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不甘「部落」變成只是一個「地名」,所以我們很努力

 

編按:卑南族巴布麓部落(Papulu)位於臺東市區,即寶桑部落。日本時代從南王部落(Puyuma)遷出分支至市區定居,長期以來一直面對文化變遷與復振的情形。作者 Kyukim 以一位卑南族女孩的角度與心情,寫出她透過薪傳少年營(簡稱「薪傳」)參與部落事務及看到部落發展所面對問題的想法。

 

2013 年就在卑南族青少年跨部落文化營時,我心裡是帶著兩個字來到主辦的大巴六九部落(Tamalrakaw),那兩個字就是「原點」。

因為在跨部落前幾天,我和姊姊們一起到 Kituru 咖啡廳,聽著林娜維(Semi)老師的分享,說起我們巴布麓部落(Papulu)薪傳少年營的起步。其實真的很崇拜老師的精神,她從最早期跟大吳老師、小吳老師發起這個給小孩子參加聚會的團體,到現在已經超過 10 年了,原本小小朋友的我們到現在真的已經是大哥哥大姊姊了。老師的堅持和努力造就了今天的我們,長大成熟的我們。

可是講座那時聽到老師一句話,提到:「薪傳少年營要走到原點了。」老師的意思是,我們部落又要從很多小朋友會出來參加部落的活動,變成又沒有小朋友會繼續參加了。

當下我聽得心裡真的是激動又難過,卻早已料到了,因為是事實。隨著哥哥姊姊一一離開,現在輪到原本最小的我們也要啟程去追夢了,我們的擔心終究變成事實了,年齡斷層真的是危機、部落小孩越來越少也是危機、越來越多人搬出去也是危機。

卑南族巴布麓寶桑部落(Papulu)青年會報佳音

我們的擔心終究變成事實了,年齡斷層真的是危機、部落小孩越來越少也是危機、越來越多人搬出去也是危機。

 

青年不斷流失,該如何不讓部落成為歷史地名

部落的名字如果從部落的稱呼變成僅僅是地名,那會是一件非常悲泣的事,因為它曾經是一個部落,但是只是曾經了。

薪傳少年營一直是巴布麓代表部落對外最直接的那層關係。我們部落經由薪傳小朋友一年一度在 12 月 Mangayaw(大獵祭)來臨之前,以 semimusimuk(編按1)嬉鬧玩耍的方式,到部落家家戶戶大聲唱歌恭喜我們卑南族的新年即將到來。部落裡面唱不夠,還唱到很多搬到外地族人的家裏,讓他們知道巴布麓沒有忘記他們是部落的一分子。

每一年,我們都在大聲的唱歌裡面感動自己也感動別人。如果沒有小朋友,那以後難道真的都該由部落的 mumu(祖父母、長輩)來接下這任務嗎?不會吧?怎麼能夠。這讓我想到,有一位對我極有影響的人說過:「部落的名字如果從部落的稱呼變成僅僅是地名,那會是一件非常悲泣的事,因為它曾經是一個部落,但是只是曾經了。」

要怎樣讓部落一直能夠是一個有很多人參與部落事情的部落,而不是地名上的稱呼卻看不到人的參與,接下來要怎麼帶領部落的小朋友們繼續下去呢?這是我們一直在討論的事。但目前為止我只想穩住這一切,就算不會再有那麼多小朋友響亮的笑聲,我也要盡最大的力氣去維持。

從小陪伴著我長大的幾位薪傳成員,一個一個都上了大學到外地去,雖然總是不捨,但我知道我一定也會有這樣的一天。我很幸運自己生在這樣的環境,讓我對部落文化的認識從學習到熟識再到擁有強烈的歸屬感,這中間有太多的原因和理由。

卑南族巴布麓寶桑部落(Papulu)青年會報佳音(部落旅遊)

要怎樣讓部落一直能夠是一個有很多人參與部落事情的部落,而不是地名上的稱呼卻看不到人的參與,接下來要怎麼帶領部落的小朋友們繼續下去呢?

