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為族人爭取祭典假影響台灣經濟?馬躍·比吼談政見落實:展現族群色彩,就是原民對台灣最好的貢獻

12489473_594723730680550_1892139832995091139_o copy

 

受訪的當天,平地原民立委候選人 Mayaw Biho(馬躍·比吼,阿美族)一臉倦色,連日來的選舉相關活動讓他與團隊忙得不可開交,且剛結束 1 月 6 日中選會的公辦原住民立委候選人政見發表會 ── 上午 9 時 30 分為山地原住民立委候選人,下午 2 時 30 分為平地原住民立委候選人,每一位候選人發表政見時間皆為 15 分鐘,提起此事,他忍不住感慨:

「這個時間是誰要看?也沒有人要來抗議。」

再說,中選會公辦的政見發表會主持人並不是原住民,「主持人長得漂亮,咬字清楚,但就不是原住民嘛,難道原住民這麼沒有人才嗎?」即便是透過參選立委的方式試圖扭轉現況,也不得不面臨「被決定、被安排」的局面。

相較之下,他覺得原民台舉辦的政見交鋒比較有誠意,除了政見發表,也邀請關心原住民族議題的學者與相關公民團體代表提問,讓立委候選人在政見交鋒會可以針對特定議題進一步的回應與表態。

 

「做自己的主人」是Mayaw這次的競選口號,簡單而明亮,然而,背後極力呼籲的是直面現實的訴求與行動。

 

做自己的主人,從能自信地過自己想過的生活開始

族人沒有自信、不太敢去想像自己真正想過的生活,彷彿「我們現在過的生活每件都違法」。

回想起前陣子的布農族人 Talum(王光祿)因狩獵遭判刑的事件,Mayaw 說:

「法律要換掉,那立這個法的人要不要換掉?」

現在許多族人沒有自信、不太敢去想像自己真正想過的生活,彷彿「我們現在過的生活每件都違法」。

當國家正透過法律或官方教育去定義某些特定的價值是優於其他的價值時,恐怕忽略族群之間共同分享不同價值的可能性,「快樂不一定是每個人要三萬、五萬才是快樂,有不同的價值和標準。」

原住民自 1970 年代後陸續離開原鄉到都會區生活,因此使北部地區的原住民人口快速增長,尤其臺北市自 1990 年代就已經成為原住民人口最多的都市。Mayaw 發現,在都會區的族人想舉辦收穫祭還得先跟部落買小米,「就缺乏(原鄉)那個味道」。

因此,他在「做文化的主人」政見中,期望在都會區設立「文化農場」,讓族人無論是想籌辦傳統祭典還是栽種傳統作物,都有比較能夠親近的空間可以參與。

 

祭典假不僅關係原民,更事關勞工權益

端午節也要跟著吃粽子嗎?中秋節要烤肉?…… 這些國定假日是多麼理所當然地存在,我們卻沒有想過應該要拿掉。

不過提及祭典,Mayaw 覺得「盡量還是能回去(原鄉)參加比較好」。這次政見的一大亮點「祭典假」,就是為了讓族人可以安心回家。

可是舉辦一次祭典,才 3 天夠嗎?

「如果一次講 5 天,經濟部反彈會很大,」初期執行上,可先放一天,連著週六、日一起放假,或是可以從現行國定假日去變動,將原先的節慶假日改成原住民族的祭典假並非完全不可能。

Mayaw 也補充,3 天確實很少,像排灣族和魯凱族舉辦祭典 7 天、10 天、15 天都有,阿美族甚至要準備一個月,「但至少讓老闆知道這 3 天是法律應該給我們的」。

 

過節這件事看似事小,因為在臺灣有許多國定假日也未必都會照節日主題過。或許有人會質疑,如果原住民能夠放祭典假,那漢人的假日也跟一起著過不就多放了?

對此問題,Mayaw 想了一下,很平靜地回答:「以前我們放這些假感覺都沒有在過,我們從來沒有過過自己的假。」端午節也要跟著吃粽子嗎?中秋節要烤肉?Mayaw 反問,這些國定假日是多麼理所當然地存在,我們卻沒有想過應該要拿掉。

「如果我們願意的話,這些非原住民的朋友也可以一起過(祭典活動)。」

他相信落實祭典假並不困難,而這次 Mayaw 的參選在臉書上討論政見引起許多非原住民的共鳴,他很樂見有愈來愈多非原住民的朋友關注臺灣原住民的處境。事關非原民的權益,Mayaw 也提醒:「臺灣的勞動時數仍然是排世界很前面的。」這是談論放國定假日之餘同時需要檢討的問題。

至於族人怎麼看待「祭典假」?

