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告辭了!日月潭畔的耆老,還有您那寫滿日文的小抄

2008 年秋天,赴大平林探祖靈祭歌的傳承

在大平林部落的所有邵族人之中,只剩下他還會唱,所以這一趟與丹春木耆老的約會,我認為是非常重要且具意義的。

之前聽說在大平林部落(Tapinin)(編按 1)有一位邵族耆老丹春木還會吟唱邵族在年祭(Lus’an)時的祖靈祭歌,因此我就在 2008 年 10 月 30 日當天早上,約了在大平林部落當時已高齡 79 歲的丹春木先生,請他老人家吟唱已在大平林部落沒有一個邵族人會唱的邵族年祭的祖靈祭歌。

因為在大平林部落的所有邵族人之中,只剩下他還會唱,所以這一趟與丹春木耆老的約會,我認為是非常重要且具意義的。

 

自己的伊達邵部落(Barawbaw)每年農曆 8 月 1 日都會由 Lhkapamumu(毛)氏族主祭的除穢祭(Titishan)來揭開換年祭(Tungkariri Lus’an)的序幕。當天若有產生年祭的主祭者(pariqaz),那麼到第三天搭建好祖靈屋(hanaan)後,每晚就會在祖靈屋前,在 Paruparu(編按2)的領唱之下,唱起年祭的祖靈祭歌。

但除了伊達邵部落之外,我也非常好奇在大平林的邵族部落,他們年祭的祖靈祭歌是不是跟在伊達邵的祖靈祭歌是一樣的,或是有所差別的?

圖片/Hudun Lhkatanamarutaw

 

丹春木耆老用日文抄寫的祖靈祭歌

以前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在大平林部落這裡,每當換年祭的時候好不熱鬧!有很多很多的邵族人,就像蜜蜂一樣的多!

在要請丹春木耆老吟唱的時候,他先從他的口袋掏出了一小張寫滿了日文的小抄,他說:

「以前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在大平林部落這裡,每當換年祭的時候好不熱鬧!有很多很多的邵族人,就像蜜蜂一樣的多!老老少少都會聚集祖靈屋的廣場前面,一起吟唱著祖靈祭歌並跳著舞…… 但是到了我長大之後,次數便慢慢、慢慢地變少了,後來甚至也沒再辦換年祭了。

因為我怕久了沒唱會忘記,因此就用日文把它寫在紙上,等到每年我們邵族過年的時候,我都會把它再拿出來看著,自己哼哼唱唱著這幾首跨年的祖靈祭歌。」

 

講完之後,他就看著小抄開始吟唱了起來!從〈Kinalhban Kanahi〉到〈Qilin Qilin Muhu Shnafandu〉,一首接著一首地吟唱著祖靈祭歌, 歌聲頓時飄然而迴盪於大平林部落的高山林木及山谷叢林之間。我內心及整個身體頓時感覺到一陣莫名的震顫!似乎感覺得到,那些在大平林部落的邵族祖靈們已然聽到了久違而又熟悉的古老歌謠,而顯得異常地雀躍與興奮般!

總共唱了 11 首, 我也把它錄了起來 ,聽了之後覺得跟在伊達邵部落的祖靈祭歌歌詞是大同小異的,只是此地的音調似乎有些微地拉長,而在伊達邵部落是有 21 首的。

圖片/Hudun Lhkatanamarutaw

 

告辭了,丹春木耆老

數十年來,少了祭司與祖靈的對話,便沒有了承載邵族祖靈的祖靈籃的邵族獨特祭祀文化,也斷掉了與祖靈溝通的橋樑。

之後告辭了丹春木耆老便下了山,當時我的心情是蠻複雜的 ── 我為在大平林部落的族人們對於自己族群文化傳承的環境狀況是如此之惡劣而感到憂心且無奈!在此地已看不到像在伊達邵部落的各種歲時祭典了!因為在這裡,負責各種歲時祭典的最後也是最年長的幾位祭司(Shinshii,或譯「先生媽」),也只能存在丹春木耆老小時候的記憶而已。

數十年來,少了祭司與祖靈的對話,便沒有了承載邵族祖靈的祖靈籃(Ulalaluan)的邵族獨特祭祀文化,也斷掉了與祖靈溝通的橋樑。而數千年來的歲時各種祭儀也因此蕩然無存了!擔心以後的將來,在伊達邵部落的邵族,也將慢慢步入大平林部落的後塵啊!

 

兩年後(2010 年),大平林部落邵族的最後一位,也是唯一一位會吟唱祖靈祭歌給祖靈聽的丹春木耆老,已經永遠永遠地回到邵族祖靈的懷抱了。

1024px

 

編按
  1. 大平林部落:邵語 Tapina,位於南投縣水里鄉頂崁村,是邵族世界上唯二的部落之一。據說當年邵族祖先追隨著白鹿來到日月潭附近後,第一個落腳處就是大平林部落。
  2. Paruparu:paru 是邵語「敲」的意思,因為以前一些祭典時,陳姓和高姓家族要主持為少年敲牙齒(鑿牙)的儀式,就會 paruparu「一直敲」,後來就變成一個專有名詞 Paruparu,指這陳、高兩姓的職位。


相關文章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Hudun Lhkatanamarutaw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