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為了「唯一的地球」擋下14座水壩!綠色諾貝爾獎得主Cáceres月初遭殺害家中⎪達邦樹

Credit: 《達邦樹|無聲的吶喊》
Credit: 《達邦樹|無聲的吶喊》

 

致力於領導 Lenca 族(註1)反對修建全世界最大的阿瓜扎卡水壩工程,長期捍衛原住民權益的宏都拉斯原住民領袖 Berta Isabel Cáceres Flores(Lenca 族)遭槍殺,終年 44 歲。這起命案引起國際譴責,更呼籲宏都拉斯政府進行迅速完整且透明的調查,確保將兇徒繩之以法。

 

帶領族人對抗財團建水壩,Cáceres 3/3 遭槍殺

任何在原住民土地上進行的工程,必須先諮詢當地社區的意見,然而 Lenca 族人並沒有得到任何諮詢。

媒體報導,這起命案發生於 3/3,至少有兩名兇徒破門闖入宏都拉斯西部的 La Esperanza 住所,對 Cáceres 開槍射殺,置於死地。

Cáceres 長期投入與社會運動,並於 1993 年成立宏都拉斯大眾與原住民組織民間委員會(COPINH),並為 Lenca 族面對的非法伐木問題發聲,同時爭取土地權益和改善當地原住民部落的生活。

2013 年起,其組織為反對和阻止企業集團在瓜爾克切河(Gualcarque River)上建阿瓜扎卡水壩(Agua Zarca Dam),亦帶領受影響的 Lenca 族人一同展開反對運動。

根據國際法,任何在原住民土地上進行的工程,必須先諮詢當地社區的意見,然而 Lenca 族人並沒有得到任何諮詢。水壩公司欲修建 22 兆瓦的水壩,提供 300 米長的水庫,這工程將導致 3 公里河流轉道,直接切斷當地社群賴以為生的水源。於是以 Cáceres 為領導的反水壩運動進行了超過一年的路障以阻止工程施工,期間他們也遭水壩公司聘僱的軍隊驅趕。在 2013 年 7 月,宏都拉斯軍人在一場和平集會中,射殺了 Cáceres 組織的另一名領袖 Tomas Garcia。

雖然如此,反對運動仍透過多種方式進行,包括將案件帶上法庭以阻止水壩工程的進行、與部落進行會議、將案件帶上美洲國家間人權委員會(Inter-Americ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Cáceres 為原住民權益抗爭的過程中,屢屢遭到恐嚇和威脅,以致美洲國家間人權委員會下達保護措施於 Cáceres,以保障其人身安全。不過在發生命案後,宏都拉斯安全部長 Julian Pacheo Tinoco 卻向媒體表示,當局並不知道 Cáceres 當時是在住家內。Cáceres 的兄長 Gustavo Cáceres 認為,這是一起可避免的悲劇,警方有責任保護 Cáceres 的人身安全,因為她人在城市內,並沒有躲藏。

Lenca 族居住於宏都拉斯西南部與薩爾瓦多東部,是宏都拉斯最龐大之原住民族,人口約 10 萬。(圖片來源:Lon&Queta,CC Licensed)

 

聯合國:宏都拉斯謀殺率居全球之冠

受害者包括人權捍衛者、記者、婦女、女孩、LGBTI 人士、原住民、非裔移民及農民等。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的《2014/15 年度人權報告:宏都拉斯(邦交國性別議題)》中指出,該國家的人權侵犯問題仍然是嚴重,受害者包括人權捍衛者、記者、婦女、女孩、LGBTI 人士(註2)、原住民、非裔移民及農民等。當地人權遭受侵害有罪免責情況普遍,而且組織性與共同犯罪率高。

此外,人權捍衛者包括原住民、自耕農、LGBTI 人權行動者、檢察官和記者等人權捍衛者人權都遭受侵害,遭受殺害、暴力、綁架、威脅,騷擾或言語攻擊。

根據全球見證(Global Witness)的調查,在 2010 年至 2014 年間,有 101 名環保社運分子遭謀殺,單單在 2014 年,即有 12 名環保衛士遭謀殺。

 

屢遭威脅不畏懼,2015 年獲綠色諾貝爾獎

因為我們沒有備用的或取代的星球。我們只有地球一個,因此我們必須採取行動。

2015 年,Cáceres 榮獲戈德曼環保獎(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這是表彰在基層為環保做出重大貢獻的個人獎項,譽有「綠色諾貝爾獎」之稱。戈德曼環保獎委員會表示,「宏都拉斯的社會經濟發展不平等、人權遭到侵略,然而 Cáceres 集合 Lenca 族人,並展開了草根運動,全力阻止全世界最大的阿瓜扎卡水壩施工。」

