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FB大砍帳號惹火同志、原住民… 甚至陳為廷?社運人士:FB 真要我們在網路世界「非死不可」嗎?

事情發生在 11 月 12 日凌晨 1 點:當時由黃國昌、林飛帆和陳為廷等太陽花學運人士組成的《島國前進 Taiwan March》的 Facebook 粉絲專頁,突然張貼出一個緊急消息

「 【重大聲明】陳為廷慘遭臉書違停

事情發生在今(11/12)天凌晨00:30左右,我睡了一下,半途接到林飛帆的電話醒來,說我臉書不見了……」

陳為廷表示,當天凌晨他在睡夢中接到林飛帆的電話,告訴他他的臉書不見了。陳為廷馬上打開臉書,只見臉書大剌剌地說陳為廷沒有使用「真實姓名」,因此被停權。他又驚又困惑,畢竟一直都使用「陳為廷」這個真實名稱。到底是犯了什麼規定?

由於陳為廷是個社運名人,因此這件 Facebook 帳號停權的事,很快地在臺灣社會運動的社群中引起軒然大波…… 只見同性戀朋友和原住民族運動人士一旁無奈地偷笑:「不好意思,我們已經深受其害很久了。」

 

帳號停權早有前例,LGBT、原民深受其害

Facebook 是在美國的原住民族日把他們的帳號停權,因此這些族人痛批 Facebook 是故意選這天「歧視」原住民族的嗎?

早在 2009 年,美國許多 LGBT 團體(指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別者)就已經因為被檢舉非真實姓名而被停權,包含知名變裝藝人 Bebe Sweetbriar、Heklina 及 Sister Roma 等。該年受害的 LGBT 人士跳出來抗議 Facebook 政策時,Facebook 還嘴硬,表示這只是非常少見的例外,Facebook 不打算為此做出任何改變。然而這樣的情形越來越嚴重,甚至遭指控這樣的政策讓歧視者有意識地操作來封鎖 LGBT 人士在網路上的曝光。

直到今(2014)年 9 月份下旬,大量 LGBT 人士因為以假名註冊,而遭 Facebook 停權,逼得 Facebook 的產品長 Chris Cox 終於在 10 月 1 日發表公開聲明,為 LGBT 團體在 9 月份所受到的停權待遇道歉。但在 Facebook 公開道歉後,情形卻不見好轉,許多人仍然因為被惡意檢舉而失去他們的帳號。

 

無獨有偶,除了 LGBT 人士,國內外的原住民族人權運動朋友也一直深受其害。但與 LGBT 團體不同的是,這些原權人士使用的的的確確是他們的真實姓名註冊 ── 而且是祖先千百年來所留下的族語。

包含布農族的 Savungaz Valincinan(漢名:李品涵)、阿美族 Nakao Eki PacidalFalong Sinciang 等在網路上活躍的原權人士,也都從今(2014)年以來,陸陸續續遭到 Facebook 以「非真實姓名」為由停權。事實上除了臺灣,美洲原住民族人也是從這兩年開始,以同樣的理由被 Facebook 停權,裡頭不乏一些社運名人如 Shane Creepingbear 等人。

雖然國內族人的族名並非以中文書寫,而國外族人的姓名如 Creepingbear 聽起來也不像是歐美人士的傳統姓氏,但都實實在在是取自他們的族名,再符合「實名制」不過。更諷刺的是,Facebook 是在美國的哥倫布日把他們的帳號停權 ── 由於許多城市已經把哥倫布日正名為「原住民族日」,因此這些族人痛批 Facebook 是故意選這天「歧視」原住民族的嗎?

 

到底為何 Facebook 要導入實名制?理由跟中國政府管控網路一樣嗎?面對這樣的情形,社運人士可以怎麼做呢?


 

網路實名制是否與政權或商業利益有關?

2012 年 8 月,當時 Facebook 透漏其 8.7%,約莫 8 千 3 百萬個帳號都是假帳號之後,隔天股價馬上腰斬應聲大跌 USD 20 元!

中國政府自 2004 年開始導入網路實名制,要求網路公司簽署《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強制「用戶以真實身份信息註冊賬號」。2005 年,當時中國最大的即時通訊公司騰訊從旗下的 QQ 開始全面實行實名制,被認為是中國全面推行網路實名制的濫觴。

中國鮮少透漏其實施網路實名制的理由,但一般認為這是為了創造一個更「和諧」的國內網路世界。但 Facebook 實施實名制,可能更從商業利益的角度來想。

Facebook 今年 9 月表示,有了實名制,「我們永遠都知道我們在跟誰連結,增加(網路)社群的安全性。」(聽起來好像中國政府一直在強調的,創造一個更和諧的社會?)但若我們回溯到 2012 年 8 月,當時 Facebook 透漏其 8.7%,約莫 8 千 3 百萬個帳號都是假帳號之後,隔天股價馬上腰斬應聲大跌 USD 20 元!

