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為何哭泣湖的祖靈會流淚

在臺灣島嶼的南端,遮蔽了海洋視線的深山中,有一處被賦予浪漫名稱「哭泣湖(Kuci)」的地方,這是當地排灣族人對於祖先辛勞的見證,以及故事的追思。

哭泣湖位於屏東牡丹鄉麻里巴(Maljipa),也就是東源部落內,每逢春夏,整個部落就洋溢在盛開的野薑花香裡;而部落裡的水上草原,近年來也成為頗具知名度的景點。許多前往鄰近的旭海部落、阿塱壹古道的遊客,也會趁便來此一遊。

東源部落內,每逢春夏,整個部落就洋溢在盛開的野薑花香裡。

 

哭泣湖原為排灣族人的禁地

這處山谷原先被鄰近的部落視為禁地,不敢擅自闖入。但是迫於日本人的威迫命令,祖先們只好來到這處幽暗山谷開墾。

當天下午,與駐守在哭泣湖畔的董實牧師(族名:佐諾克‧嘉白),還有正在編織檳榔袋的施奔娜 vuvu(編按1),和他們夫婦倆相約在湖畔,聽他們兩位老人家訴說哭泣湖的由來,祖先的故事。

麻里巴部落原屬排灣族中的查敖保爾群(Chaoboobol)(編按2),和原居當地牡丹鄉、獅子鄉、滿周鄉等的巴利澤利敖群(Paliljaliljau)並不同,他們的祖居地在現今獅子鄉山區、枋山溪上游。日治時期,日本人為了方便就近管理當時的祖先們,便以生活方便為由而下令要祖先們遷移到現在的牡丹鄉境內。但是日本人挑選的地點,是處遍布原始林木的幽暗山谷,而且,這處山谷原先被鄰近的部落視為禁地,不敢擅自闖入。但是迫於日本人的威迫命令,祖先們只好來到這處幽暗山谷開墾。

終日身處密蔭蔽日的「禁地」,讓祖先們十分不安。甚至,當時部落中時時有人過世,幾乎每戶人家都遭遇喪事,祖先們認為這是他們闖入禁地、使得惡靈作祟騷擾的結果,使祖先們鎮日活在憂傷和恐懼之中。為了生存安居,祖先們決定請部落的祭師們進行大型的驅邪儀式,將部落裡的惡靈全部趕至部落外的水上草原(所以現在要進入水上草原,都需要在族人的帶領下舉行祈福儀式,以庇佑安全),使族人們免於作祟的恐懼,然後繼續進行幽暗山谷的開墾建設,希望能夠將此地改變為族人們樂居的家園。

現在要進入水上草原,都需要在族人的帶領下舉行祈福儀式,以庇佑安全。

 

 

從山谷禁地到水匯集的美麗家園

董牧師說,現在東源部落的早晨、夜晚時常各下一場雨,他們說那就是祖靈喜極而泣的淚水。

開墾的過程十分辛苦,但是在驅邪儀式之後,部落裡不再有不明意外的過世,進入了正常的生老病死循環,族人們重拾了希望,而奮力地投入開墾工作當中。祖先們砍伐密佈的林木做為建材,讓山谷漸漸地投入了陽光;並且在山谷中挖掘一處蓄水池引水,使族人們就近取用。直到蓄水池湧聚成滿滿的湖水的一天,建設新家園的工作宣告完成,族人們也終於可以正式在此安身立命,繁衍家族了。

湖水的滿聚、陽光的灑落,看著原本幽暗蔽日的山谷禁地,在自己的努力下成為族人生世相依、飄滿野薑花香的美麗家園,祖先們興高采烈,彼此相擁而泣。祖先們將這處蓄水用的人工湖命名為 Kuci,正好和中文字的「哭泣」讀音相近,意思是「水匯聚之處」,另一層意義代表祖先們當年喜極而泣匯集的淚水,見證他們的辛勞。董牧師說,現在東源部落的早晨、夜晚時常各下一場雨,他們說那就是祖靈喜極而泣的淚水。

說著說著,原本還是晴空耀眼的天氣,就在說故事的過程中,漸漸地轉陰、然後下起了一場大雨……

 

在尋訪故事的過程中,常常因為長輩說故事的真摯神情而感動,但就在這場大雨裡,我們真正走入了故事的場景氛圍中,那化為大雨的淚水。相信這是守護族人、眷戀這處美麗家園的祖靈,聽到後世子孫還記得祂們的故事,並且繼續傳頌著,因而感到十分開心的,祖靈的眼淚。

原本還是晴空耀眼的天氣,就在說故事的過程中,漸漸地轉陰、然後下起了一場大雨……

 

編按

  1. vuvu:排灣語「祖孫輩」之意,此處指阿嬤。
  2. 排灣族群分為拉瓦爾亞族(Raval)與布曹爾亞族(Butsul),而布曹爾亞群又分:
    • 巴武馬群(Paumaumaq),或稱北排灣。
    • 查敖保爾群(Chaboobol)
    • 拍利達利達敖群(Paliljaliljau),或稱南排灣
    • 巴卡羅群(Paqaroqaro),或稱東部排灣

 

關於作者

林和君,成功大學中文系博士生,受到臺灣原住民美好故事與情懷的感動,在自己本業之餘,自力進行原住民故事的田野調查,希望能將走入部落當地而學習到的精神分享予平地。


相關文章推薦

 

想看更多原住民的新聞和故事嗎?

現在就加入我們的粉絲團吧!

 

圖片來源:林和君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