvu 等於大家的媽媽。

 

對於我們這種都市原住民來說,跟家人交談,真的是一種很好的文化傳承方式。你在交談、在問的時候,老人家都一定會回你;雖然他們會被問到很煩,但其實他們心裡很高興。

「做古調傳唱最意外的收穫是,你會看到這個文化正在流失,真的是一個事實!」

 

想記錄,就開始做吧

和家人一起唱歌,你就已經走在回家的路上!

小編:對於歌迷或族人來說,妳有希望傳達的想法嗎?

阿仍仍:

希望讓人感受到家的溫暖,家人的溫暖。

因為現在大家都跟家人比較疏離,而我們排灣族的唱歌方式就是跟家人一起唱歌 ── 和家人一起唱歌,你就已經走在回家的路上!

像我這次故意把專輯設計成以前山地卡帶風真的很酷,我這輩子應該很少有機會可以這樣做,這就是為了要貼近部落,要讓部落的人一看就可以看得出來,「這是原住民的專輯!」

讓族人一眼就能認出的「山地卡帶」設計,阿仍仍希望藉由這張專輯,來留下 vuvu 的聲音,完成她的遺願。

 

像我這樣的都市原住民,越來越不了解我們的文化、我們的歌、我們的語言…… 沒關係嘛!就當成我們在學英文,學英文歌,你想唱你就唱!只要一開口唱,就是一種學習!

我喜歡我的外婆,所以想出專輯把她的聲音留下;我希望透過這樣的循環,讓和我同輩的年輕人也可以藉由這樣的方式,去認識我們的文化:例如你喜歡你的阿公,你就去學雕刻,老人家就會慢慢教你。他們真的懂好多喔!

 

想記錄,就開始做吧!

 

阿仍仍給《Mata‧Taiwan》讀者的一句話:「想記錄,就開始做吧!」

↓《東排三聲代》幕後花序…… 有大量洋蔥慎入!!!

備註
  1. Sangpuy:全名 Sangpuy Katatepan,來自台東卑南族卡大地步部落的知名卑南古謠歌手。
  2. 桑梅娟:來自屏東三地門青山部落的知名排灣古謠傳唱歌手。

 

關於歌手

Aljenljeng Tjatjaljuvy(阿仍仍、阿爆,漢名:張靜雯)是來自台東縣金峰鄉的排灣族歌手,曾拿下第 15 屆金曲獎「最佳重唱組合獎」。

更多消息請關注官方粉絲專頁:


相關文章推薦

相關音樂推薦

『東排三聲代』 排灣古謠專輯「傳」x「承」:

『傳』-古謠傳授者 梁秋妹(米次古)演唱 
完整收錄古謠收音過程,族語中文雙聲解說東排灣古謠故事背景寓意。 
也為紀念她老人家,留住她於世上最後演唱的聲音。 

『承』-古謠承接者 阿爆(阿仍仍)王秋蘭(愛靜) 
傳版中古謠與數十年經驗流行音樂製作團隊重新編曲製作, 
並由三人各自演繹出新世代的排灣古謠。

『聽家人的歌,找回家的路』 
當傳承變成歌詞,就是走在回家的路上

 

你也有原住民或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採訪、編輯:方克舟/圖片來源:Aljenljeng Tjatjaljuvy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