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人物專訪》瓦歷斯貝林:讓原民自治不是給土地而是和部落分工,臺灣格局才會更大

18197458156_482b807f9d_b

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下稱「原民會」)前主任委員瓦歷斯貝林(Walis Pelin,賽德克族),自 2007 年卸下原民會公職後,回到家鄉埔里鎮,照顧父母和家裡的水田。

這位賽德克族人回鄉的期間卻經歷了辛樂克和莫拉克兩大颱風,把他家的水田都被沖掉了,但他不氣餒,重新來過。也因為重新來過,他對土地有了更深一層的體認。

瓦歷斯説曾有位日本農業專家告訴他,土地只要保持無污染,加些天然堆肥、廚餘,培養土裡的微生物,微生物分解有機質和礦物質,排泄後的物質才是植物所需要的。


食安環安頻傳,消費者生產者應立共生概念

部落應該有一個特別的產業,產業永續,部落就會永續,語言和文化就會永續,然後整個多元文化共存在寶島就會永續。

「台灣的農人太在意天氣,嫌太陽大、擔心沒下雨、怕蟲害多、怕作物長不好,所以施加化學肥料,這些都是違背自然的方法。

英國人在 1930 年著的《農業寶典》中教導農人要維持土地微生物群活化,才能確實幫助農人;農人只是管理土地的人,真正在做工的是微生物菌,牠們幫農人耕種,農人只要不讓土地受污染,把排水弄好,讓環境生態符合植物生長的需求,這樣就可以了。

你看山上的樹,無人照顧也能長那麼大,原因就是經年累月的天氣、空氣,加上昆蟲排泄物掉進土壤裡等,這些天然因素,造就了健康植物。其實水分不須多,那些有機質和礦物質很重要,等到腐熟,土壤和作物就會很健康。」

對於在台灣推廣有機種植面臨困難的局面,政府該怎麼做才能擴展有機種植,免去民眾長年對食安的憂慮?瓦歷斯指出,農人不是拼命耕作後才去找消費者,而是耕作前就已尋好消費者預購,這是分擔風險。

國外推 CSA(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就是生產者和消費者共生的消費模式。10 人耕作的小農園,可能是 2、300 位消費者的菜園,提供消費者要的糧食農人,也是消費者支持的。

「日本和韓國的有機耕種政策和台灣不一樣,台灣民眾希望由政府控管,經檢驗後核發認可標章。但人是被動的,你把農業當成資本主義,就會想快速生長獲利,所以推展有機耕作很困難。

其實做有機耕作應該是小農,例如一對夫婦維持 5、6 分地,經營『有機生活模式』,保持土地良好狀況,產值和能量都能很好,5、6 分地的收入可維持溫飽。所以我想在部落裡發展『有機示範農場』,請消費者親自來瞭解,生產者和消費者形成『共生』概念,讓消費者認識他的農人用何種方法種出要吃的食物。

以前我在原民會時就一直強調,部落應該有一個特別的產業,產業永續,部落就會永續,語言和文化就會永續,然後整個多元文化共存在寶島就會永續。這是未來政府要發展的原民政策方向,不是只有都市發展、經濟發展,應該用總體的角度去規劃。」

 

原住民自治分工分權 台灣走向多元大格局

自治不是把土地轉移給原住民,…… 是分工、分權,那會讓國家更多元、更大格局的表現,國家並不會少什麼。

對於現今台灣的政局,瓦歷斯認為執政的國民黨 8 年來和民眾的溝通和互動都疏離了,百姓沒感覺,也沒被感動,是國民黨面臨選舉的不利之處。

瓦歷斯自卸任公職後,最掛念的是原民政策和國家間的關係仍存有很大問題,他說原住民族本來就是最先住在台灣的主人,但很多原有的權力卻都沒了,例如土地的權力、文化和語言變得弱勢很多、居住環境仍無改善。

「原屬於原住民族的主權地位,卻因為外來政權的文化優勢和強勢,弱化了原來的住民。這之間的不平衡,如何達到轉型正義?這是未來執政的政府要注意的,一定要和原住民做到『對等』、『夥伴』關係。

外界看『原住民自治』的角度有些不對,自治不是把土地轉移給原住民,而是讓原住民管理自己領域。原民領域土地有很多都是林務局在管理,而『自治』的概念是分工、分權,那會讓國家更多元、更大格局的表現,國家並不會少什麼。

林務局管理我們的部落領域可能不足 1 人,但我們部落有幾千人一起管理森林,山老鼠怎有機會進來盜取珍木?不可能的!」

 

將投入公職督促資源分配,致力部落自主發展

首要是資源讓部落自主發展,給予更大空間讓原民自己處理內部管理,發展部落所需。

瓦歷斯在友人鼓勵下,即將接受徵召再次投入立委公職選舉,他很在意原住民族群發展和部落發展,政府有過多規劃,卻不一定都是對的。

「政府規劃部落發展和族人想法不一定一樣,例如我們部落百年來就是觀賞蝴蝶地區,以往族人抓蝴蝶販賣,後來發覺不能抓,所以才有越來越多觀光客來觀賞蝴蝶,自然資源被看到,但政府不一定知道這事。

所謂發展面向,首要是資源讓部落自主發展,給予更大空間讓原民自己處理內部管理,發展部落所需。有時政府的預算和計畫卻不一定是部落需要的,例如弄條道路或橋,竟然都是多餘的;弄個文化館,結果是蚊子館,很多都這樣。政策應該要內化到部落需求,組織部落的人力,融入部落的想法,進而有效執行政府的計畫,這很重要。」

瓦歷斯認為,人在公職或在部落耕耘的影響層面和力量都同等重要,部落的發想、整合、溝通,都須要人,但資源還是得靠政府提撥,政府的資源和部落想法要有連結,讓政府官員給部落的配備和東西都是部落需要的。他要再次為部落發聲,為族人規劃更好的願景。

(本文原文標題為〈瓦歷斯貝林談原住民政策與有機生活〉,獲《PNN 公共電視新聞議題中心》授權轉載)

 

關於作者

林建成,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森院校新聞研究所碩士,亦為資深新聞記者,現任公視新聞議題中心PNN主編。曾任公視新聞「深度報導」主播、「公視演講廳」製作人、外交記者、外電編譯;中華民國 91 年國慶典禮電視廣播聯播統籌;美國聾啞雜誌《Deaf Life》封面故事發表;美國北美衛星電視公司新聞部《台灣一週》主播、記者;美國華美電視公司新聞部主編、記者。 


 

你也有原住民或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文字、圖片來源:PNN 記者林建成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