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讀者投書》當主流社會一再教我們要有獨立思考力,為何這人甘願進部落接受團體的磨練?

暖暖春意的午後,又是一堂夜間的精彩課程,如往常般熱鬧精采。

就是有一種講者,看起來非常不起眼,總給人一種沉默寡言、隨和而木訥的感覺,但上台之後卻散發著一股堅定不移的魅力,似乎有一盞明燈指引著他,告訴他方向在哪裡,而不會迷失。

他也許已經朝著隨歲月披荊斬棘開闢出來的道路去刻劃自己的足跡,持續自己的旅途。

 

進入部落,一個探尋自我的開始

跟大部分人一樣為了學歷而努力讀書、為了找個好工作而立下當工程師的目標……,但是久了也讓他漸漸開始對人生感到模糊……

這位講者叫做老莫,年紀比他小的總尊稱他一聲「莫哥」。

本名莊閔翔的老莫其實不姓莫,他也不喜歡別人叫他老莫。這暱稱是他年輕的時候,待在他當時認為最有機會把妹的山服社所取的別名,為了是能讓小朋友更容易記住他是誰。

莫哥人生旅途的啟程是一個平凡無奇的開始,跟大部分人一樣為了學歷而努力讀書、為了找個好工作而立下當工程師的目標……,但是久了也讓他漸漸開始對人生感到模糊,懷疑自己所設立的目標到底是為了什麼?

一個聲音漸漸打從莫哥心底不斷浮現上來:「我是誰?」

於是,莫哥開始了屬於自己人生的歷險。

 

透過考驗,得到部落的認同

族人對你要求越高,表示他希望你認同他們的程度越高。用這個方向去想這些訓練考驗的事情,就沒有所謂的合理或不合理。

從莫哥的言談之中,發現他不只在一個原住民部落生活過,他認識好多不同部落的原住民朋友,跟他們一起活動、一起生活,是一個觀察者,也是一個參與者,能深入部落了解並與原住民共同生活,直到最後並得到對方的「認同」。這聽似簡單,其實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身為漢人,看到外面的世界一再告訴我們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自己的權力自己爭取」等以個人權利為重的思考模式時,要如何反過來接受部落的團體生活、接受古訓的洗禮。如果你是男生,在男孩蛻變成為男人的期間,還要接受嚴苛的訓練,光用想的就覺得很難做到。

鐵花村總幹事汪智博這樣看待跟著部落一起過生活的非原住民青年:

「非部落的朋友要通過青年會所的考驗,最簡單懂也最難懂的兩個字:『認同』── 族人對你要求越高,表示他希望你認同他們的程度越高。用這個方向去想這些訓練考驗的事情,就沒有所謂的合理或不合理。」

這對現今講求個人權力與利益為重的社會來說,要能理解與接受已經非常地困難,而我想,莫哥是辦到了。

聽莫哥說,部落長輩與長老們在他當兵前夕發現他來拉勞蘭部落那麼久了還沒有族語名字,於是在酒酣耳熱之際七嘴八舌幫他取了一個在以前是強盛時期的頭目名字,正式接受莫哥是他們的一份子,既不是觀光客,也不是住在附近的漢人,而是部落的人,是我們拉勞蘭的一份子。

 

莫哥找到「我是誰」的答案了嗎?也許大家都覺得莫哥已經可以為自己解惑了,但是莫哥給我們的感覺還是有著那一份謙虛圍繞在身邊。

也許他自己知道,自己在部落的學習之旅還沒有結束,也許是一趟永無止盡的學習旅程,就因為沒有終點,才有更多風景可以看,才有更大的空間去追尋。

 

在部落,學習認識真正的自己

部落可以教導他「認識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由外界的價值觀來左右他的生活該怎麼過。

以莫哥在部落的經驗與了解,當然是比我們透徹的多,他花了很長篇幅來講述從前與現在部落與部落之間的關係。當莫哥提到,他認為文化就是生活時,同樣是漢人,全世界其他人們也在生活,我想不只是莫哥,為什麼我們感受不到我們的生活也是一種「文化」的累積?

