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520後小英跟原住民道歉又怎樣?原民團體:每年賠償一千億,但重點不在金額本身!

hqdefault-2

 

今(2016)年 5 月 8 日,小米穗原住民文化基金會(下稱「小米穗」)舉辦了「國家道歉與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論壇,廣邀原住民青年與學者參與討論。論壇首先針對《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要求國家應正視原住民族的民族自決權,並就台灣原住民的身分認同、教育與文化、社會支持系統及土地等基本人權議題作探討。接著小米穗與各個原住民族團體共同提出了國家道歉與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聲明書,其中除了要求國家應道歉之外,還提出了應賠償一千億元台幣等訴求。

 

國家為何應向原民道歉

一個國家宣稱自己追求平等,追求多元化,那麼就要正視一個事實:國家在恢復原住民權利前,對原住民的迫害並沒有結束……

首先我們先了解,國家為什麼要向原住民道歉。

台灣這塊土地上在 400 年前早有一批人民居住著,而這批人原本擁有自己的土地、語言、文化,卻遭後續的殖民政府基於各項利益剝奪,將這群原住民視為未開化之番人,並且將其原有的土地視為未開發之地,無主地,恣意的巧取豪奪,最終使得這塊土地原有之人民流離失所。

失去土地的原住民,被迫遠離原鄉,在他鄉被視為異類,失去了文化,被迫學習主流文化,失去了語言,與長輩無法溝通,失去了族群,失去了家,最終失去了自己。

如果一個國家宣稱自己追求平等,追求多元化,那麼就要正視一個事實:國家在恢復原住民權利前,對原住民的迫害並沒有結束,而結束其被迫害的方法,就是恢復其權利,實現民族自決。

 

為此,聯合國大會於 1960 年通過第 1514 號決議,確認了民族自決是國際法上之基本人權。2006 年聯合國更通過了《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確立了原住民主權之存在。

在政黨輪替後,現在在台灣土地上的政府(中華民國),如果認為自己並非一個殖民政府,在去中國化(去殖民化)的同時,就更該正視 400 年來之原住民歷史,建立新的台灣認同。只有當國家元首願意以國家的高度主動向原住民道歉認錯時,才可能創造出一個空間來修復或是彌補國家與原住民之關係,讓所有人民認同台灣,也告訴後代子孫,台灣是一個擁有公平正義之國家,這就是追求歷史正義的重要性。

國家在恢復原住民權利前,對原住民的迫害並沒有結束。(圖片來源:TEIA,CC Licensed)

 

國家應向原民賠償 1 千億,意義不在金額本身

Yapit Tali 更舉了台灣原住民過往被剝奪的土地以及族人的生命為例,說明這筆錢甚至不夠償還那些因為過去不公不義逝去的親朋好友。

小米穗與各個原住民族團體共同提出了「國家道歉與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聲明書」,要求蔡英文總統 520 上台後,除了要以國家的高度向原住民道歉之外,具體還應該實行什麼措施。

 

國家除了道歉之外,該怎麼實際面對歷史真相,道歉並且賠償?聲明書認為,國家應就原住民族之傳統領域佔台灣土地面積 70% 之比例,應編列每年新台幣 1 千億元之賠償基金。

1 千億元之賠償金額,看似龐大,但小米穗原住民文化董事長蔡志偉(賽德克族)表示這數字的實質意義在於彰顯政府需「賠償」原住民族,可能是金錢賠償、土地的償還,或者這筆數字也可用來當原住民族自治的基金;關鍵是提醒台灣社會認真面對賠償這件事情,是否應賠償至 1 千億元可以再討論。而 Yapit Tali(亞弼達利,小米穗原住民文化基金會董事,泰雅族)更舉了台灣原住民過往被剝奪的土地以及族人的生命為例,說明這筆錢甚至不夠償還那些因為過去不公不義逝去的親朋好友。

 

促轉條例草案,各政黨版本各有優劣

就目前的草案內容而言,雖然未提及原住民,沒有包含到原住民集體權,但原住民個人於國民黨威權統治期間若遭壓迫,同樣可適用於法案中……

民進黨新政府上台之後提出《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下稱「促轉條例草案」),但因內容僅包含 1945 年至 1991 年止,未包含 400 年來原住民之被壓迫史,使得原住民普遍不滿