「族人覺得需要,但沒有自信,覺得不可能。」Mayaw說。

 

族語幼兒園,顧及都原文化權

10 年以後呢?如果部落沒有國小,部落很可能就會不見……

如今在部落許多家庭是隔代教養,「現在都是隔代教養,爸爸媽媽在臺北工作,孩子是阿嬤在帶,」做教育的主人為什麼很重要?「爸爸媽媽要好好陪孩子長大,」因此 Mayaw 提議要有原住民自己的學校,從族語幼兒園開始,讓孩子在族語環境長大,「是有愛的學校,不是為了考試的學校。」

Mayaw 同時透露自己的擔憂,「(在都會區)賺了再多錢,但部落可能因此被消滅掉,」當中華民國愈來愈發達、科技愈來愈進步,但相對而言,部落的人卻是愈來愈少,年輕人不斷離開。Mayaw 現在回去看部落的國小,每個班的學生都只剩下個位數,總數已經不到小時候的一半。學校持續被縮編或併校,「那 10 年以後呢?如果部落沒有國小,部落很可能就會不見……」

他認為這些都是警訊,「我們的政策有嚴重的錯誤,所以要參選,把政策改回來。」 Mayaw 堅定說道。

 

推動《族群平等法》,落實臺灣反歧視

居住在偏鄉的原住民叫不到救護車,「政府的考量就是不到那麼多人,就不要蓋那麼大的醫院。」

從哪裡開始改起才能「做自己的主人」?這得先具體回答原住民族與中華民國的關係。Mayaw 認為要透過修憲推動《憲法原住民族專章》,承認原住民族優先中華民國存在的自然主權,才能保障各方面的權益不該再因為《原基法》與現行法規牴觸而失效的問題。

另外,他也要推動《族群平等法》,針對反歧視將不止步於宣示原則,而有明確的執行機制或規範,藉此根本解決對原住民族的歧視現象,並保障族群平等、相互尊重的關係。

 

提起日前苗縣原民處遭降級,他不覺得會引發骨牌效應,「因為會有愈來愈多人去抗議」。

實際上,苗縣原民處並非個案,長期以來,許多政策的考量就是在用人數多寡的經濟規模思考成本效益,居住在偏鄉的原住民叫不到救護車,「政府的考量就是不到那麼多人,就不要蓋那麼大的醫院。」或是認為原住民族人數少,不值得辦自己的電視台,至今也無法納入無線電視的頻道。

 

遭質疑太理想化?Mayaw:族人不是在選福利

我們不是在選福利啊,我們是選權利!

距離大選最後幾天,Mayaw 坦言,這次參選加倍人力投入,有許多青年參與,期望要集中力量達成目標,雖然仍然是「最沒有錢」的競選方式,但透過舉辦藝術市集、音樂會或推出系列政見短片,在競選過程中帶來的更是價值的改變。

但也有人懷疑,Mayaw 是不是「太理想化」了?

他笑說當然也有被這樣質疑,「但我們不是在選福利啊,我們是選權利!」因為原住民族該有的權利都沒有,因此去瞭解部落究竟需要什麼,才是他最關切的問題。

面對多席次的選舉,不像那些向來高得票率、高當選率,還有投票部隊支援的候選人,Mayaw說:「如果我們內容不改變,跟(其他候選人)他們是一樣的啊!」他也有自信回答政見該如何具體落實的問題,「像是在部落替代役誰敢反對?若不行政怠惰,(要落實)並不難。」

★張震嶽ayal komod《回家的路上》完整MV★山野間 聽見熟悉的語言 還有 那ina的笑臉青草香 吹過臉龐和鼻尖 太陽 它溫暖著稻田祖先啊 已經守護千百年 何時 換你我傳承交接起來吧 別再姑息 要改變 做自…

Posted by 馬躍.比吼 Mayaw Biho on Monday, December 14, 2015

 

展現自己的色彩,就是原民給臺灣最好的貢獻

無法自治的問題像是大量外洩的瓦斯,在日常生活看不見聽不到,卻逐漸殺死部落族人。

從紀錄片導演到立委參選人,Mayaw 既是積極的發聲者,也是決心做出改變的行動者。在原民台的政見發表會上,他的發言尤其令人印象深刻:

「剛剛前面的政策都講得非常好,但是我們的數據不是就是這麼的難看嗎?我們爲什麼不勇敢面對我們的問題?」

這問題,就是原住民族無法落實自治 ── 無法自治的問題像是大量外洩的瓦斯,在日常生活看不見聽不到,卻逐漸殺死部落族人。

Mayaw 認知到原住民族自治並不會單靠原住民族就能夠改變,於是他拉高到多元族群的議題,期望部落要先勇敢做自己,讓每個族群開出屬於自己色彩的花朵,就是帶給臺灣最美好的貢獻。

 

而 1 月 16 日就是「做自己」的起點,Mayaw 告訴大家:

「這一次一定要勇敢站出來,不要輕言放棄,再遠都要回去,做自己的主人!」

1/6 Mayaw Biho 拜訪台北市長柯文哲時,柯文哲勉勵 Mayaw「致力於族群和諧與包容」。(圖片來源:《馬躍.比吼 Mayaw Biho》粉絲專頁)

 

關於作者

Vanessa,讀社會學、人類學的大學生,關注性別政治文化、社會運動。每天都要喝咖啡,平均 20 秒讀完一篇網路文章,喜歡在不讀書的時候一個人去閒晃,聽故事,觀察路人和風景的變化,是一個持續練習寫字的人。現為《Mata‧Taiwan》特約記者。


相關文章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翻攝自《馬躍.比吼 Mayaw Biho》粉絲專頁

 

 

Vanessa Lai

Vanessa,讀社會學、人類學的大學生。現為《Mata‧Taiwan》特約記者,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