Cáceres 在發表領獎感言時,形容她遭圍困的情況,「他們跟踪我並威脅要綁架和殺害我,我的家人也受到威脅。縱使我的生命受到恐嚇威脅,但我是有責任去為權益抗爭到底,其他人也一樣。」

她也在英文《衛報》(The Guardian)訪問時表示,其組織長期受到威逼和鎮壓,很多社運分子皆遭謀殺,單單其組織便有 10 人受到襲擊,「無論我們在世界的哪個地方,我們都必須擔起這份責任,因為我們沒有備用的或取代的星球。我們只有地球一個,因此我們必須採取行動。」

宏都拉斯的社會經濟發展不平等、人權遭到侵略,然而 Cáceres 集合 Lenca 族人,並展開了草根運動,全力阻止全世界最大的阿瓜扎卡水壩施工。(圖片來源:Prachatai,CC Licensed)

 

謀殺案引關注,族人仍面臨 3 百座水壩威脅

該國社運份子成功阻止了 14 項水壩計劃,可是仍有 300 座水壩計劃陸續而來。

同年的 10 月份,Cáceres 與其他來自世界各國的原住民社運分子,受邀出席由馬來西亞「拯救河流聯盟」(Save Rivers)主辦的《馬來西亞 2015 年世界原住民之環境與河流高峰會》。她在活動上與巴南原住民分享其國家原住民的反抗水壩建設等的抗爭經驗,尤其社運份子面對嚴峻的壓迫和侵害,「他們派遣軍隊、警察,甚至職業殺手到我們的領地。我們組織的 10 名成員為了捍衛 Gualcarque 河,其中 4 人被謀殺了。」

Cáceres 也指出,該國社運份子成功阻止了 14 項水壩計劃,可是仍有 300 座水壩計劃陸續而來。目前該國政府已將宏都拉斯的 30% 的土地給了跨國採礦公司。「這場高峰會對原住民而言有很深的意義,因我們能凝聚力量對抗那些為了私利而傷害我們原住民土地、河流而修建水壩的集團單位。」

Cáceres 遇害引起國際譴責,美國國務院聲明:

「美國譴責公民社會運動人士 Berta Cáceres 遭謀殺,我們呼籲宏都拉斯政府進行迅速、完整且透明的調查,確保將兇徒繩之以法。」

此外,全每洲 40 多個人權團體組成的聯盟也呼籲應進行「獨立公正」的調查。

(編譯:烏舜安咿)

族人手舉牌子:「Berta Cáceres,妳將永存我們心中。」(圖片來源:YouTube,CC Licensed)

 

附註

  1. Lenca 族:中美洲原住民族之一,居住於宏都拉斯西南部與薩爾瓦多東部,是宏都拉斯最龐大之原住民族,人口約 10 萬。其族語 Lenca 語已絕跡,無人能使用。在殖民者來到新大陸以前,Lenca 族與馬雅人等美洲原住民族有極頻繁互動,其祖先來源至今仍有爭議。
  2. LGBTI:LGBT 的延伸,指女同性戀(lesbian)、男同性戀(gay)、雙性戀(bisexual)、變性人(transgender)及雙性人(intersex)等社群。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達邦樹】

達邦樹(Tapang,學名 Koompassia excels,蝶形花科)是一種砂拉越常見的高大樹木 ,生長在東南亞低海拔的熱帶雨林中,高度可達 88 公尺。其樹幹光滑,樹枝離地面 30 公尺,並自然地吸引森林巨蜂來築窩釀蜜。蜂蜜的價值曾經保護它免受砍伐的厄運,當地居民只能採用自然倒下的達邦樹為木材。它是砂拉越受保護的森林品種。

因此《達邦樹|無聲的吶喊》寓意樹木的尊嚴與森林的管理與保育,並希望在社會與法律的護衛下,讓森林繼續存留,扮演生態棲息地的功能,以及供應惠澤人類社群的各種物品與服務。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達邦樹|無聲的吶喊

一種砂拉越常見的高大樹木 (Tapang,學名Koompassia excels 蝶形花科Fabaceae family),生長在東南亞低海拔的熱帶雨林中,高度可達88公尺。其樹幹光滑,樹枝離地面30公尺,並自然地吸引森林巨蜂來築窩釀蜜。蜂蜜的價值曾經保護它免受砍伐的厄運,當地居民只能採用自然倒下的達邦樹為木材。它是砂拉越受保護的森林品種。 網站寓意樹木的尊嚴與森林的管理與保育,並希望在社會與法律的護衛下,讓森林繼續存留,扮演生態棲息地的功能,以及供應惠澤人類社群的各種物品與服務。

You may also like...

  • Frank H.H

    唉…社會的黑暗,人心的貪婪,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