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時代力量不分區 No.1 讓給這位原民小記者!高潞:不想永遠在邊緣,想及時為土地把關

DSC03458-470x260

 

編按:高潞‧以用(Kawlo Iyun Pacidal)獲排序為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第一名之後,提出四大政見:自治、土地、原基子法、平埔正名,強調落實原民實質自治,更成為首位公開支持平埔正名的原住民立委。但原住民族居於台灣少數人口,究竟為何時代力量要讓賢第一順位給高潞?而在政治現實下,高潞又如何落實政見?請見《Mata‧Taiwan》以下的專訪。

 

日前,時代力量公佈不分區立委排序,依據投票及調整後,柯劭臻律師禮讓,高潞‧以用因此拿下不分區第一名,問及當下得知的心情如何,她說有如釋重負的感覺,因為第一名的位置也代表了對原住民參政權的高度重視,「無論對於時代力量還是原住民社會,我能不能透過 i-Voting,內部加上外部的機制,排序能不能到第一,都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高潞承認自己壓力很大,畢竟原住民參選一直以來在選舉的過程是個輸家,既希望能夠彰顯價值,又害怕現實的殘酷,「部落的期待,不希望看到比拳頭、比人頭的時候,我們永遠都是在邊緣。」

高潞另外提及,i-Voting 的公民參與設計其實可能對於原住民不太方便,尤其在花東地區的原住民並沒有大量使用手機,訊息相對來說不會這麼快速到達,一些部落長輩參與高潞‧以用的記者會時亦曾表達疑慮。

不過,或許時代力量設計此機制的本意是希望投給高潞‧以用的「不該只有原住民」,「而是要讓全民去關注原住民議題」。

 

從記者踏入政壇:我想及時為土地把關

在這樣的政治環境,你如果不跳下來,你不會讓人家看到不一樣的東西。

採訪尚未開始,才剛坐定,高潞‧以用‧巴魕剌像是正在尋找什麼東西拼命往包包深處打撈,好不容易拿出了幾張有一面空白的紙,接著拿出了一支原子筆,鬆了一口氣笑說:「不知道為什麼一定要抓一個東西才有安全感,一定要拿筆。」

或許是長年來做記者有的習慣,那支筆被緊握在高潞‧以用的手心裡,長年來堅定寫下守護部落土地的信念。

回顧去年九合一大選,投入家鄉花蓮參選縣議員奪下 2,230 票,雖然高票落選,不過距離當選人的 2,453 票僅僅差了 200 多票。高潞坦言,雖然過程感覺很不順利,「但我其實都沒想到有這麼多票」!

318 運動以後帶起的「青年參政」浪潮,她發現多半集中在西部地區,好像原住民沒有跟上,尤其是花東地區仍是深藍一片,「在這樣的政治環境,你如果不跳下來,你不會讓人家看到不一樣的東西。」去年在登記時並沒有想太多,但從得票的成績來看,她推想可能是因為自己在高同質性的候選人當中顯得獨特,記者的專長也令人眼睛為之一亮。

為什麼當時毅然決定參選縣議員?

這些年來,高潞站在記者的角色上,發現很多環境開發案,儘管可以在知道事情發生後做新聞報導,卻無法在事前檢視,甚至阻止,像是花東發展條例,通過後將促成很多開發案,就更難擋下來。

她感慨很多政治資訊其實不夠透明,不僅自己在北部做記者無法在第一時間追蹤,大部分地方記者也不是很在意,「但議員可以去追蹤,也可以調得到資料,是外面來的記者做不到的,更何況是地方上的年輕人不會知道這些事情。」高潞希望可以透過參選進到關鍵的位置裡,及時為土地權益把關。

高潞希望可以透過參選進到關鍵的位置裡,及時為土地權益把關。

 

高潞:不分區第一讓給原民,這樣的政黨應支持

怎麼讓已經習慣投特定政黨票的選民做出改變,「可能需要將原住民的角色與時代力量連結在一起」。

目前時代力量才剛運作 9、10 個月,高潞認為要如何讓選民認識她非常困難,關係到怎麼讓已經習慣投特定政黨票的選民做出改變,「可能需要將原住民的角色與時代力量連結在一起」。

但她也覺得目前選舉跟以前很不一樣的是,年輕一輩逐漸發揮影響力,釐清政黨票的意義與目的所在,「以前都是老人家叫你去投,你就投,現在比較翻轉,年輕人、中壯青年會去說服老人家你應該做出比較正確的決定。」

當前民調或許不看好「第三勢力」的表現,但高潞覺得也不該輕忽改變的能量,呼聲最高是一回事,投票又是另一回事。

她補充說道,這也是為什麼《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應降低席次分配門檻,「我希望每一個進步的政黨都能進到國會去改革」,高潞覺得真正有進步想法的其實是在小黨,畢竟包袱較少,反而不會為了權力鬥爭廝殺。

如果要達成「國民黨不過半」的目標,高潞會怎麼去說服選民把政黨票投給時代力量而非民進黨?