 

成立成長班,努力凝聚部落認同

semimusimuk 不只是報佳音,也不只是歌舞;真正辦 semimusimuk 的意義,就是要讓大家感到有部落的祝福而開心。

就像林老師說的一段話一樣:「semimusimuk 不只是報佳音,也不只是歌舞;真正辦 semimusimuk 的意義,就是要讓大家感到有部落的祝福而開心。」

或許從以前,我們就已經把這句話默默地扎在心中。我們曾經在 2012 年參加初鹿部落(Ulivelivek)舉辦跨部落活動的同時,利用「部落問題討論」這個時間,腦力激盪提出想要改善這個問題的行動方案,於是提出構想,並且在開學之後正式開始了我們的成長班計畫。

 

在部落辦成長班是我們共同的想法。卑南族好幾個部落早已有了固定的暑期成長班,利用暑假期間讓大小朋友一起認識跟學習自己部落的事情。但是我們卻想在每個禮拜六下午聚集小朋友,一起來學習部落傳統文化或傳統歌謠。

在巴布麓成長班,只有班規和大會舞是固定的課程,主題課程從來沒有一定,所以我們大的總要在星期五晚上開會想課程好為隔天準備,而且每個禮拜一定要想出不同的內容。例如傳統歌曲,就會包含各個族群,而且新歌也可能是中文或英文歌,然後也要有小朋友最愛的小遊戲等等。夏天熱我們就玩水,冬天時就跑跑跳跳,甚至走部落一圈撿個垃圾也可以是課程的內容。

成長班背後的意義是為了讓小朋友跟著我們能夠更緊密學習部落的事情,增加彼此的熟悉度還有隊部落的認同。以前小朋友總是在 semimusimuk 之前一個星期才會開始集合練唱,但平常我們和他們就算住在附近,也因鮮少聚會以致於彼此的關係都很陌生,而且才密集聚會一個禮拜的時間,也不足以涵養更深層認識部落文化的機會。

有了成長班以後,當然給了我們一個很大的機會充實自己並更了解部落,弟弟妹妹的感情也更凝聚,對部落也更有認同感。在路上遇到了,弟弟妹妹也會主動問我們:「這禮拜是不是也要成長班?」小朋友的主動,也成了讓我們更有動力做事情的來源。

卑南族巴布麓寶桑部落(Papulu)青年會報佳音

成長班背後的意義是為了讓小朋友跟著我們能夠更緊密學習部落的事情,增加彼此的熟悉度還有隊部落的認同。

 

從成長班,部落青年首次認識部落

參加跨部落認識其他部落受到刺激,他們才真的理解部落傳承的嚴重性,也決定更用心去維護這不能消失的傳統。

可是過了還不到一個學期,基於要同時兼顧成長班和學校課業實在讓我忙不過來,於是成長班在第一學期末幾乎停滯,讓我們都好難過。我真的很想盡力為成長班做些事情,但課業卻也要想辦法維持平衡,這使得成長班不得不停擺,那陣子真的特別辛苦。

但是過了一陣子,在準備下一年卑南族青少年跨部落活動時又再次拾起我對自己的信心。2013 年在大巴六九部落舉辦的跨部落活動,我們的青年會會長蔡益璋大哥積極召集了許多平時在部落裏頭卻不常為部落的事情出現的男生一起來參加跨部落,這讓我們參加的陣容煥然一新。「第一次看到巴布麓部落這麼多男生耶!」很多人都這樣說,我感動到都快哭出來了。

回想更早以前的跨部落活動,我們部落參加的男生沒幾個,幾乎都是女生,於是我們就很在乎要怎樣把男生找出來,沒想到過了幾年就能達到這個目標,這當中有多少不為人知的心力跟眼淚。

 

我們青年會有好多人都是第一次接觸和深入去了解自己的部落,參加跨部落認識其他部落受到刺激,他們才真的理解部落傳承的嚴重性,也決定更用心去維護這不能消失的傳統。於是當他們與我站在各部落面前,被問到面對這麼問題是否還會繼續做成長班時,我們鼓起勇氣對大家承諾說:「我們會做下去,成長班。」也勇敢地說要接下 2015 年跨部落文化營的主辦權。我那時只能用感動的眼淚表示心裡的激動,我們真的又重新從頭做起,心裡好難形容我的興奮!