我想這當中的差別,莫哥也許沒有用非常明確的一段話來解釋,但是將整個分享拼湊起來,或許是想跟我們說,當我們身處在強勢文化中(例如以漢人居多的主流社會),對自己身處的文化重視感沒有這麼高,又加上現在可以很快速接觸到不同文化,反而忘記了長輩們以前的生活方式,漸漸地自己的文化也不一樣了。

原住民朋友人口比較少,在碰到類似或同樣的問題時,他們的危機意識就高出很多。

可能在以前,每個人的心中都有長輩遺留下來的祖訓,不外乎是告誡或提醒自己的子孫,要如何成為一個真正的「人」。而原住民朋友還是能保留下祖先世世代代的告誡,到今日能謹慎遵守的人也多。也許有人會認為都甚麼時代了還食古不化,但也就因為這樣一個精神,原住民的文化還是能在強勢文化的夾擊中發出耀眼的光芒。

 

我想莫哥就是知道,「我是誰」這件事在部落裡可能可以找到解答:

因為部落可以教導他「認識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由外界的價值觀來左右他的生活該怎麼過;

部落可以教導他怎樣打從內心去成為一個真正的人,而不是過著被原來的世界教導有很多知識但欠缺人生體驗的生活。

 

直接走進部落,才能真正學習

直接進去部落裡面,不要不好意思在外面徘徊,這樣永遠都不會了解。

最後莫哥在回答問題時,聽到同學這樣問:「要怎麼樣才能與部落親近呢?」他堅定且斬釘截鐵地說:

「直接進去部落裡面,不要不好意思在外面徘徊,這樣永遠都不會了解。」

「你可能會覺得進去很奇怪,但是部落的人看到你一直在部落走來走去但不跟他們互動更奇怪,覺得你一個漢人沒事跑來這裡閒晃幹嘛呢?」

這讓我非常的佩服。在漢人的世界有太多的包袱,我們不敢去放下,但是在不了解的情況下,又常常有意或無意地去做出甚麼事情於是可能傷到原住民。部落也有很多的禁忌或忌諱,但是莫哥不怕這些,因為他抱持著一種「學習」的心態去面對他所可能會踩到的地雷,就算出錯了,換個心境去面對,才是學習的最佳態度。這又是看似簡單卻艱難無比的「學習」,莫哥也辦到了。

 

我想,只有短短聽聞幾十分鐘的分享來評斷莫哥這一個人,實在是有點困難,對他也不公平,他應該有更多精彩的故事還沒有跟我們分享。但是我會這麼形容莫哥,就如同前述一直提到「看似簡單,其實艱難無比」一般。

我用「韌」來比喻莫哥。一開始他給我的外在感覺是一個普通人,但隨著知道他的故事後,感受到他是一個非常精彩的人,他的旅途中不知道遇到了多少風風雨雨,在他言談中很少提到這些,但是不可能不會在旅行中碰到困難,因為世界上沒有一路順風的人生旅程,他卻隻字未提。

也許,真正堅強的人不在意他吃了多少苦,甚至,不把它當作是一種「苦」呢!

 

若有機會再碰到莫哥,相信以他的韌性,又可以告訴我們好多精彩的故事。

族人對你要求越高,表示他希望你認同他們的程度越高。用這個方向去想這些訓練考驗的事情,就沒有所謂的合理或不合理。圖攝於臺東排灣族拉勞蘭部落。(圖片來源/JK Johnny,CC Licensed)

 

關於作者

周揚哲,國立臺東大學文化資源與休閒產業學系二年級學生。此為公共與文化事務學系「族群關係」課程小組實習作品。

 


相關文章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JK Johnny(CC Licensed)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