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布拉開門:每個人有多少勇氣,去面對心中微小而巨大的《勇者》夢想?

 

編按:繼去年(2014)演出《勇者》大受好評後,排灣族編舞家 Bulareyaung Pagarlava(漢名:布拉瑞揚,膩稱「布拉」)成立同名舞團,今年初正式進駐台東糖廠,希望成為愛跳舞的原民孩子的舞蹈基地。舞團將於 2 月 27 日、28 日舉行「布拉開門」開幕活動,也藉獻演《勇者》募款。

 

去年 Pulima 藝術節開幕演出《勇者》,一結束我就衝到後台找布拉瑞揚(Bulareyaung/布拉),當時我的內心就像伍佰的《火山》一樣,心裡的岩漿滿滿滿滿到要爆發出來。

要爆發不是沒有原因的。我從來沒有看一齣舞作演出會哭成這樣子,如果說掉眼淚是哭的一級,那麼這種哭到掏心掏肺鼻涕都爆裂的程度大概也有八、九級了,哭到旁邊的朋友都不知道我到底怎麼了。

這不只是一場舞蹈演出而已。

 

9 位原民勇者,鼓勵每個人為夢想而燃燒

透過《勇者》,我們看到的是自己跟身邊的人,每一個台上的自己,都有自己的身影。

《勇者》所碰觸到的,是只要生而為人,都會在人生各階段、各境遇經歷到的壓抑與展開、順應與不從,以及願意為了夢想可以不顧一切燃燒到底的魂魄。

我看《勇者》看到失魂落魄,看到曾經勇敢追夢的自己,

看到不願為現實所屈服但仍在掙扎的自己,

看到身邊很多人即使為黑暗壟罩也仍舊想要閃爍發光的微小星體,

看到身邊很多人即使不被周邊的人給予祝福與支持,但仍舊想要忠於自己的決定至死不渝……

 

9 位原住民青年在台上以他們最真實、最自在的自我與觀眾直接照面,看起來就像鄰家的大男孩那樣與你自在說笑,毫無距離,他們一個個說著自己從哪裡來、喜歡些甚麼、遭逢了甚麼。

有人熱愛舞蹈,希望家人能來看他首次站上舞台的演出,但是家人仍舊無法支持他的夢想而沒有出現在台下;

有人在便利商店打工,緊抓著跟夥伴練舞僅存的時間而全心珍惜這唯一上台的機會;

有人沒甚麼舞蹈基礎,但是單憑對表演藝術的熱愛,無論如何都想要盡情奔放展現……

透過《勇者》,我們看到的是自己跟身邊的人,每一個台上的自己,都有自己的身影。

 

我吸著鼻子對布拉說:

「太過分了這齣舞作,把我內心的男同志都召喚出來了啦!這支舞如果能到更多地方去演出,特別是到部落,一定會鼓勵很多年輕人勇於面對自己的夢想跟內在!」

這是事實,我看過很多想要追求夢想的部落年輕人,往往迫於家裡的壓力而不得不屈就現實,以至於夢想還沒發芽就萎縮了,以至於這輩子往往可能沒有機會真正好好為自己的夢想遍體麟傷真實活過。

布拉閃著淚說:「是不是?我也想啊,到更多地方讓更多人看到。」

9 位原住民青年在台上以他們最真實、最自在的自我與觀眾直接照面,看起來就像鄰家的大男孩那樣與你自在說笑,毫無距離。

 

 

透過《勇者》,呈現屬於自己的故事

所謂勇者,不是力有多大,跑有多遠,氣有多勇,智有多慧,而是在生命的旅程中,思索存在的價值,並在行動中實踐。

只是,聽得後台朋友說,這齣舞作想要由同一批人再現的機率太難了,有的人是大夜班,一下班還沒休息就衝過來;有的人是約聘僱員,沒有上班跟加班的時間都在狂練,他們練到天昏地暗,只是為了這一天要把這短短幾十分鐘在眾人眼前呈現,為的是不要對不起自己內心對勇者生命的呼喚。

我看著梳妝台前這雙朝天蹬得老高的高跟鞋,心裡嘆念不已這種高度讓我身為女生都不敢穿上的高跟鞋,怎麼男生有辦法穿上去,不是走路,而是跳舞!然而剛剛穿上這雙鞋在舞台上萬般伸展的舞者,可不是職業舞者,但是為了這場演出,他卯足了全力讓自己的身體成為是,而且是全場矚目發光的焦點。那是怎樣的意念與意志,才能讓自己走到這個地步呢?我的內心除了全然的佩服,還是佩服。

《勇者》這齣舞作,隨著跳的人不同,就會呈現不一樣的故事,因為每個人呈現的都是自己的故事,這應該也是《勇者》每次演出都能那麼吸引人窺見自己真實內在的原因。我的朋友 Kuljelje Patiya 看完以後,在臉書寫下的這段話,道盡了《勇者》之所以讓看過的人都悸動不已的原因:

所謂勇者,不是力有多大,跑有多遠,氣有多勇,智有多慧,而是在生命的旅程中,思索存在的價值,並在行動中實踐。

 

面對世界,真實的呈現自己,像那常被呼喊般的口號:

「我是誰?

