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別為了保護自己森林而破壞別人森林!馬來西亞「合法的非法伐木」猖獗,為何台灣責無旁貸?

4170653723_c6690f8c46_b

 

<達邦樹・無聲的吶喊>,創立於 2014 年,是馬來西亞以華語,傳遞森林保育與管理相關議題新聞、評論的網站。網站發起人之一黃孟祚,長期關注砂拉越(Sarawak)木材被濫墾濫伐、水壩對環境的破壞等原住民與環境運動,現為砂拉越部落及環境諮詢顧問。

今年三月,他與馬來西亞的原住民農夫 ── 本南族 Yahuda Tungang,以及伊班族 Nicholas Bawin Anak Anggat 共同來台,參與國際原住民生態農夫結盟會議(INIEF),以及世界森林日的活動。我們也趁此機會,與黃孟祚先生討論相關議題。

 

馬來西亞林業貪腐 「合法的非法伐木」

政府將這些盜採的木材拿出來販售時,又由集團買回,變成合法木材。

在馬來西亞,林務產業的貪腐情況嚴重,常有政商勾結的狀況,不時出現非法伐木,如砍伐未足齡、受保護的樹種,或是在傾斜度超過 30 度以上的斜坡砍伐。另外,也出現所謂「合法的非法」伐木過程。例如,即使逮捕盜伐木的山老鼠,也少有人真正入獄,往往僅是罰鍰了事;政府將這些盜採的木材拿出來販售時,又由集團買回,變成合法木材。

而儘管馬來西亞憲法承認原住民習俗地,卻因原住民習俗地沒有地契,森林局發給伐木執照時,有時侵犯原住民習俗地界線,原住民只得循法律途徑加以反抗。

伐木訴訟與部落的轉變在伐木過程中,造成熱帶雨林急速消失。30 多年來,已有 300 多件原住民部落與伐木公司或政府間的訴訟案件。判決已出爐的有 100 多件。還有一些部落無法負擔訴訟費用,或是伐木企業收買原住民領導人,這兩者都反映原住民部落經濟困難的情形。因此實際上伐木公司侵犯原住民部落的案例,可能還在此數目之上。

 

砂拉越原民抗爭 30 年終現曙光

部落會議,往往一開就是一整夜,務必讓每個人都同意會議討論的內容才結束。

其中,本南族所在地,位處偏遠,被稱為「最後一個遊獵民族」,目前尚進行遊獵族人人數僅剩約 200 至 400 人。伐木對他們的影響最為嚴重。因為相較於其他原住民族群,他們的傳統謀生方式對森林依賴甚深。

然而,也正因為本南族與森林的關係密切,是砂拉越原住民社區林業保護運動中,爭取權益較積極,也較為成功的例子。黃孟祚表示,他們從 1980 年代起,參考美國汽車工業工人的例子,訓練原住民以部落組織,凝聚部落的認同,並設法製造輿論壓力,與外界 NGO 串連,向法官爭取他們的權益 ── 部落會議,往往一開就是一整夜,務必讓每個人都同意會議討論的內容才結束。

起初,黃孟祚的牧師背景,讓他以教會力量籌組,而後因為教會的反對,他又自組 NGO 繼續社會運動。

在訴訟過程中,部落也學習繪製傳統領域地圖上法庭,從最初只是用指南針與量尺等工具量測,到後來技術更好,使用 GPS、衛星地位等方式製作。而透過民族植物學的方法,也能夠找出本南族在森林中採集、生活的痕跡。這些都成為在法庭上宣告自己族群權益的方式。本南和平公園倡議,則看到近年來本南族與砂拉越政府開啟對話的曙光。

本南族位處偏遠,被稱為是「最後一個遊牧民族」。圖為本南族孩童與婦女。(圖片來源:Ben Beiske,CC Licensed)

 

關於土地,更多部落議題在法庭之外

人民不信任砂拉越政府委任的部落領導人,部落可能又自行選出領導人,反而造成部落的分裂。

黃孟祚說到,近來的訴訟結果,法官多半尊重原住民習俗法,判決原住民勝訴,但即使如此,卻仍因行政程序問題,例如超過訴訟年限,導致原住民實際上未能得到合理賠償。

有些地區,能與伐木公司共享利潤。有些企業,則與原住民部落重新談判,也有伐木公司就此離開,州政府轉換土地用途,例如改為油棕園;不過,油棕林其實對地力傷害甚深,巴西有些地區沙漠化便是肇因於油棕園。而離開的伐木公司,有時也會控告當地原住民偷採他們的財產。在法庭以外,其實還有很多問題存在。

更甚者,因為人民不信任砂拉越政府委任的部落領導人,部落可能又自行選出領導人,反而造成部落的分裂。

 

我好奇,在社會運動之餘,是否也試圖透過立法層面解決原住民部落與政府、伐木企業間的紛爭?

不過黃孟祚感嘆,在馬來西亞,有時不是族群,而是階級問題:儘管也有原住民的國會議員,然而,他們本身的富裕、菁英背景,加上自己可能也是伐木工業的得益者,反而不會站在本南族等原住民立場發聲。

東馬部分原住民族雖在訴訟獲得初步勝利,但在法庭之外卻仍然面臨許多潛在問題。(圖片來源:Wakx,CC Licensed)

 

砂拉越木材重要進口國,台灣無法置身事外

儘管原住民部落中,可能使用的是自己部落、傳統領域的木材,但在都市,卻也有可能使用到砂拉越的木材。

在東南亞主題書店「燦爛時光」的分享會上,達邦樹提到,砂拉越出口的原木與木材產品,台灣為主要輸出國家。因此,黃孟祚曾語重心長地提到「不要為了保護自己的森林,破壞別人的森林」── 儘管原住民部落中,可能使用的是自己部落、傳統領域的木材,但在都市,卻也有可能使用到砂拉越的木材。

由於台灣缺乏進口木材認證的相關法規,這也是黃孟祚希望能呼籲台灣政府注意之處,並積極開啟與台灣學術、NGO對話的管道。

 

本次透過 INIEF 的行動式工作坊,黃孟祚等人也參訪尖石鄉鎮西堡、司馬庫斯等泰雅族部落,在泰雅族的傳統入山儀式祝福下,親自走上司馬庫斯的巨木步道。黃孟祚表示,泰雅族人對土地的概念,以及部落的管理,的確與本南族有相似之處。而鎮西堡部落在部落教室所展示的傳統領域地圖,記錄泰雅族的地名、河流名稱,讓他印象深刻。

他也認為台灣原住民教育水準較高,也表示砂拉越政府過往並不重視原住民傳統知識的教育,直到近年來,原住民才能夠自行編寫教材,或許能夠促進砂拉越原住民的教育水平。

透過此行,不僅讓人期待本南族等砂拉越原住民能夠繼續捍衛自身的權利,爭取更多勝訴案件,也能夠與台灣同樣倚賴森林甚深的泰雅族等,有更多的對話空間。

東馬原民團體呼籲,台灣作為砂勞越林木第二大進口國,對於當地非法伐木現況不應置身事外。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黃郁芳,畢業於清華大學人類所。喜歡看棒球;跑部落,常出沒在花東與新竹尖石地區;拍紀錄片,主要關注題材為台灣原住民文化與棒球發展。現為《Mata‧Taiwan》特約採訪編輯。


 

喜歡原住民的文化?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圖片來源:Wakx,CC Licensed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