她靦腆回說,自己是不太會說大話的人,不直接說哪個政黨好、哪個政黨差,「但如果你認同理念的話,我想會把不分區的第一順位給原住民,這樣的政黨滿值得支持的。」

 

當選後首要:通過《原基法》子法

「你要怎樣從每一個部落開始,能夠穩定地走到自治的實體。」

高潞說,當選後的首要規劃必定是要讓《原基法》子法通過。《原住民族基本法》(下稱「原基法」)已經 10 年,子法卻遲遲沒通過,「會讓原住民權利一直空轉或被擠壓,影響原住民發展空間。」

除此之外,她也提出原住民族自治要落實、土地保障及平埔正名四大項,「這是讓原住民走向健全發展的基礎,不管原住民族的未來是要走向原獨,或是說跟這個國家的關係是自治區的形態,都必須要把基礎打好。」

她笑說僅僅這四大項就是浩大工程,畢竟《原基法》子法就難產,但這些基礎都非常重要,「你要怎樣從每一個部落開始,能夠穩定地走到自治的實體,」如果沒有最基本的自治的賦權、共識過程,後面的路就難走。

 

支持平埔正名,因為是基本人權

很多人會以為是不是多了兩三個族去正名會擠壓原住民族的資源,但我認為正名是基本人權。

至於平埔正名的目標,高潞分析,最大阻撓是資源分配和政治參與,「很多人會以為是不是多了兩三個族去正名會擠壓原住民族的資源,但我認為正名是基本人權。」權利問題不該受到政治阻撓。

她以西拉雅族為例,說明現階段有三個方案可以參考 ── 按照原住民族別的身分認定,登記成現行「平地原住民」,或以「平埔原住民族」的認定方式,或是走雙軌,在原民會下設置推動委員會,促進平埔族各種文化和語言的復振,配上族別認定的法律,等走到穩定時使兩者包裹在一起達成正名。(編按1)

但顯然無論是走哪條路都需要長期溝通,或是跟國家如何去協商和談判的問題。高潞說,自己未來推動平埔族群正名將依照平埔族的意願,向執政黨進行溝通、說服。具體推動方向可參考平埔正名高峰會的決議,「不需要修改《原住民身分法》,而是促成原住民族身分再開放登記,」「過去開放三次,只要行政院再開放登記即可。」

 

對照去年參選的經驗,高潞覺得今年參選不分區立委,在心態上最大的改變是「怎麼做一個好立委」,自己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笑說「不是把立委當議員的立委」。那有想到給自己的答案嗎?「就盡力啊!」高潞說,「我覺得我們原住民有很多的使命,我們一直希望得到應有的尊嚴,拿到我們的主權,這個目標會定在那裡,一直走下去。」

沉默片刻後,她像是想起什麼接著說,「還有土地(保障)很重要,是最想做的事情!」

 

編按

  1. 2015 年平埔正名高峰會議做出三大決議

(1)優先以日治時期戶籍謄本上之「熟」註記作為平埔原住民族身分之優先判定。

(2)僅接受原民會提出正名方案之甲、乙方案,將正名後之平埔族群納入原民會框架,反對另設與原民會平行之平埔族群委員會。

(3)優先支持支持平埔正名之候選人。

對照上述,高潞對平埔正名立場應同樣反對另設與原民會平行之平埔族群委員會。

高潞說原住民有很多的使命,一直希望得到應有的尊嚴,拿到主權,「這個目標會定在那裡,一直走下去。」

 

關於作者

Vanessa,讀社會學、人類學的大學生,關注性別政治文化、社會運動。每天都要喝咖啡,平均 20 秒讀完一篇網路文章,喜歡在不讀書的時候一個人去閒晃,聽故事,觀察路人和風景的變化,是一個持續練習寫字的人。現為《Mata‧Taiwan》特約記者。


相關文章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和聲

 

Vanessa Lai

Vanessa,讀社會學、人類學的大學生。現為《Mata‧Taiwan》特約記者,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