原因不難猜測:當 Facebook 為每次點擊跟廣告主收取NTD  5 – 15 元不等的費用時,有哪個廣告主會想為假帳號的點擊買單?更甚者,假帳號不只害廣告主白付錢,還會嚴重影響粉絲專頁的操作;當一個粉絲專頁都是假帳號的讚,該專頁將會越來越少出現在真人粉絲的塗鴉牆上,惡性循環下,讓廣告主賠了夫人又折兵。

只是 Facebook 為了打擊假粉絲而嚴格實施實名制時,卻也嚴重打擊容易被人歧視或攻擊的團體。

 

實名制背後,社運人士遭停權的真正原因

無論是 Creepingbear、Valincinan,或是 Pacidal,都是祖先千百年所留下的氏族名,這不是「實名」,什麼才叫「實名」?

雖然都與實名制有關,但 LGBT 人士的狀況實際上與原住民族人不同。許多 LGBT 人士為了怕實名帳號遭親朋好友發現,而選擇在網路上隱姓埋名,卻因此被 Facebook 刪帳號,讓人權人士高呼:「每個人都有權力選擇與身分證上不同的名字示人!」

但原住民族人的情形不同,無論是 Creepingbear、Valincinan,或是 Pacidal,都是祖先千百年所留下的氏族名,這不是「實名」,什麼才叫「實名」?

當帳號被停權後,族人開始向 Facebook 表達抗議;礙於 Facebook 於臺灣沒有辦公室或分公司,抗議人士只得寫信給 Facebook,卻遲遲等不到回應,有的只得使用漢名,才得以取回帳號。《Mata‧Taiwan》曾於上週 Facebook 創辦人舉行「Q&A with Mark」時,留訊息表達 Facebook 對原住民族因實名制所遭受的不便,並請 Facebook 回應改善,卻也沒得到任何回覆。(預料中的事…… 茶)

而與國外原運人士不同,國內原運族人主要是把瞄頭指向惡意檢舉的人:部分族人把此項事件歸咎於惡意人士利用 Facebook 無法一一檢查每位檢舉事件的狀況,讓許多族人的存在從網路世界「消失」,也代表了族人面臨正名運動的困境。但嚴格來說,我們其實無法確認每位檢舉人的意圖都是反對原住民族正名或其他惡意原因,這樣的連結實過於空泛,不可能用單一訴求去處理惡意檢舉這件事。真正的根源,應還是與 Facebook 的政策處理,包含實名制與實名制政策的驗證過程需落實,以免取「實名」的族人卻受到莫名的對待。

而另一解決方式,也是短期來看最實際的,就是狡兔三窟,雞蛋不應放在同一籃子。

 

防範帳號不當停權:資料備援與分散對單一平台的依賴

人們越依賴單一平台,就越有可能造成單一平台壟斷。

網路世界也一樣,人們越依賴單一平台,就越有可能造成單一平台壟斷。而在臺灣,若以桌上型使用行為的社群平台來看,Facebook 實可說是網路社群世界的唯一壟斷平台,每月有超過 1,400 萬名活躍用戶,每日登入用戶甚至超過 1,000 萬人,將近臺灣總人口的半數。越依賴它,一旦受到停權,影響就越大;但在臺灣,一旦離開 Facebook,就幾乎等於與網路社群失去連結,該怎麼辦呢?

小編的第一個建議是,認真把社群平台當成社會運動重要工具的人,都應該要在網路世界找一個「家」(部落格或網站),並且搭配不同的「門」(社群平台、搜尋引擎)接觸到網路社群。

 

一、每個認真的社運團體都應該有個長期經營的網站

為了資料備份,或是讓支持者長期關注,而不會一旦被 Facebook 停權就完全失聯,認真從事社運的族人都應該有個屬於個人或組織的網站或部落格。至於該用哪家網站、部落格,則跟資訊安全有關。據《Mata‧Taiwan》訪問現任《PTT》站長暨 Yahoo Global Search 的首席工程師戴志洋分享,資訊安全應考量的有兩點:

