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第一次參加年祭後的夜半「祖靈」事件:是誰夜半在屋外唱歌?

邵族祖靈祭從昨晚(8/28)於祖靈屋前牽田(Shmayla)(編按1)開始,邁入另一個階段:每天晚上得唱祖靈祭歌、跳舞,如此為期半個月餘,直到最後祭。

有些朋友好奇我為何如此熱中參與牽田、吟唱祖靈祭歌謠?這得從九二一地震後,2000 年我第一次參加邵族祖靈祭說起。

 

邵族長老:多首牽田祭歌是思念祖先,讓人忍不住落淚

他又說,這些歌曲中有許多內容是懷念祖先,充滿對先人的思念之情,唱著就會忍不住落淚。

2000 年的大過年,還未開始牽田的前幾日,前陳姓領唱長老(陳進復長老,已故)如此描述祖靈祭歌:「白天聽見鳥啼、風吹、蟲叫、蟬鳴,都會覺得有人在你耳邊唱著祖靈祭歌。」當時我認為這完全是 Ama Samlung 對邵族祖靈祭歌的偏愛使然,立場不客觀。

他又說,這些歌曲中有許多內容是懷念祖先,充滿對先人的思念之情,唱著就會忍不住落淚。當時的我私下想,那我更不可能啦,我如何思念邵族祖先?

 

晚上,族人拉我一起牽田。我既不知歌曲的旋律,更哼不出調,只會傻傻地和族人牽在一起。我的腳步不和諧,兩隻手力量不平均。幾輪下來,只感覺到,如果配合上族人的律動,牽起來就輕鬆自然,彷彿和呼吸合拍。至於曲子,我依然沒感覺。

牽田結束,長老對我說,在最後一天之前,都算是練唱,我可以在這個期間學習。我當時還鐵齒地認為,這些曲調我聽都沒聽過,對內容也不知曉,怎麼可能學啊?

牽田後,是誰在屋外唱祖靈祭歌

回到房裡,才躺下身,歌聲又來了。我再度爬起身,跑向廣場,廣場空空蕩蕩,祖靈屋裡,沒有人影。

但是…… 神奇的事就在牽田之後發生了。

回到房裡準備入睡,躺在床上,依稀聽到外面有歌聲傳來。我爬起身,想看看是誰如此認真,那麼晚了還在練唱。走到廣場,廣場空無一人,向祖靈屋探頭,裡面依然沒人。而社區家戶都熄燈就寢了。

一定是聽錯了,我想。

回到房裡,才躺下身,歌聲又來了。我再度爬起身,跑向廣場,廣場空空蕩蕩,祖靈屋裡,沒有人影。

 

第二天早晨起來,走出戶外,哇!不得了!歌聲和鳥啼、風過樹梢的聲音交織在一起。我聽見的所有聲音,都是前一晚的歌聲!

太令我震驚了!不論走到哪裡,聲音就在那裡 ── 耳裡全部都是歌聲!

 

半程祭,再次聽見祖靈的歌聲

族人一唱起,我立刻鼻頭發酸,眼淚忍不住噗簌噗簌直下,抬頭一看,牽在一起的族人們,各個淚流滿面。

過了半程祭(編按2),所有祖靈祭歌出籠。神奇的事再一次發生。有幾首先前未聽過的祭歌,族人一唱起,我立刻鼻頭發酸,眼淚忍不住噗簌噗簌直下,抬頭一看,牽在一起的族人們,各個淚流滿面。

這是我從未有過的體驗。

是的,世間有這樣的歌。真的,有這樣的歌!

 

經驗太強烈,印象太深,深得令我不可自拔。從此,就上癮了……

(本文獲原作者鄭空空(全球邵族之友會)授權轉載)

圖片/鄭空空

編按
  1. 牽田:由族人手牽手,圍成圈,在祭場透過歌唱或舞蹈,娛樂祖靈或與祖靈交流的儀式,在南部地區的族群稱為「牽曲」、「牽戲」等,在中部如邵族、巴宰族、道卡斯族等則稱作「牽田」。
  2. 半程祭:每年邵族跨年祭(或稱「祖靈祭」)的尾祭(結束日)決定後,會於整個祭典期間的中間日左右做「半程祭」。半程祭後,所有祖靈祭歌皆解禁,得以開始吟唱。

 


相關文章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鄭空空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