我是誰,我就是誰!」

《勇者》這齣舞作,隨著跳的人不同,就會呈現不一樣的故事,因為每個人呈現的都是自己的故事。

 

當每人舞出自己的《勇者》,《勇者》才真正開始

勇者,是在生命中行動真實自我的革命,並在各種的挑戰下依然的持續。思索「我是誰」的同時,勇者的故事便已展開。

回想起小時寫出〈我的未來志願〉那篇作文題目時,多麼異想天開、無邊無際的想像,藍圖中描繪的一切是如此期待。隨時間的推移,長得越大,卻離當時寫下的劇情越來越遠。

可笑也可怕更可悲的是,我們可以說出千百萬個理由,解釋為何當下所處這樣的情境,卻無法也不敢面對真實的自己。

 

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是勇者,卻又無法成為勇者。勇者之路,理論似又近在咫尺,實際反而遙不可及。因此,造就出了勇者的難得可貴。

面對真實的自己,談何容易?把內心中最純粹的渴望,聲嘶力竭的向世界宣告之後,開始面對來自家庭、社會、道德、價值、體制、生活等等等的種種挑戰,於是勇者之後,該怎麼持續的延續,才是考驗所在。

「勇者」並非那份口號般的浪漫天真,而是場抵抗大環境有如革命般的戰鬥,更是戰士。

關於《勇者》這齣舞作,我認為,故事真正的開始,是當觀眾們看完表演步出劇場之外,各奔東西回到現實生活中後,舞出屬於自己的《勇者》,詮釋自己的《勇者》。感謝 Bulareyaung Pagarlava 老師以及其他舞者們,用生命故事譜出的《勇者》,分享勇者的力量給這個全世界。

勇者,是在生命中行動真實自我的革命,並在各種的挑戰下依然的持續。思索「我是誰」的同時,勇者的故事便已展開。

勇者,是在生命中行動真實自我的革命,並在各種的挑戰下依然的持續。思索「我是誰」的同時,勇者的故事便已展開。

 

布拉,勇敢回鄉造夢的勇者

就因為夢想看起來是這麼遙不可及,以至於當它有了任何一點可能的機會,你都想要奮不顧身捍衛守護到底。

2015 年 1 月初,當我知道布拉要回來臺東成立自己的舞團,非常開心。臺東作為培育音樂人才的搖籃隨著鐵花村的建立與成熟已開始小有基礎,然而喜歡舞蹈的孩子還沒有這個可以被涵養的空間守護長大;布拉能夠回來,絕對是湧起臺東表演藝術走向高峰的那道波瀾。很多朋友也都跟著一起參與跟期待,形成了臺東藝文界與原住民圈關心的盛事。

要成立舞團,先決條件是要有舞者,否則所有編舞的概念只能停在腦子而不會成為事實。

那天我們在 Kituru 尾牙吃完麻辣鍋,布拉開著電腦盯著螢幕,擔心報名參加舞團甄選的人數不夠,一再查看 e-mail 報名來信的情形,我也在臉書公布甄選訊息,結果一堆媽媽小姐就開始問說:「有沒有收部落婦女?我們要報名啦!」反應之熱烈,遠超過布拉所期待的那些有辦法耐操練面對魔鬼訓練的舞者。

然後我們這群婦女就在開玩笑,盧布拉說:「吼唷,你趕快開部落婦女舞蹈班啦,我們一定報名,好多人在等!」、「哈哈,結果甄選隔天可能新聞的標題就會是〈國際知名編舞家布拉瑞揚 回鄉開創部落土風舞新風貌〉哈哈哈這種的喔!」布拉一聽立刻挑起濃眉瞪眼說:「欸你們不要亂宣傳啦,萬一都來這樣的我會生氣喔!」

面對布拉的嚴格與要求,我們是又愛鬧他又愛吐槽他,但真正的,我們都好珍惜。

珍惜布拉要從一切甚麼都沒有開始,

珍惜他年過 40 毅然決然要從最沒有的開始長出一切,

珍惜每一個為了要發芽而不斷堅持要往上長的夢想。

就因為夢想看起來是這麼遙不可及,以至於當它有了任何一點可能的機會,你都想要奮不顧身捍衛守護到底。

歷經千辛萬苦的籌備與眾人相挺的義氣,從 1 月的整理、打點,到 2 月的成形、甄選,布拉瑞揚座落於臺東糖廠的舞團就要開門了。2 月 27 日到 28 日這兩天「布拉‧開門」,《勇者》將首度在臺東的空氣裡再次淋漓,我也無論如何要再去看一次,這齣深刻打到我內心靈魂的舞作。

 

這就是表演藝術最迷人的地方,你只能珍惜每一次得來不易的現場,看錄影、聽人說,都不能讓你的靈魂直接與之相遇、與你自己的愛恨情仇相遇。從《勇者》這裡開始,布拉的舞團也要勇敢做自己,用最自信的姿態,昂首闊步邁向全世界。

 

從這裡開始,我也想要持續不斷找到那個自己內心的勇者,傾聽他想要往哪裡去,過怎樣的人生,無論怎麼樣都不肯妥協的那個部分又是甚麼。可能我還很笨拙、還在練習,但我一定要努力學習不要放棄,即使手腳不協調也要奮力與之共舞,一起到底。

從《勇者》這裡開始,布拉的舞團也要勇敢做自己,用最自信的姿態,昂首闊步邁向全世界。

 

關於「布拉開門」

 

「布拉開門」舞團即將與大家分享這段實踐夢想的奇幻旅程,歡迎大家的加入與陪伴,一起在台東造夢。

  • 時間:2015/2/27、2/28  13:30
  • 地點:布拉瑞揚舞團B.D.C. (臺東市中興路二段191號)
  • 詳細流程:

13:30 布拉準時開門,自由參觀(排練場技排中,特別開放安靜偷看)
14:30 開放現場索票,168席,自由入座
14:45 觀眾入場
15:00 布拉之友/每日兩組
15:30 布拉中場說說話
15:40 布拉獻舞/勇者WARRIORS
16:00 布拉謝幕說說話
16:05 輕食淡茶聊聊天(自由參觀直到想關門或不想關門)

  • 聯絡人:林定 Sicimi‧Simuy 0935-086-560


相關文章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文字來源:思乃泱;圖片來源:布拉瑞揚舞團BDC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