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當媽媽為女孩整理頭髮,我們才真正開始說我們的故事

寒冷的冬天為坐落山中的小學蓋上一層薄霧,孩子天真無邪的笑聲在校門口就可以聽見,母親提醒我注意校門口排灣族意象設計的藝術,我的心神卻已飄向小學背後那大自然的背影。

群山環繞,大概就是形容我眼前這樣的景緻吧!加上雲霧的妝點,寧靜莊重的氣氛使我產生了錯覺,遠離了21世紀資訊爆炸、腳步快速的都市社會,此刻身處的氛圍恍若掉進祖靈的居住地。

要不是眼前水泥鋼筋所建築的校園,我差點以為自己進入了人間仙境,但是對長時間居住在都市叢林的我,已經滿足了我在國文課本讀到桃花源時的想像。

 

當我還在沉浸在肅靜的氛圍時,孩子稚氣的笑聲中穿插著銅鈴撞擊聲,將我的注意力從遙遠的蓊鬱山林拉回到校園的草場上。

我循著精靈般的嘻笑聲尋找聲音的來源,看見一群穿著排灣族傳統服飾的小孩從教室內走出來,笑著、鬧著,互相比較身上服飾的圖案、調整頭上羽毛的角度以及斜肩帶的方向。

我仍在驚訝中,眼前的景象延續了對古老的想像:

現代建築,亙古自然;

傳統服飾,年幼孩童;

交疊的矛盾,使我無力也無法去對時間以及想像、現實再去做劃分。

 

此時熟悉的聲音從令人暈眩的氛圍中穿刺過來,母親的聲音令我想起了此行的目的:

賽嘉國小 12 月 18 日要前往臺東縣政府演出,母親應學校老師的要求,幫忙指導學生吟唱傳統歌謠,而我則是應母親的要求,跟在她身邊記錄她教學的過程,更重要的是要我經由她的生活來學習、了解我們的文化。

 

整理孩子儀容,分享服飾的意義

vuvu 說戴上這耳環,別人才知道妳還沒有結婚,這樣人家想要認識妳的時候,才知道自己這樣的行為沒有越矩。

「哎呀,我們排灣族的少女頭髮不能遮住臉捏!」母親一邊叮嚀,一邊幫戴著傳統頭飾的小女生整理頭髮。我在想母親說得那麼大聲,也是提醒其他小朋友注意自己的服裝儀容。

母親的目的果然達到:其他小女生也自動將自己的頭髮往耳後塞,有的則是摸著自己的額頭,深怕有不聽話調皮的髮絲露出來。

趁著老師們還在為其他小朋友整理房裝的時候,其他小朋友也圍成一圈一圈,互相好奇地看著彼此身上的衣飾,因為都是家中長輩手工做的,不管是服飾上的圖騰或飾配件,每件都是獨一無二,也因為所屬的家族階級不同,能縫製在身上的祖靈圖像也會不同,但是最能展現自己家族的,大概就是頭飾上所配戴的羽毛吧!

 

我們排灣族的服裝有很多裝飾,每個飾品都有其故事及意義,現在只能在祭典或是重要活動的時候才有機會可以穿戴,所以每次都是穿著時,大人才會藉機耳提面命,告訴我們哪個配件有甚麼意義,而哪個飾品又隱藏了什麼傳統故事。

以前參加親戚結婚時,vuvu(編按:排灣語,此指祖父母輩)幫我穿戴傳統服飾的時候,因為當時我年紀小,對那些厚重繁雜的服飾仍總拒絕穿戴,排灣族的頭飾尤其令我卻步。

因為家族的關係,除了頭飾之外還要戴上長長的羽毛、還有象徵純潔的百合,耳朵要掛上耳環;vuvu 說戴上這耳環,別人才知道妳還沒有結婚,這樣人家想要認識妳的時候,才知道自己這樣的行為沒有越矩。

看著母親和老師認真地低頭幫她們調整裝飾,藉機說著我們的傳統和故事,就會想起小時候 vuvu 在幫我穿戴傳統服飾的場景,使我內心產生的莫名的悸動。

 

我的 vuvu 在幾年前就跑去天堂了,這種場景再現了以前和親人的回憶,故事會一直說下去……

排灣族服裝有很多裝飾,每個飾品都有其故事及意義。本圖攝於土坂部落,非原作者所描寫之部落族人。(圖片來源/Mata Taiwan)

 

藉著歌聲的震盪,承載古調的能量

從遠處看,那是一幅繡著祖靈圖像的繡片飄揚在風中,說著自己的故事。

因為時間有限,老師和母親快速為孩子們打理好服飾之後,就開始展開這次穿著傳統服飾的目的。

 

