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一位達悟族人回應《大尾鱸鰻2》:親愛的導演,您該解釋的對象不是立委,是達悟

9217159256_9cd5ef6efc_k

 

親愛的邱導演:

 

我是達悟族的 Si Manayic,您今天要解釋的主要對象,不是那些立法委員。對於你公開對立委喊話,完全把事件核心「達悟」放在一旁,非常地遺憾。(註1)

如果,您覺得要道歉,也應該要「直接說對不起」,而不是「應該說對不起」。

 

電影爭議我們不一定懂,反正核廢也沒問過我們

當高級的人在台北決定核廢料要放哪裡時,我們要坐飛機、坐船、再開車、坐火車,足足要花近 12 小時才能到高級的地方抗議。

您要直接面對的,是那些聽不懂中文,完全搞不清楚大家在爭論什麼的希拉馬然、希拉嘎米然、希拉阿蓋、希拉阿歌斯與希拉嗄阿蓋(註2),那些搞不懂你們所謂的幽默長什麼樣子的人。

雖然我們不一定搞得懂你們在吵什麼。

什麼歧視不歧視的事,應該沒有那麼嚴重,相信你們在拍戲時,應該有找過一些「達悟」來作為您的意見參考。我想只要那些達悟有給過意見,作過一定的考量,無傷大雅,就沒什麼了不起的。

 

本人目前沒有看過該電影,本人也不打算為了您的電影,帶著可能有意見的阿蓋、阿歌斯(註3),坐著飛機,坐著船,來到大島觀賞之後再作評論 ── 反正他們也聽不懂、看不懂你們在演什麼。

當高級的人在台北決定核廢料要放哪裡時,我們要坐飛機、坐船、再開車、坐火車,足足要花近 12 小時才能到高級的地方抗議…… 未果。30 年來,我們仍然不知道那些從廢料場流出來的水對我們每日吃的魚有什麼影響,對於吃的人又有什麼影響。

反正母語裡沒有核能這個概念。

對於我這種母語盡失的族人來說,核廢料最接近的辭彙,大概就是鬼魂及惡運,很難和完全不懂中文的希拉阿蓋、希拉阿歌斯去作什麼解釋。

 

在蘭嶼的期間,我看著阿蓋的背影,成日看著華視、中視;老年行動不便的他,看著完全不懂的語言的節目,是他唯一的消遣。

蘭嶼沒有原民台,我想大家也不想去爭取什麼原民電視的權益;就算有原民台 也是我們聽不懂的語言 ── 畢竟在原住民族 50 萬的人口裡,我們這不足 4 千的人口,根本算不了什麼。

就像中國對台灣人一樣。

「核廢料最接近的辭彙,大概就是鬼魂及惡運,很難和完全不懂中文的希拉阿蓋、希拉阿歌斯去作什麼解釋。」(圖片來源:billy1125,CC Licensed)

 

外人利用族人達到的成就也非我們所能了解

對於達悟來說,台灣人、中國人、美國人、外星人,都是樂樂。都是外來者,沒有什麼分別。

在這裡我要稱讚邱導演:您是非常地肥胖的女性(註4);您的成就,是我們完全無法了解的:

沒有從土地裡耕耘出食物;

沒有從田野裡養出食物;

沒有從大海裡補抓出食物。

 

那些我們聽不懂語言的人在那裡走來走去,就可以擁有那麼多的錢,有那麼高的地位。

有一堆我們搞不清楚的高級人說您很了不起 ── 真的很了不起,應該有不少的奴隸在幫您種田、養豬、抓魚吧!

您的家裡,一定掛滿著山羊的頭蓋骨。(註5)

 

感謝您可以在地球這麼多的人類裡,願意在您的電影裡,讓一個您完全不了解的族群,作為您電影裡的一角。

讓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到達悟人。這是達悟之光。

您在樂樂(註6)裡有非常大的成就,真的是非常值得尊重的人。

 

至於那些想說智力測驗的人,對於達悟來說,台灣人、中國人、美國人、外星人,都是樂樂。

都是外來者,沒有什麼分別。

 

Si Manayic

「您的家裡,一定掛滿著山羊的頭蓋骨。」(圖片來源:鵬智 賴,CC Licensed)

 

作者後記

核廢料的問題,先不討論讚不讚成的問題;我們很尊重長輩,基本上以長輩的意見為優先。這和文化及語文有關係。

其實我根本不用去看什麼(核廢相關)文章,因為那些東西在母語文化裡根本沒有;就算年輕人了解,我要怎麼去向老人家解釋核廢料是什麼?傷不傷人?台灣人為什麼不要?含量很少,是有多少?

