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中國買家變少又如何?部落文創賣家擔心的是這些事…… ── 2016 臺灣文博會觀察

IMG_2263

 

今年 2016 臺灣文博會 4/20 在臺北華山、松菸文創園區以及花博公園爭艷館同步展開,一如往年,原住民創作者被打散在參展的 638 家國內外文創攤位中;對於一位專程了解原民文創業者的編輯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很方便的安排。

但換個角度想,當原民文創品牌不再是以族群之名凸顯,而是以作品本身的文化底蘊與個別作者的創造力吸引目光與買氣,也是原住民業者直接以文創實力接觸不分族群之一般市場的好機會。

 

部分原民文創無規模化,大量出口待克服

原住民藝術商品的優點之一就在於每件作品的獨特性,但在需規格化處理時,卻成為了一大難題。

一看到我,來自花蓮港口部落(Makuta’ay)的原民文創策展品牌 Wata 負責人 Nakaw Putun 就得意地說:「你看到的大型作品,全部都被買走了!」

實體店面在花蓮市鬧區,主打商品以精緻、高單價的藝術家作品為主的 Wata,今年攤位的銷售成績仍然不錯,但仍覺得今年臺灣文博會的策展比較「不有趣」,「去年有很多新銳(品牌),但今年主要以成熟的、政府支持的品牌為主。」

此外,相較之下,今年買氣也有差。「可能是因為政黨輪替的政治影響,今年來看的中國買主的確變少了,這是我觀察到的。」

「我這樣說,並不表示我們一定要賣給中國人。」Nakaw 說,「買主來攤位,可能就馬上問『你們可以到上海嗎?你們可以到紐約嗎?』」

「其實我們去上海、去北京參展都沒有問題,一次費用就三萬、五萬,但問題是後續的。」

文創商品的出口,是 Wata 這樣的國內原民文創業者在試圖輸出商品到海外市場時馬上會面臨到的實際問題,「例如報關、運費,」Nakaw 手指了展區由部落的阿美族藝術家 Iyo Kacaw 創作的木桌、木椅 ── 原住民藝術商品的優點之一就在於每件作品的獨特性,但在需規格化處理時,卻成為了一大難題。「另外產量也是一個問題,人家可能一次就是要 100 件,但部落做不出來。」

 

政府輔導,應多吸取第一線觀察

我們都是第一線戰場上的人,比起那些請來的老師,我們或許是跌跌撞撞,但更可以告訴你第一線市場是怎樣……

除了產品供應質與量的穩定,資金與行銷也是部落文創業者長期面臨的問題。Nakaw 認為資金並非是只有原民創作者的困境,「很多文化工作者也都面臨同樣問題,所以文化部等部門,也都會教大家怎麼募資。」

實際上原民會這兩年也都開始透過「精實創業輔導計畫」等計畫,資助、輔導部落族人創業,當中不乏原民文創品牌業者,例如 Wata 就是去年第一屆的入選團隊之一,但 Nakaw 覺得此計畫應該更貼近族人需求,「這計畫一定要學經濟部等其他部會的鼓勵創業案,希望族人最後要開公司,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開公司。」

Nakaw 也希望政府部門能多聽第一線業者的聲音,「精實創業這兩年已經有 60 位創業家,我們都是第一線戰場上的人,比起那些請來的老師,我們或許是跌跌撞撞,但更可以告訴你第一線市場是怎樣、大家對於原住民商品市場的反應是怎樣。」

 

原創子法上路,創作原民文化符碼需申請

我們不是要賺錢,而是希望我們的文化,不要被濫用、不要遭到不當的詮釋。

近來另一個關於原住民文創市場的重點,是關於去年(2015)3 月 1 日《 原住民族傳統智慧創作保護實施辦法》(簡稱「原創法子法」)上路,包括祭儀、音樂、樂舞、圖案、服飾等原住民族的傳統集體文化創作權,從此開始受到保護後,往後族人或非族人在涉及原民文化的創作時,都可能得事先申請授權,影響甚鉅。