她們的表演沒有龐大的管弦樂隊在一旁幫襯,也沒有訓練有素的專業歌手領唱,有的只是傳承千年的排灣族古調、樸質真誠的童聲,還有帶領節奏的木鼓聲。

我坐在草坪上,觀看著這些小朋友因為身上貴重的服飾,加上幾天後要上台演唱的壓力,每個稚嫩的臉龐上都有著一抹凝重老陳的憂鬱,在涼爽輕盈的風吹撫下,顯得莊重肅穆。

這股氛圍驅散了所有聲響,彷彿連大地都在屏氣凝神,等待著甚麼劃破這股氣壓,只剩下空氣在空中流動發出嗡嗡的聲音。

 

「Balail ─ ai!」 聲音是從站在正中央的小男孩所發射出來:

高亢清澈的音質,像是劃開混沌天地的刀刃所散發的光芒般耀眼純淨;

聲音隨著古調起伏,像是在廣袤的大地上踏著悠揚穩重的步伐,勾勒出大武山的輪廓。

小男孩領唱完一小段之後,接著是幾秒鐘的寂靜,像是破曉前的沉默。

 

接著四聲鼓聲落下,宛若日出前綻放出的光芒,開始喚醒沉睡中的大地!

 

隨之而來的是小朋友的齊聲歌唱,那像是山上流下的溪流;隨著古調的旋律,像是溪水循著水道,載著陽光的光芒閃爍,穿梭在初醒的山林,給予大地一天的能量。

他們的合聲,就好像是流過萬年雕琢下的山谷中所共鳴出渾然天成的大地之聲。

他們隨著歌搖擺動的身軀,就好像是穿梭在十字布上的針,搭配著自己特有的音質,像是不同顏色的線;

 

從遠處看,那是一幅繡著祖靈圖像的繡片飄揚在風中,說著自己的故事。

他們隨著歌搖擺動的身軀,就好像是穿梭在十字布上的針,搭配著自己特有的音質,像是不同顏色的線。本圖攝於土坂部落,非原作者所描寫之部落族人。(圖片來源/Mata Taiwan)

 

只要文化仍在生活中流動,我們就不會消失

一把畫得再眞的槍,也無法告訴小朋友我們的祖先是如何在山林裡追逐獵物。

當我沉浸在這股傳統故事的餘音中,校園的鐘聲響起,教室裡的小朋友都跑出來觀看大哥哥大姐姐們的練習,一邊大聲說著:「哥哥姐姐加油!」一邊走向舞台。

越是走近舞台,小小朋友的聲音就越來越小,最後安靜地坐在草地上聆聽大哥哥大姐姐們的歌唱。很難相信這樣年紀的小朋友會有如此專注安靜的神情,尤其是在沒有大人們的嚴厲斥喝下。

 

當她們凝視穿著傳統服飾的大哥哥大姐姐的同時,彷彿某些傳統也滲入她們的骨子裡

── 與其說她們是在觀看大哥哥大姐姐們練習,不如說是大哥哥大姐姐們在傳唱我們的傳統故事。

 

午餐的時間已到,卻沒有看見她們分神浮躁,還是認真聆聽老師的指示,很驚訝她們這樣的年紀會有如此穩重的個性。

我環顧了周圍,看著老師們認真教學的態度,學生們之間有如兄弟姊妹般的情誼,校長和學生們之間和藹的互動,這不像是一間小學,而像是一個大家庭、像個傳統排灣族的小部落,彼此間都擁有最誠懇以及最真誠的關心。每個人身上似乎都還擁有排灣族傳統的美德。

 

很多人都在擔心文化的流逝,都在擔心文化被扭曲。是,當時間的洪流迎面而來,每個文化都會遇到衝擊。但我也真的相信,只要文化在生活,就不會真正的消失。

看著這些小朋友真正生活在自己的文化裡,那是在課本裡如何也學不到的:就算文字敘述再細膩、圖片顏色再鮮豔 ── 就好比一把畫得再眞的槍,也無法告訴小朋友我們的祖先是如何在山林裡追逐獵物;無法讓小朋友體驗祖先是如何手裡拿著獵槍,卻同時用最誠懇的祈禱來感謝槍下的獵物……

 

只有文化在生活,我們的故事才會一直說下去。

男孩的歌聲隨著古調起伏,像是在廣袤的大地上踏著悠揚穩重的步伐,勾勒出大武山的輪廓 ── 只有文化仍在生活中傳唱,我們的故事才會一直說下去。(圖片來源/billlushana1,CC Licensed)

 

關於作者

Tanivu Husluman,布農、排灣混血,排灣語族名是 Cemedas Luvaniau,Tanivu Husluman 是布農語族名。

作者網站:

  1. 個人網站
  2. 文字與想像得對峙
  3. 月亮的腳印 -原住民特色手作藝品
  4. 帝哈寧工作室 – 各族原住民服飾

 


相關文章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Mata Taiwan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