就像一船的魚裡有一隻壞掉的魚,還是比最小的魚還要小,還是就像大海那麼大的東西裡,丟一天份量的大便下去,所以海很大,大便很小,所以沒有關係?

那為什麼台灣旁邊的海更大,為什麼不把那麼小的大便丟在台灣旁邊那麼大的海,這不是更沒有關係嗎?

所以結論會推導成:台灣人不要的大便,丟到我們這裡。

 

所以為什麼要丟像大便一樣的東西到蘭嶼?

何況那種東西比大便還要髒、還要毒,而且罐頭那麼大,廢料的數量和佔地比一個村莊還要大,你們用了一個比村莊還要大的地,去放那些比大便還要髒、還要毒的東西?

這種解釋沒有很高深的道理,只是用很單純的類比:溝通的重點在於你要用對方聽得懂的語言去和他說明,而不是用中文去說,然後告訴我們「你達悟要去讀呀!要去學呀!然後等你變成了核能的專家再作評論。」

 

導演是一個人,而每個鄉民都是一個人,我事實上不打算針對導演一個人 ── 對我來說,越多的人了解這種文化的差異比較重要。

因為不了解的人真的很多,也要花很漫長的時間去互相了解;何況生活在那個時代的老人家一個一個死去,就算是年輕的一輩都不見得能完全了解,更何況台灣有 2,300 萬人。

 

如同解釋什麼是男人魚、女人魚、老人魚:女人魚是女人吃的魚;男人魚是男人吃的魚;老人魚是老人吃的魚。誰比較辛苦、誰貢獻得大、誰的社會地位高…… 來判斷魚骨少、肉質鮮算是誰可以吃的魚。現在沒有這樣分了;還是有區分,但隨著社會的改變,大家都混著一起吃了。

怎麼烹煮(魚)?

若你尊敬這個魚,感謝牠的肉填飽你的肚子,就用清水煮,讓牠像回到大海一樣。

 

以前求學時,說方言要被罰掛牌子,所以父親雖然說台語,在家仍然只說國語。所以一開始,我只會說國語。

之後有人會對我說:「不會說台灣話,算什麼台灣人,你是原住民還是外國人?」所以我現在很會說台語了。

後來也有達悟對我開玩笑:「不會說母語,算什麼達悟?」所以 Si Manayic 還不會說母語,只是個還在學著作達悟的人。

 

像我這種混血的人,很難去針對某一種的人的立場作表達 ── 但即然我的外公叫作 Siapen Manayic,而我叫 Si Manayic,我就必須為了我的外公,當一個達悟。(註7)

但我無法代表所有的達悟發言,因為身份認同的問題,不只是自己認同,還要面對別人怎麼看。

(本文獲原作者 Si Manayic 授權轉載。)

「導演是一個人,而每個鄉民都是一個人,我事實上不打算針對導演一個人 ── 對我來說,越多的人了解這種文化的差異比較重要。」

 

附註

  1. 達悟:Tao,在達悟語為「人」之意,同時也是達悟族人的自稱。
  2. 均為達悟語對他人的稱呼:sira maran(希拉馬然)指「叔叔伯伯們」;sira kaminan(希拉嘎米然)指「阿姨姑姑嬸嬸們」;sira akai(希拉阿蓋)指「阿公們」、sira akes(希拉阿歌斯)指「阿嬤們」;sira kahakey(希拉嗄阿蓋)指「(男性)朋友們」。
  3. sira akai(希拉阿蓋)、sira akes(希拉阿歌斯)分別為祖父、祖母輩的泛稱,約可譯為「阿公、阿嬤們」。若稱呼一位和自己有血緣的長輩,則不可搞錯有關年齡的稱謂;例如一位有血緣的祖父輩卻被稱呼為 maran「叔伯輩」,而非 akai「祖父輩」,就是一種不尊敬。
  4. 我曾經自娛說我很胖,有個阿姨卻說「你不能說自己胖,只能別人說、別人稱讚。」所以我說邱導是個肥死的女人,她應該會非常非常非常地開心和高興。
  5. 因為(邱導演)您一定吃了很多的羊,也請大家吃了很多的羊,您家才有很多的羊頭蓋骨,不是去路邊撿摔死的羊來作裝。
  6. 樂樂:達悟語為 dehdeh,意指「外地人」。
  7. 達悟族文化裡,家人會隨著家中長子或長孫出生而更名,例如 Si Manayic 出生後,其祖父便捨棄原來的名字,更名為 Siapen Manayic,原意是「Manayic 的祖父」。


相關文章推薦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主圖來源:C.J. Wang,CC Licensed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