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2/21世界母語日來看世界上僅剩一人會說的語言,臺灣竟然上榜……!

Amerikanska_folk_Nordisk_familjebok-470x260

1947 年,英國撤出印度半島,巴基斯坦於是在當年獨立,然而獨立後,中央政府卻獨尊烏爾都語。這個舉動讓通行孟加拉語的東巴基斯坦(現在的孟加拉)人民非常不高興。於是 1952 年的 2 月 21 日,來自東巴基斯坦的一群學生走上街頭,他們不只「路過」公共場合,還發表了抗議宣言。於是政府也回應了…… 但它的回應方式,竟然是派軍警射殺這群年輕人!

政府的凶殘,沒有讓悍衛母語權利的人民退縮,反而反抗更激烈!最後政府終於屈服,而在 1956 年正式承認孟加拉語的地位,將其與烏爾都語同時列為官方語言。孟加拉人民這次的行動,被稱為「孟加拉語言運動」,是人類史上第一個用生命悍衛語言的運動。

43 年後,為了傳達「語言權」的重要,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於是在 1999 年開始定每年的 2 月 21 日為「世界母語日」,同時提醒所有人,在將近半世紀以前,有一群人曾經為了保護自己母親的語言而犧牲,並呼籲我們應守護世界上的每個語言。

 

事實上,世界上現存 6 千多種語言的使用人口,就像一個形狀極不平衡的天平:包含中文、西班牙語及英語在內的世界前 20 大語言在天平的另一邊,佔了 50% 的使用人口。天平的另一邊,則是其他 6 千多種語言;如果語言有生命,那這 6 千多種語言正在快速的死亡中 ── 平均每兩星期就有一種語言死亡,再也沒有人會說!

《聯合國瀕危語言圖譜》於幾年前列出了世界上僅剩下「1」位母語使用者的 18 種語言 ── 你知道嗎,臺灣有種語言竟然也在列!今天(2/21)是世界母語日,就讓我們來看看它們是哪些語言吧!

 

一、Apiacá 語(巴西)

Apiacá 語是住在巴西北部邊境一群人數僅剩約 1 千人的 Apiacá 族所使用的語言,屬於吐匹瓜拉尼語系的一支。當然,在過去的某段時間,Apiacá 族的人口比現在多很多,在森林裡過著以農業為主的生活,但差不多從 19 世紀開始就大量銳減 ── 約是歐洲人大量定居巴西的時間。

根據國際語言關注平台《Ethnologue》的統計資料,Apiacá 族在 2009 年只剩下 1 千人,而説 Apiacá 語的僅剩 1 人,其餘多使用葡萄牙語。

法裔巴西藝術家 Hércules Florence 筆下的 Apiacá 族人。(圖片來源:Wikipedia,CC Licensed)

 

二、Diahoi 語(巴西)

巴西亞馬遜河流域 Diahoi 族所使用的語言,根據聯合國 2006 的統計,當時世界上僅剩 1 人會說 Diahoi 語。由於當地的環境與世隔絕,語言學家幾乎已相信這種語言已經滅絕,也就是再也沒有人會說這種語言了。

 

三、Kaixana 語(巴西)

同樣來自巴西,是住在巴西西邊與祕魯、哥倫比亞交界廣大區域,但人口僅剩不到 500 人的 Kaixana 族所使用的族語。説是「族語」而非「母語」,是因為截至 2008 年為止,僅剩一位 78 歲的耆老還會說這種語言。根據英國《電訊報》報導,這位老先生在 2011 年可能還活著。

 

四、Patwin 語(美國)

Patwin 語是分布在美國北加州的原住民族,Patwin 族的族語,曾經有 2 到 3 種方言,但這只是「曾經」── 因為據 2011 年統計,世界上僅剩 1 位 Patwin 語的說話人。

族人其實沒有放棄拯救這種語言,直到 2010 年,還有一所當地的部落學校在教授這種語言。

 

五、Taushiro 語(祕魯)

位於祕魯北部接近厄瓜多邊境一帶,根據《Ethnologue》2002 年統計,全世界只剩下 1 位會說 Taushiro 的說話人。

有趣的是,Taushiro 語也是一種孤立語言,也就是說它和巴斯克語、日語、韓語一樣,都是語言學家至今無法找到明確分類,無法確定它和世界其他語言的關係的孤兒(所以叫「孤立語言」)。

 

六、Tinigua 語(哥倫比亞)

Tinigua 族發源自哥倫比亞南部的亞裏河,但後裔多住在現哥倫比亞中部的拉馬卡雷納山區。據《Ethnologue》2000 年統計,世界上僅剩 2 位 Tinigua 語的說話人,但 2008 年聯合國資料則僅剩 1 人。

 

七、Tolowa 語(美國)

位於加州史密斯河流域 Tolowa 族所使用的族語,2008 年時,僅剩下一位族人還會說這種語言。但慶幸的是,有越來越多年輕人開始學習這種語言,想要救回他們的族語。

 

八、Wintu-Nomlaki 語(美國)

和前面介紹過的 Patwin 語一樣,都位於美國北加州 ── 好的,事實上,Wintu 語、Nomlaki 語和 Patwin 語是近親,是美洲原住民諸語底下 Wintuan 語系的唯三語言,真的都是難兄難弟!因為如果聯合國資料是真的,2008 年時,只剩下 1 位 Wintu 語的說話人,而 Patwin 語也只剩下 1 位…… 那如果他們 2 位老人家不幸走了,這個 Wintuan 語系就再也沒有語言留下來了。

幸好除了那位流利的 Wintu 語說話人以外,還有一些族人勉強還會説一些,語言復振似乎仍有希望…… 吧?

Wintu 族舞者。(圖片來源:Michael Marmarou,CC Licensed)

 

九、Yaghan 語(智利)

這位僅存朔果的母語使用人,大概是住在全地球最南邊的原住民族語使用人了!

Yaghan 是智利 Yaghan 族所使用的語言,據說 2005 年,全世界只剩下一位叫 Christina Calderon 的老婦人還會說,而她就住在智利的 Navarino 島 ── 這個 Navarino 島在哪裡呢?就在火地島,是全地球除了南極以外,最南邊的陸地啦!事實上,Navarino 島是距離南極大陸最接近的陸地!

Yaghan 族人約據今 1 萬年前就已經遷徙到南美洲的火地島,在這個距離南極最近的陸地從事漁牧生活,靠著獨木舟往來各小島之間。

(下接第 2 頁

 

Yaghan 族人。(圖片來源:Wikipedia,CC Licensed)

Pages: 1 2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