對此與會之伊凡諾幹(Iban Nokan,泰雅族)(註1)表示,就目前的草案內容而言,雖然未提及原住民,沒有包含到原住民集體權,但原住民個人於國民黨威權統治期間若遭壓迫,同樣可適用於法案中,例如遭白色恐怖迫害之高一生等人,而國民黨不當黨產裡面也有很多原住民土地,像是救國團的土地等,也可適用於民進黨版之促轉條例草案中。

伊凡承認民進黨版本應將原住民放進草案內,也認同應將轉型正義拉到 400 年歷史正義之範圍,因此時代力量之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草案是較為理想的;此版本寫明了原住民/非原住民/個人之權利回復方法,甚至在原住民方面只要認可自己是原住民就適用。但他認為人民之權利義務應嚴謹,身分認同部分可能太過於理想,實際要執行有其難度。

另一方面,他認為國民黨原住民立委鄭天財等人所提出之促進轉型正義回復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條例草案是最精準的,其主張要在監察院下設「原住民族土地調查委員會」,必須回復原屬於原住民傳統領域土地的公有土地並登記歸還;只是該案將委員會設置於監察院之下,可能會令人有所疑慮。對此,伊凡主張應將時代力量及國民黨版之精神套用至民進黨版本之促轉條例草案中,並且裡頭關於原住民部分之權利保障應該要擴大用一個憲法專章來處理。

伊凡諾幹承認民進黨版本應將原住民放進草案內,也認同應將轉型正義拉到 400 年歷史正義之範圍。(圖片來源:Wikipedia,CC Licensed)

 

真相正義和解由行政院實行,避免委員會遭架空

國家與原住民各族群之間之道歉與和解應照各族群的分式來道歉,埋石或立碑都好,碑文上之文字不該只有中文,還應有原住民各族之文字……

此外,伊凡也認為就 2016 年之總統大選蔡英文原住民族政策主張,應在總統府底下設置一個真相正義和解委員會。而關於此委員會,他建議應由副總統當第一副召集人,行政院長當第二副召集人,委員會任何的決議,應由行政院長帶到行政院裡面去執行,這樣可以一定程度解決外界對設於總統府下可能會流於虛設之疑慮。

就組織方面,他認為真相正義和解委員會最少應設三個小組:調查真相小組、轉型正義推動小組及促進和解小組,具體作法為先由調查真相小組調查真相之後得到結果,並提出建議,而就這些建議,若有該立法的部分就由推動轉型正義小組來研擬法案,該修法就修法,該立法就立法,再交給民進黨立院黨團在立法院內提案。最後,再有一個促進和解小組,從國家的高度就調查出來的真相向原住民族道歉並賠償。

而目前民進黨內部已經召開了真相正義和解委員會之工作小組,伊凡諾幹也參予在其中,他希望趕在蔡英文總統承諾於8月1日向原住民正式道歉前可以盡快完成該委員會之組織要點。

針對蔡英文總統承諾之道歉方式,他認為國家與原住民各族群之間之道歉與和解應照各族群的分式來道歉,埋石或立碑都好,碑文上之文字不該只有中文,還應有原住民各族之文字,並且要到原住民各族有歷史意義的點來處理,這部分他建議蔡總統要進行非常細膩之處理。

 

目前正值民進黨蔡英文總統上台之際,對於原住民族之轉型正義/歷史正義之追求,國家除了應主動恢復原住民固有之權利,也應認清原住民是國家之主人,而非弱勢民族要給予或施予,而是補償及賠償。

不論是金錢賠償或是土地賠償等方式,蔡英文對原住民族之正式道歉,不該流為口號,我們都在引頸期待著蔡總統之具體作為。

不論是金錢賠償或是土地賠償等方式,蔡英文對原住民族之正式道歉,不該流為口號。

 

附註

  1. Iban Nokan 曾為民進黨蔡英文總統草擬過 2012 年版本之總統大選蔡英文原住民族政策主張,亦參與撰寫 2016 年版本之原住民政策主張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洪裕淵,台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所畢業。想藉由寫作改變這個世界,目前是個社會新鮮人,在社會的角落默默工作著,去過的地方不多,但是常常在腦袋中構思各種冒險,愛做夢,夢想是環遊世界。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主圖來源:Center for Strategic & International Studies,CC Licensed

 

You may also like...