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在老七佳的石板屋,完成那天只有我和祖靈的約會

「我們要的不是酒,我們在這裡慶祝是因為你是 Tjagalan 家族的人,而你已經完成了這樣的事情,所以我們在這裡為你歡慶、快樂。」


 

那是與祖先的緣分,在七佳部落人心中最神聖的居所 ── 老七佳石板屋聚落。

 

5 月 12 日,我終於跑完所有老七佳的核銷公文。縣府管理替代役男的長官對老七佳非常有興趣,希望我能帶著他與他的朋友們慕見老七佳的風采。明天我放假,而且老七佳自從當兵後,就很少就有時間上去,所以這個請求我也就欣然的答應。

坐在前往老七佳的車,通過了老七佳與舊力里傳統領域的交界點(註 1)之後,我突然感覺好像會有什麼事情等著發生,但是那又不是種不詳的預感。我也摸不著這感覺,只覺得好像一切都已經默默的安排好了。但是為什麼會發生?又是什麼樣的事情,怎麼能算準了這個巧合,直撲向我這裡來?為什麼一進入老七佳領域時,這種感覺就越發強烈。這種感覺就像用小米梗燃焚的煙,飄渺,但鮮明,且召喚你來到這個地方。

為什麼一進入老七佳領域時,這種感覺就越發強烈。這種感覺就像用小米梗燃焚的煙,飄渺,但鮮明,且召喚你來到這個地方。(圖片來源/Giljegiljaw Pakedavai)

 

老七佳的英靈

我立刻拔腿就跑,慌慌張張地跑到隔壁不遠的家屋去找 Masaciang,我惶恐地跟他說:「Tjagalan 家!Tjagalan 家!有很多人!有很多人!……」

抵達老七佳之後,開了車門。當我的腳一踏在老七佳的土地時,我立刻感覺到 Tjagalan 頭目家屋有人在叫我,而且是很強烈的。所以我只好放下縣府役男承辦人一行人,直奔 Tjagalan 頭目家屋。

當我抵達 Tjagalan 頭目家屋前的廣場時,一看覺得什麼都沒有。但是三秒後,我立刻發現我站在一群勇士中間。這群人穿著漂亮的男子傳統服飾,肩上披的是現在非長少見且珍貴的雲豹皮草;頭上帶著的是看起來勇猛威武的男子頭飾,也插著英挺熊鷹羽毛。他們圍著我坐在一起喝酒作樂,也吟唱,也交談。

「我嚇死了!」

我立刻拔腿就跑,慌慌張張地跑到隔壁不遠的家屋去找正在 Tjumulj 家屋吃飯休息的 Masaciang(高明燦耆老,也是現任 Tjagalan 當家頭目的姑丈)。看到他,我立即惶恐地跟他說:

「Tjagalan 家!Tjagalan 家!有很多人!有很多人!!在 ljemakai (分酒)!!」

 

這種感覺很奇特,Tjumulj 家屋離 Tjagalan 頭目家屋已經有兩三個房子的距離,我還是聽得到 Tjagalan 頭目家屋廣場上的喧鬧聲。而且這些聲音,當然是在 Tjumulj 家屋的一伙人聽不到的。

Masaciang 耆老叫阿強帶著一杯酒,以及一些簡單的吃食,隨著我一起走到 Tjagalan 頭目家屋前的廣場。到了廣場,阿強立刻點酒祭祀。但是阿強當然看不見我眼裡看見的一切, 只見他口裡喃喃念著:「各位 vuvu(長者)們,實在對不起,Giljegiljaw(我的名字)可能在那裡冒犯了你們,實在是非常抱歉,也希望你們不要生氣,因為 Giljegiljaw 是你們的後代子孫,我們都是一家人……」。但有一種感覺突然穿過了我腦海:

「這好像不是他們要的……」

獨自完成與祖先的對話

這是很奇怪的感覺,在我看見的只是他們在我面前看著我,但是我可以知道他們在說的話,而且是傳到我腦海跟我說的……

於是阿強唸完之後,我就立刻打發阿強離開,並跟他說:「沒關係我已經自己可以了」。阿強離開後,這一群人們依舊歡慶、吟詠。但是頭一轉,這些人彷彿就像消失的圖畫,漸漸的 fade out(編按:「隱沒」之意)在我眼前的視野中。後來,我面前只留下三個人,這三個人開始對我說話了。他們說:

「我們要的不是酒,我們在這裡慶祝是因為你是 Tjagalan 家族的人,而你已經完成了這樣的事情,所以我們在這裡為你歡慶、快樂。」

這是很奇怪的感覺,在我看見的只是他們在我面前看著我,但是我可以知道他們在說的話,而且是傳到我腦海跟我說的。即便我並沒有瞧見他們表現出「正在跟我說話」的動作,就只是看著我。但我非常確信,「他們在跟我說話,而且是對著我說的」。說完之後,他們依舊宴飲歡樂。只是,就跟其他人一樣,漸漸地消失在 Tjagalan 頭目家屋的廣場中。

 

答應祖先的事,還沒有完成

她跟我說他昨天有做夢,夢裏祖先們告訴她:「Giljegiljaw 還沒有完成這件事,他還不能這樣子離開」。

等到只剩我一個人在廣場時,有那麼一刻,我眼淚已經默默的淌下在我曾經汲汲營營忙碌的廣場石板上,當我用手撥去我眼角的淚水時,那種情感就如午後的雷陣雨,狂瀉不止。啜泣哽咽後,我平復了自己情緒。我坐在廣場前的平台上回想著:曾經有一度,我對這工作感到失望,我沒有跟部落人說,我就自己默默地離開。

後來有次 Tjagalan 頭目家族的巫師 ── Tjuku 巫師穿著慎重,前來我們家找我。(要知道,一個巫師如果穿著很慎重來找,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傳達,否則並不會如此這般)果然,她跟我說他昨天有做夢,夢裏祖先們告訴她:

「Giljegiljaw 還沒有完成這件事,他還不能這樣子離開」。

所以,我繼續咬緊牙關,白天做著我替代役分內忙碌所要做的事,晚上接著繼續老七佳石板屋的工作。甚至,我都要等大家睡了,才在半夜拿出這一堆事情死命地做。白天,也為了怕別人注意到,所以我送老七佳的公文時,也都是偷偷地送,這些都不要緊。讓我最累的,還是在縣府裡處理老七佳公文的複雜。說真的,別人真的幫不了我,所有的一切只能自己吞下,不知道是苦難還是刁難的經驗,讓我累到害怕,但我能跟誰說?

 

但這些終於也都結束了。

 

哭得很過癮,眼睛紅成一片,上面還掛著幾滴遺留的眼淚。從 Tjagalan 家屋出來時,縣府的人還以為我怎麼了。


 

我說完了,外婆只是笑著看著我,並且跟我說:

「這是你的天賦,我們家族傳到這邊只有你有,這是神給你的,你要好好使用」。

在那個笑容裏面,我好像看見她小的時候陪著她媽媽(也就是我曾身為七佳部落大巫師的曾外祖母)所凝煉出來的生命故事。我看見笑容裡年幼的外婆,以及牽著外婆的曾外祖母走過老七佳所有石板巷弄做祭儀的畫面。

所以她用這個笑容回答我:「沒關係,我都知道。」

在七佳部落人心中最神聖的居所 ── 老七佳石板屋聚落。(圖片來源/Giljegiljaw Pakedavai)

 

  1. 距離今年元旦落成的老七佳吊橋的不遠處,有一個地方,七佳部落的人把這裡命名為 Puljaviavia,即「長滿芒草的地方」。力里部落的人把這一處叫做ipuljamaljama,即「曾經星火燎原的地方」。這裡是老七佳與舊力里很重要的傳統領域分野。

 

作者介紹

Giljegiljaw Pakedavai,七佳部落青年,老七佳石板屋搶固計畫與紀錄執行人、老七佳部落誌編者。


相關文章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Giljegiljaw Pakedavai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