對此 Nakaw 回應,由於 Wata 販售的作品較少直接採用原住民的圖紋、形象,因此所受影響較少。但其他大量採用原民文化符碼的文創業者,就頗受影響。例如此次也代表苗栗縣政府參加臺灣文博會策展,以自身賽夏族的臀鈴與傳統裝飾作物薏苡珠為主要創作主體的工藝師風順恩,就對於《 原創法子法》頗有想法。

 

事實上,風順恩從去年 8 月至今已協助賽夏族完成了 12 件傳統智慧創作保護標的物的調查、整理與申請,目前已到了最後階段的結案。這些標的物包括矮靈祭、祈天祭、雷紋、日字紋、臀鈴、肩旗、蛇鞭,甚至是賽夏族傳統生命禮俗的貼草等 12 項,皆是賽夏族的傳統文化。

「我們希望原民會能趕快審查通過,這樣最快年底的矮靈祭就可以開始受到保護,」風順恩說,「到時候每個人要到矮靈祭攝影照相,都要經過族人同意。」

目前部落尚未討論到使用傳統智慧創作的回饋機制,「但原則上我們會要每個要攝影(矮靈祭)的人說明他們攝影的使用目的。」

「我們不是要賺錢,而是希望我們的文化,不要被濫用、不要遭到不當的詮釋。」

賽夏族矮靈祭作為原民傳統智慧創作的保護標的,已經將進入審查階段,最快年底赴矮靈祭攝影,就需要經過族人同意。(圖片來源:timogan,CC Licensed)

 

平埔文創、原創法法律執行面待解決

這個法能不能真的落實,重點在於政府能不能協助我們打官司。

同時間,因為探尋取纖工具而開始認識平埔族群文化的風順恩,也注意到多數平埔族群因為尚未被正名,而無法受《 原創法子法》保護的現況。

她以近日實際拜訪的大武壠族為例:大武壠族傳統類十字繡圖紋保存相當豐富,是族人近年來積極復振的文化,但近年來卻因為其圖紋意外流入電繡市場,而先後遭到其他部落文創業者仿用,卻因為尚未正名而無強制力阻止此行為,「族人都很不滿,但卻無法採取什麼動作。」

「原民會都說他們有重視、已經在協助平埔族群復振文化,那就應該要處理這樣的處境,不要讓他們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寶貝再度消失。」風順恩說。

 

只是提到《 原創法子法》強制力,風順恩也略顯悲觀,「這個法能不能真的落實,重點在於政府能不能協助我們打官司。」

她預期隨著臺灣越發重視原民文創,有更多業者會踩到《 原創法子法》的線,但最實際的問題卻是部落恐無財力打官司。「法扶也不可能幫我們打這種瑣碎、數量又多的官司,但我們哪有錢去跟外面的企業對抗?到時候有法可循也沒有用。」

「希望原民會可不可能成立專屬部門,為部落解決這個最實際的問題。」

大武壠族傳統類十字繡圖紋保存相當豐富,是族人近年來積極復振的文化。(圖片來源:Mata Taiwan)

 

給新興文創業者一句話:堅持造就成果

因為堅持,才有現在的樣子。

此次參展,除了 Nakaw、風順恩等已耕耘小有成果的原民文創業者,也有部分新興品牌。Nakaw 同意並非所有人都已找到屬於自己的市場,但她只有一句建議:要堅持!

「千萬不要想說我才剛開始學做琉璃珠,就認為我可以做得很好。」

「你看這些桌子、椅子,不要看他們對木雕的掌握都已經非常純熟,這些作者做藝術創作都已經超過 10 年,技術非常高超。Wata 是幸運的,可以跟他們合作。」

作為藝術策展與管理人,Nakaw 自己也才剛經歷過一段摸索階段,「直到去年都還不知道怎麼跟人家合作,」「一直到今年,我拿到人家的名片,才可以直接跟他討論:『那你想怎麼合作?』」

「因為堅持,才有現在的樣子。」

 

非原住民的文創業者可能更早接觸資本市場,而得以更早掌握消費市場,運用科技提供穩定的文創商品;但相較之下,我認為原住民文創業者擁有的卻是原生於這片土地、早已經祖先傳承千年的深厚文化。

期待當代進行文化創作的族人,都能堅持,在文化的路上找到回家的路。

圖片來源:Mata Taiwan

 

延伸閱讀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主圖來源:Mata Taiwan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