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風起 Uprisings》部落產業雙面刃:觀光擋也擋不了,但請先讓我們準備好!

 

「我們是 Yutas Kbuta 的後代……」(編按1)

車駛過蜿蜒的長路,迷濛的夜色裡只有漸層的黑,層層疊疊拼出這塊山林,幾陣起伏頭已暈眩。

前方開車的 S 唱起歌來,想分散後方已前傾後仰的乘客們,這一唱就從皇妃唱到了泰雅古訓,從夜市裡的霓虹唱進深邃的故鄉,而喧嘩也漸漸沉澱,只剩 S 的歌聲在車內迴轉。

 

泰雅古訓訴說著族人從南投沿著山脊遷徙而來的故事,三兄弟各自沿著溪水(大漢溪、霧峰溪)定居,古訓裡告誡子孫們都要和睦相處、遵循長輩的指示,後代才會興旺。

當年因著獵場不夠大、人口過於稠密而遷徙的靈魂,大哥駐足於台灣北部新竹、桃園一帶,他的後代們曾經擁有整座的大霸尖山於其周遭綿延的山巒,然而最近幾年,在觀光客前仆後繼的足跡下,土地漸漸流失,傳統文化開始變質,而泰雅古訓也漸漸被遺忘。

 

新竹後山觀光崛起,帶動部落產業發展

看到他們肯賞識我種出來的東西、尊重我的東西,其實很開心!

新竹後山的觀光在這 10 年裡迅速興盛。和其他縣市不同,這裡的觀光是「由深入淺」,從路途最遙遠的司馬庫斯(Smangus)建立起知名度,吸引人潮後,前方的部落也紛紛走向觀光業。

許多原本以種植有機蔬果維生的家戶,在田地旁另闢一方地,建起比自己住的鐵皮屋還要高級的木造、水泥屋,供遊客休憩,民宿、咖啡廳紛紛而起。觀光客來到後,原本只能靠中盤商轉手土地上種植的蔬果的原民因此也有了新的銷售通路,免於賤價售給中盤商 ,「我們原住民是真的很會種東西,同樣一塊地給平地人種,你們絕對不行的啦!但是我們弱就是弱在行銷這塊」。

透過與觀光客一來一往的交易互動,其中也有不少原民成功地包裝出他們的產品特色,得到不錯的利潤,「看到他們(平地人)肯賞識我花那麼多時間種出來的東西、尊重我的東西,其實會很開心的」,對於觀光其實並不是全然的反對。

 

年輕族人回鄉就業,泰雅靈魂卻逐漸改變

真正的作物只能出現於真正的山林……

漸漸地,部落青年回鄉的比例變高了,但他們回鄉的原因其實不是觀光,而是農業 ── 「真正的作物只能出現於真正的山林!」於是高山作物慢慢有了高價值。

體現了這點,許多在外打拼的原民回到故鄉重拾農具,這些新的一代中有較高的比例經營民宿兼副業,週間時農忙、週末時處理房務。

觀光似乎為後山注入新的生命力,然而古老的靈魂卻開始流亡,生活空間對外開放,他們被迫「展示」自己的日子、而非「過」日子,傳統農法、泰雅語的音調與口音、狩獵的方式與目的,漸漸改變。

 

那些農作物仍是會開花結果,然而土壤的根已扎得不深;yaya(母親)與 yaba(父親)在身旁,這個詞卻已不再出現於日常;獵人呢?獵人你還在嘛?

觀光似乎為後山注入新的生命力,然而古老的靈魂卻開始流亡,生活空間對外開放,他們被迫「展示」自己的日子、而非「過」日子。

 

產業發展如兩面刃,是族人心中最大的矛盾

總有一天我們會以最虔誠與熱情的身姿開啟山林,但是,請讓我們準備好。

「我們跟你們(平地人)一模一樣,不是你們以為的單純,看到錢也會搶。」

觀光帶來的金錢,在分配的過程中也造成許多內部的紛爭,每個部落中血緣關係又是何等地親密,因為金錢的流入讓生活變得富裕了一些,但是親人間卻開始疏離,這是每個部落人心裡最大的矛盾。

有時候這並不是想要、不想要的問題。有道路就一定會有車與外人,此時此刻除了發展觀光也別無他法,其實期待著,但同時也非常害怕。

總有一天我們會以最虔誠與熱情的身姿開啟山林,但是,請讓我們準備好。

 

謝謝,抬耀部落(Tayax)每個跟我說故事的 mama、yata、yutas、yaki(編按2),還有那些總掛著兩行鼻涕奔跑於山間的小天使們。最後當然還要謝謝載我上山的 Bayes。Mhway su!(編按3)

(原文標題為 〈一條山路、一首古訓〉,原刊載於《風起 Uprisingss》

 

編按

  1. Yutas Kbuta:在泰雅族口傳歷史裡,Kbuta(亙波塔)是起初帶領族人離開南投,來到桃園、新竹、台北的始祖。yutas 是「祖父」,這裡為「祖先」之意。
  2. mama、yata、yutas、yaki:泰雅語,分別為叔父輩(叔叔、伯伯)、嬸母輩(嬸嬸、嫂嫂)、祖父輩、祖母輩之稱呼。
  3. Mhway su:泰雅語,「謝謝」之意。

有道路就一定會有車與外人,此時此刻除了發展觀光也別無他法,其實期待著,但同時族人也非常害怕觀光所帶來的負面效應。

 

 

專欄介紹:【風起 Uprisings】

我們是《風起 Uprisingss》,一群來自台灣各地的新竹大學生,在讀書的日子裡,「新竹」彷彿是我們的第二故鄉。在這個第二故鄉裡,我們遇見許多不同的人,漸漸感受到新竹是一個匯集多元文化的城市。

每一個文化都有自己的說話方式,但在國語教育的洪流中,人們被規訓用同一套「標準」說話、寫字,漸漸地人們忘記一件重要的事情 ──「語言是文化的載體」,一個族群的語言凋零,文化將難以傳承。因此,我們開始了一項計畫,它叫「翻轉書寫」,我們企圖讓大眾看見不同語言文化皆有其重要性!

翻轉書寫,不僅是要翻轉這個母語逐漸消失的情勢,更重要的是,透過與在地發聲者互動、共同創作的過程中,讓在地的傳統文化得以被正視,讓這個社會不再只有一種聲音,而是多元並存的!

唯有人人皆可發聲之時,我們才能夠建構出世界真實的樣貌。


相關文章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沒有名字的人》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