(一)主機的安全

主機就像網站的家,家若不安全,駭客就容易攻破。目前許多網路公司都在使用的主機服務供應商 Amazon 雲端服務 AWS 會處理 DDoS(阻斷服務攻擊),有安全更新也會主動提醒,而 Google App Engine 也可以處理,都是值得推薦的服務。

(二)程式碼的安全

若主機是家,那麼程式碼就像家的設施一樣;家再安全,家門的鎖若容易被破解,也是容易被駭客入侵。戴志洋建議 WordPress、Druple、Joomla 及 Weebly 等,都是知名且發展成熟的 Open Source(開源碼)軟體,只要不要自己亂改程式碼,都是相對值得信賴的。

事實上對於一般社運人士來說,最簡單又穩妥的方式,還是直接使用 Google 的 Blogger 或 Weebly 等現成的「即視即所得」架站服務,只要拉一拉,網站就架好,又不用擔心主機問題;目前看來,也還不致於會像 Facebook 一樣,動不動把網站下架。

雖然如此,就如同戴志洋所強調,「最重要的還是資料的定時備份!」只要內容定時備援,不管家在哪都不怕。

 

二、狡兔三窟 ── 經營多個主流社群平台,避免被單一封鎖

這點不難理解:社群網站的崛起早已改變了網路的生態,Facebook 佔網站流量三到五成是稀鬆平常的事,因此 Facebook 實名制固然有缺陷,卻仍然不可能不經營 Facebook,但我們應該要做的是同時經營多個主流社群平台,以分散過於仰賴單一平台的風險。

在國外如歐美、日等地區,除了 Facebook 之外,Twitter 是個不可忽視的管道,甚至 2010 年突尼西亞青年發起的「茉莉花革命」席捲北非中東,帶動一股革命浪潮,Twitter 的功勞不可漠視,該次革命甚至被譽為「Twitte 革命」。在國內,我們雖然也有臺灣版的 Twitter ── Plurk,但用戶約 700 萬左右,約只有 Facebook 的一半。若考慮行動服務,韓國軟體 Line 在臺灣的用戶已達 1,700 萬人,比 Facebook 在台用戶還多,它的群組功能的確可以讓社運朋友好好考慮。另外,在 Facebook 實名制遭到越來越多人抗議後,國外網路新創團隊成立了一個新社群平台 Ello,號稱無廣告,可匿名,也不會利用用戶的使用習慣來營利;只是 Ello 目前多為國外用戶,而且用戶非常非常少,說要用來串連社群…… 嗯…… 還要再加油。

只是無論是 Plurk 或 Line 社群,他們的功能都較偏向於封閉社群間,不若 Facebook 的生態較開放,若需要透過兩者擴散議題,會需要花更多時間去經營社群;幸好有 Socialba! 這樣的插件,可以讓我們同步發文到 Facebook、Twitter、Plurk 等各大社群平台,減少不了少管理的麻煩。

 

其實除了這些新興的社群平台,別忘了還有大學生(咦)的最愛 ── PTT!創立於 1995 年的 PTT 是目前臺灣最大的 BBS(電子佈告欄系統),總註冊人數約 150 萬人,雖然不比 Line 或 Plurk 多,但卻是網友常在 Facebook 分享的內容,許多第一手議題,都是先在 PTT 揭露後,才被分享擴散到 Facebook 等其他社群平台。然而 PTT 的缺點是除了八卦版等版面較熱門外,其他版的讀者較少,或較利基。若選擇透過熱門版面發佈消息,也需要考量各熱門版面的讀者屬性,設計適合的標題與內容來幫助擴散。

 

三、別忘了實體世界

無論網路世界再方便,別忘了多回到實體世界,經營線下的社群,哪天再被封鎖才好透過真實的朋友迅速串連。

 

前述臺灣的社運朋友如陳為廷、Nakao Eki Pacidal 等人的 Facebook 檔案都已在過去幾天陸續恢復,但難保未來這樣的情形不會再發生。香港雨傘革命的社運朋友先前也遭殃,為此開始發動《全面廢除面書「真實姓名」政策行動》── 但諷刺的是,這行動也是由 Facebook 上開始串連的。

於是當我們費盡心思地保全社會運動者在網路世界的「人身安全」時,卻突然發現 ── 無論是因為政治或資本主義,其實網路世界都不是那麼自由,對嗎?

近年來,原運朋友越來越依賴網路串連,實應建立一完整長期且安全的串連機制,以防止有心人士的惡意檢舉或封鎖。

 

參考資料


相關文章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Jennifer Moo(CC Licensed)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