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讀者投書》我們的貴族制和課本說的不同:因此在過去,排灣的社會沒有「貧窮」

20898136500_2feb98db4d_b

 

之前,《原住民族青年陣線》舉辦了一項徵文稿,標題是「那些關於排灣族的美麗生命故事」。這項活動和徵文是為了鄞雅茹先前參與中國歌唱比賽《最美合聲》中,說明自己是「中國臺灣排灣的公主」、邀請中國男歌手楊坤來當部落的酋長,一起共管理部落;而更早之前,鄞雅茹小姐也在另一個臺灣歌唱節目中失言,說排灣族是母系社會。因此《原住民族青年陣線》小組在當時發起這項活動,藉此機會讓臺灣各族群認識排灣族的文化和階級制度。

 

排灣傳統社會中,每個彼此都緊密依賴

在排灣族中,人民不能沒有 mamazangiljan,而 mamazangiljan 沒有人民,也就不是 mamazangiljan。

相信大家從小到大的教科書上都會這樣提到排灣族的階級制度:頭目、貴族、勇士、平民…… 但其實我們的社會體制並不如課本或一些介紹書上所寫,此外,這樣的社會體制也會因各部落和各地區而有些微的不同。

我以臺東縣達仁鄉土坂部落的包家為例:

lja Patraljinuk 包家王室系統職司制度如下 :

  • mamazangiljan(頭目)
  • qeziqzipen(秘書/發言人)
  • palakaljai(男祭司)
  • kadraringan(首席女巫)
  • pulingau(女巫師)
  • palisilisi a uqaljai(男巫師)
  • laisan(地方仕紳、國師)
  • mulusu(牲禮官)

所以我們可以從土坂部落 lja Patjalinunk 家族的圖表和職位看見,一個排灣族社會體制和政治體制的完整度和細分度是非常嚴謹的,不會是現在我們在課本上或是您們理解的排灣族政治社會體制。它是圓形的關係,而不像歐洲皇室三角形的圖表。

因為在排灣族中,人民不能沒有 mamazangiljan(常譯「頭目」),而 mamazangiljan 沒有人民,也就不是 mamazangiljan,也就沒有這個部落的存在。所以在過去的時代,排灣族的社會沒有貧窮。(編按:因為所有人都必須互相照顧彼此、依賴,如同一圓,緊密結合。)

 

祖父母曾對我說的頭目故事

你必須要謙虛,不要隨便亂說出自己是頭目的孫子,但是,在別人問你的家族名的時候,要勇敢地說出來。

那次徵文稿時,我便是依自身親身經歷和家族史寫的,還記得我坐在火坑旁,vuvu(排灣語,指祖孫輩,此指祖父母輩)娓娓道來過去的榮耀:

「我們家是頭目家族,你必須要謙虛,不要隨便亂說出自己是頭目的孫子,但是,在別人問你的家族名的時候,要勇敢地說出來,為這個家的榮耀。」

國小,家中長輩們常常提起過往的事情,而 vuvu(在此指祖輩)對我笑著說 :「Vuvu(在此指孫輩)是公主喔!」

懵懵懂懂地以為阿嬤是在跟我開玩笑,但回想起來,vuvu 眼神是堅定的。當時也聽了許多的故事:

「如果家中有人獵到山豬,vuvu 不會切得細碎,則是大塊大塊地分給家族每一個人。」

「以前在舊部落,在我有記憶以來,我都在釀小米酒,根本沒有在做什麼事情,因為我的 vuvu 是頭目,只要有別的部落頭目來,我就要把我釀的小米酒送過去給貴賓喝。」

「那個我爺爺啊,家裡有祖靈屋,裡面擺放眾多的動物骨頭,但是以前我討厭去那邊拿小米和小米酒,因為都要經過許多的人頭骨……」

 

單一的教育,使下一代與母體文化產生斷層

或許我們沒辦法選擇時代,但是我們可以選擇要把文化停留在哪個時代。

還有許許多多故事來回憶過往的頭目生活習慣,但是對我小時候而言,都以為這些故事只是天方夜譚,太不真實。而導致學生們不了解、不認識原住民的文化的最大原因,其實是教育。

當時的教育有點偏往漢文化的方向,以致在課本中往往只有 3、4 頁帶過。甚至在 90 後,原住民在都市的孩子幾乎都會被歧視,使 90 後以及 90 前的父母親那一輩,都盡可能地融入漢文化以及政府所營造的單一社會下生存。

此外,為了更好的生存條件,族人常會離鄉背井地來到臺北、臺中、桃園等城市工作,間接與母體部落文化產生了斷層,族人受到教育的下一代也是一樣的情況,就慢慢造成四、五代間的隔閡,導致孫輩與祖輩無法溝通或思想上有差異,下一代開始無法重視、了解母體文化。爾後政府機關進入部落,又是最後讓部落傳統社會體制快速式微的另一個原因了。

 

盼各文化族群能先從自身文化打好基礎,力行於部落及學習,如此文化便會生活在我們年輕一輩的生活中,成為我們的助力和後盾 ── 否則就像每一種語言的逝去,都會失去一個語言的世界觀。而鄞小姐對自身文化不認識又不敵中國節目的壓力,為了自身的亮相機會,委身並矮化自己,來配合製作單位的腳本走,實在是不勝唏噓。

或許我們沒辦法選擇時代,但是我們可以選擇要把文化停留在哪個時代。

 

參考資料

  • 東台灣叢刊之十三 ───《傾聽‧發聲‧對話 Maljeveq : 2013台東土坂學術研討會紀事》,p.94

在排灣族中,人民不能沒有 mamazangiljan(常譯「頭目」),而 mamazangiljan 沒有人民,也就不是 mamazangiljan,也就沒有這個部落的存在。(圖片來源:Mata Taiwan 2013 年攝於土坂部落)

 

關於作者

於台 11 線上,浪濤與山海之間的小部落 ── 大竹工作地部落;在往南一些,轉換道路的地方有個古老悠久的部落 ── 森永部落。父親是一個以排灣族和卑南相互融合的部落,母親來自過去且非常重要的部落。

對自身文化認識在 20 初,才發現其重要性。很高興認識你們。Ti Ljagang aken. 我是亞崗,這是我的名字。


相關文章推薦

 

相關好物推薦

「旋風酋長」係本書排灣族作者陳英雄自 51 年至 60 年期間,根據先母谷娃娜‧麥多力多麗女士的口述,經過小說體裁的處理而撰寫出,屬於排灣族人的神話。

陳英雄說:

「排灣族人的神話故事非常豐沛,本人寫出來的只是九牛一毛。本人由衷的希望,年輕一代的族人或認同本族文化的非本族人的作家們,大家共同來寫排灣族人的源源不絕的神話故事,創造台灣原住民的另一個一千零一夜。」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Mata Taiwan

 

Ljagang Tjaljimaraw

於台 11 線上,浪濤與山海之間的小部落 ── 大竹工作地部落;再往南一些,轉換道路的地方有個古老悠久的部落 ── 森永部落。父親是一個以排灣族和卑南相互融合的部落,母親來自過去且非常重要的部落。 對自身文化認識在 20 初,才發現其重要性。很高興認識你們。Ti Ljagang aken. 我是亞崗,這是我的名字。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