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原住民族被忽視的雙十國慶

Parade_of_US_equipped_Chinese_Army_in_India

對於美國、澳洲、紐西蘭、以及加拿大等墾殖國家的原住民族而言,所謂的「國慶日」其實是「入侵日」,在每年的這一天,象徵著原住民族的主權被國家主權所侵犯,不僅提醒族人的傳統的領域及土地被掠奪,還不忘自己每天所面對的偏見及歧視。

因此,在國慶大會上,立法院長王金平宣示我們是「幸福的國家」、馬英九總統縷述他的建設、以及國內外的政績,不知道有多少原住民可以體會到這種「全民幸福」感?

 

儘管馬英九總統在國慶演說中以阿美族語來問候大家,卻也只是點綴性質,因為,演講稿並未有隻字半語提及原住民族及相關政策,這表 示,不知道是善意、還是惡意,原住民族是被當權者判定可以忽略的。所以,即使他誇示外籍配偶新住民人口、以及國際學生人數的成長,然而,在華麗而不實的多元文化、以及國際化的口號下,原住民族的特殊性不經意地就被沖淡了;當他在結語高喊炎黃子孫之際,其實是刻意否定台灣原住民族屬於南島民族(Austronesian)的事實。

當我們聽到新竹縣五峰鄉桃山國民小學合唱團領唱國歌,泰雅族及賽夏族原住民學童的天籟再現國慶,大家又興奮、又高興,卻再度凸顯原住民族只是國家慶典中的裝飾、聊備一格,掩飾不了政府是如何來看待原住民族,也就是被定位為在表演中任人欣賞的個體,而不是要求還我土地、權利、以及尊嚴的思想主體。假使能以具有原住民族特色的方式來詮釋,或許還可以彰顯國家;可惜,鮮紅的服飾只能滿足統治者的想像,嘹亮而齊一的歌聲用來炫耀「漢化」教育的成功。

 

回首《原住民族基本法》在 2005 年通過,依法應該在三年內修、訂的配套法案卻是原地踏步,特別是《原住民族自治區法》以及《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

在民進黨執政時期,多少囿於朝小野大的困境;現在,國民黨全面執政,卻還推拖重要法案被在野黨少數杯葛,究竟是認為因為原住民族相關法案不重要而無心、還是被豢養馴化的立委諸公無能?相對之下,五都原住民族鄉的選舉權先前被硬生生剝奪,立委面對蠻橫的黨意閹割修法放水,現在也不過是亡羊補牢,卻是召開記者會大肆宣揚;原本是配合殖民統治者放毒的幫兇,竟然搖身一變為解毒的大善人,天理何在?

我們必須指出,幾百年來,任憑外來政權再如何換手轉移,並不代表原住民族既有的權利(inherent rights)被剝奪,因此,所謂官員動不動就嚷嚷「土地是國家的」,這是禁不起考驗的說法;換句話說,公家機構、或是地方政府只是暫時代理國家「管理」土地、以及相關的各種資源權,並非真正「擁有」。如果政府為了公共利益徵收民地,至少也必須合理補償,豈有「佔久」了就變成「所有」的道理?既然當年中止原住民族行使權利的理由多已經喪失,救應該物歸原主,豈可伺機將美好山河變賣、或是 BOT 給財團開發?那行徑跟土匪差多少?

 

套一句馬英九總統對於香港普選特首的用字,我們希望政府能「一部份原住民族能先自治起來、原住民族治理原住民族、充分自治」。如果中央政府一直無法實現自治的諾言,那麼,我們不妨從年底的九合一選舉著手,要求新北、桃園、台中、以及高雄市長候選人承諾,嘗試在直轄市採行原住民族自治。儘管地方自治並非真正的民族自治,而且這裡的自治權是被授與的(delegated rights),然而,由下而上,或可逼迫中央政府就範。

(原文刊於《民報》,受施正峰教授授權轉載。)

在國慶大會上,立法院長王金平宣示我們是「幸福的國家」、馬英九總統縷述他的建設、以及國內外的政績,不知道有多少原住民可以體會到這種「全民幸福」感?

關於作者

施正鋒,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圖片來源:Wikipedia(CC Licensed)

施 正鋒

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