在那之後,為了想要為自己的部落做些甚麼事情,青年會召集大家出來做事情的方式有了更厚實的雛形。會長開始督促我們從最基本的小事情做起,每個月都要為巴拉冠(編按2)會所前面廣場上一大片的雜草來除草,而且無論做甚麼都要誠心誠意為部落付出。大家在工作的當下雖然都會覺得好累、好辛苦,但等到做完工作或一起完成了一件有意義的事,就更加深我們情感的向心力,那種成就感和快樂真的是無法說出來的。

參加青年會是我目前的階段,未來變數多,能夠留下來的人也不知道是多是少……,我不免感到恐懼,等我們這一群人都念完高中離開部落到外地以後,或許就沒有人會繼續帶我們的弟弟妹妹了。但是值得慶幸的是,我相信弟弟妹妹依然會很用心跟著我們一起為部落做事!

卑南族巴布麓寶桑部落(Papulu)青年會報佳音

參加跨部落認識其他部落受到刺激,他們才真的理解部落傳承的嚴重性,也決定更用心去維護這不能消失的傳統。

 

努力薪傳,實現對部落的滿滿感謝 

部落對我來說極為重要,從我剛開始踏入學習,「巴布麓」就已經在我生命中。

部落對我來說極為重要,從我剛開始踏入學習,「巴布麓」就已經在我生命中。我也曾想過,有多少人在小學三、四年級就當過「小小記者」去探討部落文化,又有誰國一、二就參加研習營,承辦跨部落活動給 10 個卑南族部落的青少年參加,還有國三就開始練習帶小小朋友……?

我很幸運生長在這內容滿滿的環境裡,巴布麓部落給予了我很多東西,不管是物質或是精神跟情感。從高一到現在,我已經高三了,經過快三年時間,記錄了不同時間的狀況,當然部落也絕不只是我寫的這些事而已,中間參與的過程才是我主要的學習,這些絕不能輕言放棄。

一路走過來,從薪傳、到帶成長班、到加入青年會和成為薪傳團長,一直延續到接下來終於要實現我們的承諾,接下 2015 年的跨部落!有太多的感謝跟成長。

直到現在,還是回味那天在咖啡廳分享會結束後,青年會還有老師們跟我們討論、檢討 semimusimuk 的事情。我覺得那天的那種氛圍,讓我發現我長大了 ── 不想讓薪傳回到原點,而是接續老師們當年要帶我們成長的想法,繼續陪弟弟妹妹長大。經歷的這些,不只是這一篇文章能說得完,也不僅只是幾句話能表達而已。

 

在這裡面,我掉著眼淚寫過,也曾想到瘋狂的事而笑著寫完。這樣的經驗對我來說太重要,只要是有關部落,我在做事情時真的是打從心裡的幸福感而且心甘情願的。直到目前,我也仍在經歷中,必須感謝身邊給了我啟示的他們,也謝謝讓我的生命中有它!

卑南族巴布麓寶桑部落(Papulu)青年會報佳音

我很幸運生長在這內容滿滿的環境裡,巴布麓部落給予了我很多東西,不管是物質或是精神跟情感。

 

編按

  1. semimusimuk:意為「戲耍嬉鬧」或譯為「報佳音」。相較於其他卑南族部落,巴布麓部落較少有傳統儀式將全部落聚集在一起,因此長輩們最初以「薪傳少年營」的團員為班底,在每年底拜訪各團員家裡獻唱年度歌曲,希望帶給族人歡樂。族人反應正面,也從此讓 semimusimuk 成為巴布麓部落的傳承新傳統。
  2. 巴拉冠:卑南語 palakuwan,男子會所之意。

 

關於作者

Kyukim Tamalrakaw(漢名:陳劉俐吟),卑南族,臺東女中三年級學生,現任巴布麓部落薪傳少年營團長。

卑南族巴布麓寶桑部落(Papulu)青年會報佳音


相關文章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Kyukim Tamalrakaw、潘文龍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